为啥“供给侧改革”这词在财经年会火了?_原创频道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原创频道 >
个股查询:
 

为啥“供给侧改革”这词在财经年会火了?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5-11-19 17:29:00 我要评论(0
字号:

【财经网记者 申学舟】在今年的《财经》年会现场,最火的词儿莫过于“供给侧改革”。吴敬琏、杨伟民、黄益平、王一鸣、哈继铭、白重恩、姚余栋、贾康等经济学家和学者们不约而同地谈到了供给侧改革对于经济的影响。此前11月10日召开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会议上,“供给侧改革”也被中央决策层首次提到。

各位大佬为何纷纷用“供给侧”概念为中国经济把脉?为什么供给侧这个概念如此重要?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吴敬琏给出了权威解释:“从需求侧,也就是所谓的‘三驾马车’去解释和预测将要发生的情况,认为增长或产出是由需求总量决定的,这种需求总量的变动往往是短期的,或者说是周期性的。而从供给侧、从增长的动力包括新增劳动力、新增资本和效率去分析,则可以看出一个长期的趋势。”

那么,什么是供给侧?全国政协委员、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贾康解释称,供给方面大概有五项:劳动力、土地代表的自然资源、资本、创新力量、制度体制安排。前面三项在经济体中等收入阶段之前,作用是非常明显的。过了中等收入阶段以后,更多需要强调的是后面两项,科技创新和制度的创新。

为什么要推进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呢?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黄益平认为,宽松的货币和财政政策支持经济增长的可能性已非常低。世界经济,也包括中国经济的增长前景,更多的是取决于结构改革。

吴敬琏进一步指出,经济之所以下行,主要原因是供给侧发生了问题,包括劳动力无限供应的状况,也就是人口红利的消失和全要素生产率增速的下降。而“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没有取得成就的原因是存在体制性障碍,答案就是要改革,通过改革消除这些障碍”。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鸣强调,明年一定需要推进供给侧的结构改革,特别是要推进工业结构的调整。“2010年二季度以后,季度增长率已连续22个季度在波动中下行。除了有周期性因素,最根本的还是结构性因素。”

“我们现在并不是总需求不足,而是供给的结构不能满足需求结构变化所带来的这种挑战。”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弗里曼经济学讲席教授、副院长,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白重恩称。

值得一提的是,在《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中,也体现了更加注重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的一些思想。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杨伟民举例道:“比如说,创新发展篇当中提出了‘四新’,新动力、新空间、新产业、新体制,这些都是力求通过创造新供给来满足新需求。”

可以看出,供给侧的结构改革重要性毋庸置疑,那么以什么方式改革?观点主要集中在降低劳动力成本以及通过国企改革提高资产效率。

“现在很多资产利用的效率非常低,如果让这些资产效率提升,就可以腾出资源支持新的供给的形成,一个很大重要的因素,就是国有企业的改革。”白重恩表示。

高盛私人财富管理中国区副主席暨首席投资策略师哈继铭也指出:“提高增长的效率,就是让资源更有效的配置到效率最高的产业,国营企业的效率与民营企业相比,还是明显比较低的。”

王一鸣认为,供给侧调整要跟国有企业改革有机的结合起来。“还要建立有效的过剩产能退出机制。通过结构性改革的调整,我们对明年经济的增长,应该也有一个乐观的预期。”

除了国企改革外,降低劳动力成本也是供给侧改革的一大关注点。

“现在劳动力成本增加非常快,工资增长的速度比GDP增长的速度要快:这一方面是由于劳动力的供给增长的速度减慢;另一方面,过去过多的刺激性投资,挤占了很多劳动力的资源。”白重恩称,要降低劳动力成本,一方面要减少刺激性投资造成的挤出效应;另一方面,如果能够降低社保缴费率,用国有资产的划拨和国有企业的分红支持社保,就可以降低劳动力的成本。

杨伟民补充道,化解房地产库存也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内容。“其实化解房地产库存,不仅仅是为了当期的经济增长,更主要的是为了推进以人为本的城镇化,促进农民工在城镇定居落户,这个实际上也是一个供给侧的改革措施,有利于提高劳动力资源配置的效率,缓解人工成本上涨压力。”

“供给侧改革”并非新词,为何现在火了?

黄益平指出,供给侧改革的相关政策早在两年前就已经提出。“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样把这些政策措施真正落到实处。能不能把经济改革方案真正落地,是中国经济增长能不能保持可持续的中高速增长,能不能真正触底回升的一个非常关键的地方。”

对此,杨伟民强调,经济结构性改革也是一项长期性的任务,在工作方针上,我们在战略上坚持持久战,持续的推进;在战术上要打好歼灭战,不能因为是长期任务,近期就不作为,必须马上行动起来。

【热门观点】

>>>>格林斯潘:不要过多干涉股市不可随便控制价格

美联储前主席艾伦·格林斯潘认为股票市场的目的是给长期资产带来巨大的流动性,同时给长期的资产一种价格的指引。如果对股市干预太多,会带来非常不利的后果。

“不要对股票市场太多干涉,就像美联储对银行不要太多的干涉一样。很多人希望控制它(股市)的价格水平,但如果这么做是不会带来益处的,会失败的。”

>>>>2017年全球M2或呈悬崖式下跌 格林斯潘不担心中国流动性

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姚余栋指出,以美联储、欧央行、日央行、英格兰银行的M2折算加总,由此估算出全球的货币乘数,按照这种算法,到2017年1月就会出现全球M2断崖式下跌,之后会有所恢复。

因此他建议,一定要善用最后的秋天。在全球流动性上升还保持在零以上的时间段,新兴市场要着手解决配错问题,避免过度依赖外债。

但美联储前主席艾伦·格林斯潘却并不担心中国会遇到流动性问题:“我对中国不担心。如果有危机出现的话,中国的流动资金也是足够的,因为中国有3.3万亿的流动资金,如果有危机出现的话,中国的流动资金也是足够的。当然中国也有自己的问题,但是中国并不让我担心。”

(来源:财经网)

(编辑:张欣)
关键字: 年会 供给 改革 财经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