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水创始人转型为中企在非洲跑运输:非洲市场将迎黄金期_原创频道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原创频道 >
个股查询:
 

黑水创始人转型为中企在非洲跑运输:非洲市场将迎黄金期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5-11-27 08:20:00 我要评论(0
字号:
“即使中国将所有资源投向非洲,仍需要二三十年才能达到非洲市场的天花板,到那时我早就退休了。”

财经网记者 申学舟/文

新兴市场无疑已经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其中,非洲这块大陆正面临着无数的机遇和挑战。

作为全世界最熟悉非洲格局的专家之一,在2010年卖掉美国黑水公司的埃里克·普林斯(Erik Prince,以下简称“普林斯”)依然没有离开非洲,并成为了一家香港上市公司——先丰服务集团(0500.HK,Frontier Services Group Limited,简称FSG)的董事长,为中国公司提供在非洲发展所所需的航空运输、物流管理,应急救援以及与风险管控相关的培训等服务。

在其位于北京东四十条的新办公室,普林斯接受了财经网记者的专访,当聊到非洲市场的潜力时,他显得十分乐观:“在我看来,非洲是最后一片增长潜力巨大的大陆,它亟待开发、投资,同时,该地区市场并未被官僚所束缚,因此存在着很多机遇。在这里,只要有勇气、有创新精神,以及一点点小‘固执’,就能成功。”

QQ截图20151127081341

埃里克·普林斯 Erik Prince

即使原油价格下跌 非洲市场需求依然旺盛

在世界经济下行、多重不利因素影响着全球经济增长的背景下,普林斯对非洲经济的增长却仍然很乐观:“即使原油、有色金属等价格跌至低位,非洲经济今年仍有着大约5%的增长。可见非洲市场的需求实际上是很旺盛的。”

根据IMF今年初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显示,2015-2016年的全球增长率预期分别为3.5%和3.7%,而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的增长率则为4.9%和5.2%。此外,在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评定的当今世界经济发展最快的13个国家中,非洲占据了6个席位,其潜力可见一斑。

普林斯认为,现在的非洲就跟二三十年前的中国一样,拥有者极大的增长潜力。即使是目前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下滑至低点,但其他产业的良好发展仍可以支撑起非洲经济。

事实上,除了丰富的石油及矿产资源,大量的基础设施建设需求也将成为非洲经济增长的有利支撑,根据南非标准银行此前发布的报告,非洲每年基础设施建设维护与升级约需要1000亿美元,其中每年资金缺口高达470亿美元。

此外,在交通运输、通信业、电力,农业等多个领域均有着巨大的投资需求。

“比如农业,如果有很好的物流系统,种子、化肥等农业所需资源的可及性得到提高,能让整个农业的运输体系更加便捷地通向市场,使农业得到更好的发展,这样下去,非洲甚至能够解决全世界的温饱问题!”普林斯举例道。

中国的非洲生意:贸易和投资潜力巨大

而对于中国来说,非洲市场亦是一片投资蓝海。中国对非洲直接投资额前五名国家的投资额度,从2004年的3.172亿美元增长到2012年的112亿美元,增长幅度高达35.5倍。

“中国在非洲的投资,特别是在基础设施方面的投资,很大程度上为不发达的非洲国家提供了强劲的基础设施,尤其是在包括公用事业等关键领域,还有电信、港口建设和运输。”非洲经济发展研究所许莉称。

商务部发言人沈丹阳则表示,从长期看,中国对非洲的投资仍将保持增长。“去年李克强总理访问非洲,提出了‘461中非合作框架’,宣布中方愿与非洲国家积极推进产业和金融合作等六大工程,力争实现到2020年中国对非直接投资存量向1000亿美元迈进”。

与此同时,中国对非贸易的脚步亦在加快,据中国海关数据,2014年全年,中国对非进出口总额为2218.8亿美元,同比增长5.5%,创历史新高。其中,出口额首破千亿大关,为1061.5亿美元,同比增14.4%,在各大洲中增长最快,显著高于整体外贸出口额6.1%的增幅。

具体到产业方面,仅以核电为例,去年中国就与南非签订了核电合作框架协议,作为非洲目前唯一拥有核电的国家,其核电发电量仅占总发电量的5%,因此仅南非在核电市场上,就具有相当大的潜力。而今年,中国又基于华龙一号,与肯尼亚签署了核电开发合作谅解备忘录,逐步打开非洲的核电市场。

中国企业开拓非洲市场面临风险和挑战

不难看出,非洲这块大陆的潜力如其盛产的钻石一般闪闪发光,引得中国企业心向往之。但在开拓这片市场时,所要面临的挑战和风险亦更加突出。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副主任苏桂锋也表示,对风险的事前防范不足,事中不善应对,事后不予总结,这是很多企业“走出去”的通病。

“中国企业走出去一般面临十大风险,首先是安全风险,主要是指武装冲突,恐怖主义,对外国投资者及其私有财产持有的敌意;二是政治稳定性风险,主要是指社会动荡,政局的更迭频繁;三是政府效能风险;四是法律监管的风险;五是宏观经济风险;六是外贸及支付的风险;七是金融风险;八是税收政策风险;九是劳动力市场风险;十是基础设施落后风险。”

据了解,目前公司正与国资委联合进行一项针对中国企业“走出去”的风险评估调查。

“气候、落后的交通、疾病、犯罪、政治动荡以及腐败问题都会成为中国企业进入非洲所将面临的风险。”普林斯举例道,在交通方面,非洲中部的内陆地区很难进入,当地港口十分古老,道路也很有限,且只有不到1/6的道路铺设了柏油。因此,市场开拓是一件十分艰难的工作。

从去年7月开始到今年8月,FSG陆续收购了肯尼亚凤凰航空有限公司、刚果Cheetah物流公司和南非Transit Freight Coordinators集团,打开了肯尼亚、刚果金、南非、赞比亚以及津巴布韦的航空物流市场。今年10月6日又公布将收购欧洲南部一家航空公司51%的股权的投资意向书,意图拓展非洲北部市场。

非洲

目前,FSG已经在中国大陆完成了高端客户的推荐,并将会在他们“走出去”之前为其进行培训,包括如何更好的管控及应对风险、紧急情况下的医疗和救援等。据FSG业绩报告显示,公司在2013及2014年分别亏损1.82亿港元和1.3亿港元,但2015年上半年已实现1.43亿港元盈利。

从全球最大私人军事服务商到非洲物流

普林斯最为外人所熟知的,无疑是其黑水公司创始人的身份。

在从海豹突击队退役后,普林斯在美国南部大迪斯莫尔沼泽创办了一家保安公司,由于这片沼泽地是煤黑色的,公司以“黑水”为名。 该公司曾为美国国防部、中情局等机构提供安保服务,还为美国联邦调查局、特种部队等提供培训服务。英国、比利时等国家的军方也是其服务对象。

黑水公司安保人员护卫伊拉克政府要员

作为全球最具规模的私人军事服务公司,黑水公司在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当中也扮演了重要角色。鼎盛时期,其在全球拥有超过2300名私人士兵,2万名退役的特种部队、士兵、执法人员可供调遣。在装备上,拥有超过20架飞机,其中包括武装直升机和一个监视飞艇分队。

但由于受到美国政客和舆论的打压,普林斯被迫于2010年将黑水公司出售。

此后,在阿联酋阿布扎比王室的支持下,普林斯成立了“本能反应”公司,在阿布扎比的沙漠里为阿布扎比王室训练外籍兵团;2010年,受索马里请求,普林斯又组织为索马里“邦特兰海上警察部队”提供训练,打击索马里海盗。

“后来我想,既然能在那样艰险的环境中,为他们训练士兵、武装他们,和他们一起执行任务、面对枪林弹雨,那么在非洲从事能源矿业的开采,提供安全的运输服务应该也手到擒来。”普林斯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于是,2012年,普林斯成立了一家涉及非洲大陆中航空、勘探、采矿及物流等范畴的私募股本公司——边境资源集团(Frontier Resource Group)。他手上另一家公司Frontier Services Ltd.(FSL)则为在非洲投资的能源公司等提供航运、物流等一揽子服务。

2013年,普林斯前往香港募资,经人介绍认识了有“香港壳王”之称的高振顺,高振顺跟他交流时表示,在危险的地方如果能提供安全的物流运输服务,会是很好的生意。于是两人一拍即合,2013年11月,FSL被高振顺手上的香港上市公司天地数码全资收购,天地数码更名FSG,普林斯出任董事会主席,高振顺和中信集团的罗宁兼任副主席。

据公司于港交所披露的2015年中期报告显示,普林斯、高振顺、中信集团分别持有FSG 25.07%(期权)、24.85%、19.32%的股份。中信集团及其子公司在撒哈拉以南地区有着广泛的业务分布,普林斯也表示,中信是FSG目前的客户之一,“也会帮我们与更多的国企建立联系”。

普林斯称,目前FSG的业务服务对象主要为三个领域:最核心的一块儿,是油气勘探、矿业采掘等;其次,消费品行业,在非洲南部为两百多家连锁店提供物资运输服务,可以从开普敦一直到刚果金,其中还包括冷链、生鲜等;第三个方面是政府和NGO组织,其中还包括联合国人道主义的物资运送等。“我们有很多方式保持业务量,因为我们的业务范围并不狭窄,容错率更高。只要非洲还在发展,FSG就仍在发展”。

“现在正是非洲的黄金时期。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非洲市场都将是投资,盈利的好时机。”他乐观且不失幽默的回答道,“即使中国将所有资源投向非洲,仍需要二三十年才能达到非洲市场的天花板,到那时我早就退休了。”

【作者:申学舟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