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年会]综述:全球性风险下的应对与变革_原创频道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原创频道 >
个股查询:
 

[财经年会]综述:全球性风险下的应对与变革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6-11-18 14:49:16 我要评论(0
字号:

财经年会2017:预测与战略今日在北京召开。年会上财经领域的大佬汇聚一堂,站在财经的视角,他们如何总结即将过去的2016,又为2017提出什么样的建议?

未来全球经济形势的不确定性与应对

“2017全球经济形势充满不确定”在今天被与会大佬们反复提及,这里面提到的“不确定性”是怎么体现的?有什么应对之法?

不确定性增加,风险三角困境在所难免

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学术委员会秘书长张燕生提到了三个反应全球经济不确定性的重要数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对世界经济增长率的预期(今年只有3.1%,明年很可能低于这个数值);全球贸易增长量(根据WTO数据,今年商品贸易量的增长只有1.7%);全球资本流动去年增长了38%,但今年预测会下降10%-15%。

此外,张燕生还提到了去全球化和全球增长的不平衡。从2009年以来,全球层面的贸易增长,投资增长,以及人均GDP增长,都已经证明去全球化是一个事实,而这几年流行的TPP和TTIP更是去全球化趋势的实例。

世界银行中国、蒙古和韩国局局长Bert Hofman则提到了政治对全球经贸的影响,美国大选和英国脱欧虽然尘埃落定,但明年的具体政策还未出台仍处于不确定中,中国和欧洲其他重要国家也将在明年迎来政治年。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教授,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黄益平在全球经济不确定性的基础上还提到许多国家面临的一个困境:风险三角。所谓的“风险三角”:一是生产率在不断下降。二是杠杆率在不断上升。三是宏观经济政策的空间在明显的收缩。所以,结合这三者可以得出一个基本结论:靠周期性的政策已经比较难做了。

面对如此的不确定性和困境,中国该何去何从?

把握机遇,推进供给侧和结构性改革

Hofman认为,在当前形势下,中国有机会在全球贸易、收入增长、及其他国际日程上发挥更重要的作用。

黄益平表示宏观经济政策空间在收缩,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再像08、09年那样扩张很困难。谁能从现在的困境当中走出来,就看谁能推进供给侧改革和结构性改革,对世界各国是如此,对中国尤其如此。张燕生也提到,从09年以来,全球经济就在比结构性改革,凡是结构性改革在过去八年做的好的地方,现在经济的复苏就比较强劲。

那供给侧改革在中国应当如何推进?

供给侧改革,任重而道远

联办财经研究院院长、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许善达认为,从今年开始,改革的重点转移到供给侧改革,这是一个很大的转换,但是执行难度很大,所以完成这个转变可能需要一些时间。

我国劳动经济学领域的专家,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蔡昉,强调改革是有红利的,可以提高潜在增长力,但改革也是有成本的,合理分担改革成本是顺利推进改革的前提,所以要让中央为一部分改革成本买单,这样各方的积极性才能相容。

具体来说,结构化改革需要社会政策的托底,比如以农民工的市民化为核心推进新型城镇化,能够给供给侧带来提高劳动参与率的效果。还要大幅提高社会保障的覆盖率,安置职工,进行转岗培训等等,而这些种种都需要国家投入的。

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弗里曼经济学讲席教授、副院长,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白重恩提出,现有的供给结构不能满足需求结构变化所带来的挑战。对此他提出了三个需要关注的地方:一是简政放权;二是国企改革;三是降低劳动力成本。与此同时,他还提到,应该加强政府资产的管理,提高政府经济建设支出的效率。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认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也要用市场手段。宏观调控和经济改革的侧重点,从需求侧转到供应侧之后,在理论和实践上都有一个很大的变化,也就是说,从侧重于政府调控转向侧重于市场调控。

国家发改委规划司司长徐林也提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以市场为取向的改革,它的结果是供给结构的升级和效率的提高。

虽然供给侧改革任重而道远,但这注定是个变革的时代,在这个时代下,企业与个人该如何处之?

变革时代的企业和个人

跨界人才也是今年讨论的重点。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就业研究所所长曾湘泉认为,跨界的问题的提出,有助于梳理现有的人力资源管理面临的问题。当当董事长,联合创始人俞渝则认为,现在这个年代,人才都是跨界的。

中国核建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郭强认为,配置跨界人才才能实现企业的发展战略。在变局时代,企业的发展战略要有一定的稳定性和灵活性。在不同的发展阶段,跨界人才的配置要求也应不同,从结构角度讲,要注意把握跨界人才的人力资本,避免出现人力资本边际效益递减问题。

嘉宾们还提到了目前人力资源面临的种种问题。曾湘泉提到了职业结构的问题,中国已出现职业极化,初步预测80%的岗位会被机器替代,如果调整以后,至少60%。

俞渝则提到了大城市民企员工痛苦指数走高的问题,一方面,员工的居住场所和工作场所的距离越来越远;另一方面,由于民企缺乏配套的落户政策,渴望买房安居和生育的员工面临着落户难题。

汇率震荡下的全球资产配置

“风险”还体现在汇率市场,今年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导致全球汇率市场持续震荡,在这种背景下,个人和企业应该如何进行资产全球化配置,从而有效地分散风险?

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稳定局副局长黄晓龙认为,汇率变化都跟国际经济密切相关的,背后反映的是国际经济体系的不均衡。所要,要通过汇率看到后面宏观周期的变化,进行跨周期的资产配置。通过逆周期的宏观审慎管理,来为资产配置、投资、经济活动,创造稳定的宏观环境。

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股票业务部负责人、公司管理委员会成员黄海洲,在综合分析这一年间重点国家国内政治变化对地缘政治和国际经济的影响之后,针对资产配置,提出了三点建议,第一,小的美国国债,跟债务相关的资产配置可能要减仓,甚至要做空。第二,有机会做多股权类的投资。第三,黄金和大宗商品是否值得配置还有待观望。

财经网(ID:caijingwangwx)出品,转载请联系授权。

(编辑:陈月花)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