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重恩:跨越新二元结构陷阱监督地方融资平台_原创频道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原创频道 >
个股查询:
 

白重恩:跨越新二元结构陷阱监督地方融资平台

本文来源于《财经》杂志 2017-02-15 21:32:33 我要评论(0
字号:

《财经》记者李德尚玉 /文  袁满/编辑

在2月15日的“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7年年会”上,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院长白重恩向《财经》透露,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资金使用效率太低,现在财政部门和统计部门都在加紧研究资产负债表,希望尽快做出地方政府资产负债表,并能够对其地方政府投资效率进行监督。

“如果加强对资产负债表的考核,加强对投资绩效的考核,是可以加强政府资产管理,可以适当减少投资的冲动。同时用政府的资产来支持社会保障,就可以降低社会保障的缴费率,从而降低企业的负担。”白重恩出席了该年会并从财政的角度讨论了经济增长的新动力。

在上述年会,白重恩在发言中谈到我国企业负担较重的地方在于社保缴费和增值税,他建议用政府的资产来支持社会保障,降低社会保障缴费率。白重恩认为,积极的财政政策可以用政府的财力去降低税费,诱导更多的市场主导的投资。如果市场主导的投资多了,政府主导的投资少了,整体效率上升,经济下行的压力就减缓了。

白重恩认为,投资可以简单分成两类,一类是政府主导的投资,一类是市场主导的投资。这两类投资在经济运行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如果处理不好,可能会陷入一个陷阱。

这个陷阱的机理就是:当经济有下行压力的时候,为了保增长,我们就要做财政刺激,当然,最得心应手的就是财政刺激,做政府驱动的投资。当政府驱动的投资增加了以后,就会占用比较多的资源,使得要素价格上升,进而使得企业的盈利能力降低,挤出市场主导的投资。也就是说,当政府驱动的投资多了后,就会影响整体效率,造成整体效率下降。如果整体效率下降,就会带来经济下行进一步的压力,就会形成一个恶性循环。

为什么会进入这样一个恶性循环?白重恩解释了其中的原因,之前的做法可能是行之有效的——当基础设施短缺的时候,是需要政府来做投资的。如果没有这些投资,没有足够的基础设施,企业的运行成本和贸易成本也会比较高。但现在情况改变了,投资到基础设施的回报越来越低,恶性循环就可能会发生。

怎么走出这个恶性循环呢?白重恩认为,比如经济有下行压力的时候,要采取积极的财政政策,而积极的财政政策并不意味着一定要做很多的政府主导的投资。其实也可以用政府的财力降低税费,这也是积极的财政政策。

比较一下这两个措施的差别发现,如果是政府主导的投资作为主要的成分,以上提到的循环就成立。如果降低税费,企业盈利能力增加,投资积极性提升,就会诱导更多的市场主导的投资。如果市场主导的投资多了,政府主导的投资少了,整体效率就会上升,所以这个循环就打破了。当整体效率上升了,经济下行的压力就减缓了,我们就走出了这样一个循环。

白重恩认为以上关键问题就是,面临经济下行压力的时候,积极财政政策到底是以政府主导的投资作为主要的成分,还是降低税费起更大的作用,这就要看企业的税费是不是负担比较重。如果税费负担比较重,应该从哪方面入手来降低税费?

关于中国企业的税费负担情况究竟如何,他介绍了世界银行《营商环境报告》的数据。该报告对各国营商环境做了评估。在最新版中,全球190个经济体中,中国的营商环境从税负角度来看,排第131位,综合排名是78名。而在2012年这个排名是122位。

他认为,从税负上讲,中国企业的税负环境没有得到改善,甚至稍有恶化。“说明从国际比较的角度,我们税负的负担对企业来说确实是比较重的”。

到底是哪一部分的税负比较重?考虑降低税负,从哪里入手?白重恩根据世界银行数据,做了简单的比较。中国企业的税费负担占利润的比重,在不含增值税,包括所得税,包括其他的税,包括社保缴费的情况下,是68%。而美国是44%,瑞典是49%,德国是49%,印度是61%。东亚和太平洋地区的平均值是34%。

在世界银行数据中,把税费分成两大类,一类是跟社保相关的税,一类是其他的税。中国企业社保缴费占企业盈利的49%,其他税,不含增值税,比重只有20%。社保缴费,美国是10%,西方国家中福利比较好的瑞典,是35%。

2010年做世界银行《营商环境报告》的经济学家,根据2009年的数据研究了全球85个国家与地区。中国增值税以外的总税负负担排第5,其中社会保障负担排第2。

“除了社保和增值税以外的税负,我们排名并不是那么高,排第62。如果看增值税的税率,有的国家有增值税,有的国家没有增值税,在有增值税的这些国家中,我们增值税的税率排第34位,也不是最高的。得出来的基本结论就是说,我们的税收和费用加起来,税负是很重的,但是其中最重的是社保缴费那一部分”。

白重恩建议降低政府主导的投资,因为政府很多投资是由借债来做的,他指出地方融资平台的投资回报率是在不断下降的。

白重恩提出建议,政府资产的使用转向——“我们现在是用政府的资产把它装到融资平台中,用资产做资本,去借钱,借了钱去投资。如果政府资产的使用受到了约束,这种投资就一定程度上受到约束。”

白重恩进而提出,如果加强对资产负债表的考核,加强对投资绩效的考核,是可以加强政府资产管理,可以适当减少投资的冲动。同时用政府的资产来支持社会保障,就可以降低社会保障的缴费率,从而降低企业的负担。政府资产更好的使用,从支持投资到支持社保是一个一举两得的事,对于改善刚才说的那个恶性循环是至关重要的。(实习生张强对本文亦有贡献)

(编辑:daisongyang)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