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大明》热播 历史正剧回光返照还是全面复苏?_原创频道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原创频道 >
个股查询:
 

《大秦》《大明》热播 历史正剧回光返照还是全面复苏?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7-02-22 10:57:00 我要评论(0
字号:

林辰/文

在讲述清初廉吏于成龙的同名电视剧成为央视一套开年大戏,引发历史正剧的讨论热潮后,本月初,制作后积压长达两年的古装历史正剧《大秦帝国之崛起》突然宣布在央视一套播出。受益于《大秦帝国》系列剧的高口碑,与《芈月传》所涉历史阶段重合,却截然不同进行严肃演绎,被称为古装剧中的一股“清流”。而另一个成为业界早年传说,并在当下成为B站“网红”的《大明王朝1566》,也在优酷付费重播后,即将登陆重庆卫视的黄金时段。

7%6WOUOYXH7}7V0733A7H5L

令人觉得讽刺的是,《大明王朝1566》2007年首播时收视率的惨淡以及时年多部古装历史正剧的“扑街”,开启了电视剧题材整体由重向轻、内核由宏大叙事转向个体情感的“小确幸”和“小清新”的时代。人物脸谱化、故事背景悬浮化、主角人设“玛丽苏”“杰克苏”的扁平化和情节起承转合的格式化成为收视率指标下的电视剧标准配置。这股趋势在近3年更是直接演变为大IP+流量“花生”+网络营销的影视作品爆款模版。

可烈火烹油下的现行模式正从香饽饽变为烫手山芋。出品方为代表的业界对各路资本涌入影视制作,导致的价格哄抬、侵蚀产品文化属性等浮躁趋势颇有怨言。观众在初尝各类“雷剧”和新生代演员的新鲜感后,也形成了舆论对“烂剧”和不敬业“流量明星”的反弹。在多股力量的裹挟之下,被赋予制作精良印象的历史正剧似乎成为了扭转影视行业口碑的救命稻草,而制作方和播出平台的追捧、流量明星的主动靠拢,以及新观影方式的“神助攻”都似乎在暗示古装历史正剧的回暖将只是时间问题。

当下古装历史正剧的现状

根据广电总局的电视剧备案公示,从去年4月到今年1月,古代传奇类电视剧的平均数额仍然占据古代题材的一半,其次是古代神话类和古代传记类。前两者恰好符合当下古装偶像剧和玄幻剧大行其道的现实。但古装历史正剧的回暖单从电视剧备案数量判断并不准确,精品大剧更需考量影响力。通常来说,古装历史正剧的制作成本相比其他普通剧目更加高昂,这自有重量级演员的报酬和数量原因,也有因正剧自身所囊括的复杂情节而衍生的精良取景、道具、服装要求。

最近几部大剧的高曝光度似乎也代表了业界对此类题材的美好寄托,毕竟,考虑到制作周期,敏锐的资本只有在荧屏爆炸性的热潮来临之前,准备好弹药,才有利可图。

例如,以制作玄幻剧闻名的欢瑞世纪将《天下长安》设为古代传奇类,而从情节预告、演员选择和网络宣传来看,描述魏征和唐代初期历史的规划似乎表明了制作方试图打破发展瓶颈的野心。还有远超正常周期——花费一年拍摄,讲述三国时期司马懿的《军师联盟》,备受高层推崇,讲述陈廷敬沉浮的《大清相国》也即将影视化。前几年,面对如此大体量的历史正剧业界纷纷绕道而行,不少传统正剧导演也选择更火、来钱更快的偶像剧,而目前,一些业内人士也提出了“正剧偶像化”的概念,泛娱乐经济下的严肃影视项目在相关市场的扩张下,终于重获一席之地。

5@Z)N4N~7)ZWTE0%79$8I%H

纵观近期有着正剧观感的备案剧目,对开国帝王、中兴君主生平的戏说不再是主流,历代名臣反而成为大书特书的对象。其中宋代政治家苏东坡、范仲淹、王安石、朱熹、文天祥等更是占据了大头。虽从故事梗概了解,这些人物的政治生涯将会是重点演绎的对象,而朝堂庙宇的波谲云诡也历来是中国观众喜闻乐见的题材,正剧视角也开始从帝王向臣子转变。是否能够将此番潮流同目前流行的古装偶像剧中,各朝君主总在花前月下流连忘返,军国大事缺位的“常态”结合阐释:部分年轻观众已从古装历史正剧的疲累中舒缓,并厌倦了娱乐化的粗制滥造,转头期待更具价值思想,也更能适应新消遣方式的实体。

“限古令”对古装历史正剧的打击

不过,古装历史正剧此前的遇冷并不能完全归结于观众对浮夸空洞偶像剧的追捧,古代题材本身在备案题材中的体量差距也是古装历史正剧稀缺的原因。众所周知,大陆将电视剧分为当代、现代、近代、古代和重大题材六类。除了描写自1949年至改革开放前的现代题材和重大革命、历史题材因客观原因,数量较少外。描写自辛亥革命至1949年间的近代题材和辛亥革命前的古代题材数量长期呈现胶着态势,分别在20%左右上下浮动,这也与荧屏上民国戏、谍战戏和古装戏的热度相吻合。但以改革开放后为历史背景的当代戏之所以能长期占据备案份额一半以上,而荧屏热度不输当代戏,甚至更火的古代题材并未“遵循市场导向”占据更大份额,则是因为“限古令”的政策压力。

M5D]SCD)%5JDM(GAP~{(YR9

2013年,广电总局规定“所有卫视综合频道黄金时段当月/年播出古装剧总集数,不得超过当月/年黄金时段所有播出剧目总集数的15%”。同时,“卫视综合频道黄金时段原则上不得接档、连续排播两部古装剧”。若说这一限额要求直接导致电视台采购古装剧数量受限,并引入周播模式,那“现实题材电视剧总集数,应达到当年黄金时段所有播出剧目总集数的50%以上”和2014年颁布的“一剧两星”政策则更是为古装剧泼了一盆凉水。

来自B站的新观影方式捧红了一批古装历史正剧

依据过往案例,家长里短的婆媳剧走红是因为掌握遥控器的大妈群体,暑期档玄幻偶像剧的编排是为了争抢学生观影人群,而正剧则面对的是相对狭窄的中老年观众。但《大秦帝国》和《大明王朝1566》在B站的走红,不单带动反哺了网络热度和收视率,更让人在意的是,“在B站的人群画像中,0-17岁的用户是主流,25岁以上用户加起来不到10%,超过50%是来自北上广的大学生和中学生。”

但如此并不能得出年轻观众与传统正剧收视群体秉持同心观看的结论,前者甚至对部分剧目传达的理念“不以为然”,反而进行种种突破“次元壁”的二次解读。例如,众多B站大火的古装历史正剧拥有不同的视频剪辑版本,创作者套用不同的背景音乐和另类弹幕,传播了B站特色的鬼畜文化。

因鬼畜视频吸引来的年轻观众能多大程度转化为正剧受众群体,还不得而知。这些再创作也面临着著作权争议,但青年亚文化的流量经济则让制作方看到了营销传播的机遇,并视为制作方和观众的互动通道。根据现在电视剧投资的跟风逻辑,如果这些正剧的热度获得资本关注,至少在寻求制作资金阶段,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正剧资金的匮乏。

播出平台的竞争和制作方商业模式的转型为其回暖提供空间

若将大IP+流量“花生”项目的通行视为制作方和播出平台对年轻观众的盲目追逐,那此番市场传导也将以相似的逻辑促使古装历史正剧的复苏。毕竟,从舆论口碑和众多已播剧目的成效来看,流量明星与大IP正在面临市场效益和口碑评价的双重夹击。

从去年暑期被寄予厚望,却被批剧情注水并收视扑街的《青云志》,再到今年因抠图、替身风波闹得沸沸扬扬的《孤芳不自赏》,纵使前者网播量第一,后者收视差点破2,但两者所牵引的负面话题和业界反思却早已撼动了电视剧行业此前病态的狂欢场景。毕竟,动辄单集千万的采购价格,让卫视和网站两个播出平台对如何取舍编排慎之又慎。而在一剧两星政策下,负担起热门剧首播成本的卫视必然面临着更大的收视率压力,雷同的联播则考验着卫视差异定位的突围。稍有不慎,前期积累的收视惯性就会被断送,这也是最近几年第一梯队的卫视中,屡屡出现神级“剪刀手”,中途撤档换剧的缘由。

AZZ)EVJ8768J{CS97{TICNV

雷剧烂剧对平台的形象也许是伤害,但当雷剧不知真假的收视率足够亮眼,正剧的市场效益却捉襟见肘之时,也难怪有业界人士长吁短叹:“北京卫视的路子是对的,是我们创作者对不起北京卫视。你们一直在播《北平无战事》这样的戏——当时这个剧卖不掉,只有北京卫视接。我们没能每年给你们贡献这样的剧,是我们对不起你,逼得你现在播《锦绣未央》了。我们也没想到,你们浓眉大眼的也叛变了。”

不过,在笔者看来,“叛变”这则词用的并不准确,北京卫视近期编排众多古装偶像剧,并与制作方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提前圈定剧目的举动仅仅是在与其他卫视竞争和视频网站竞争压力下的主动出击。但诸如《最后一张签证》等正剧的播放,则说明卫视能够清醒认识到跳出哄抢明星大IP剧目的盲流,选择发挥自身优势。2月19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视剧司司长毛羽在公开演讲中亦表示“电视台更应该自信自己的平台优势,实行差异化竞争,保持住自己的精神气质和文化特征”。

而国内视频网站也有意从YoutubeNetflix转型,业界亦认为付费内容将是视频网站实现再增长源头,均使古装历史正剧这一自带高规格制作属性的题材获得了相应的市场空间。精品大剧的成本稀释除了依靠有着突围需求的播放平台,还可依赖季播、衍生品开发等新收益模式。近期,制片人侯鸿亮就表示,美剧的第一季基本不赚钱,但会形成观众和广告主眼中的好口碑,只要这种水准得以维持,后续再得到资本关注后会带来巨大利润。“《权力的游戏》到了第六季,单集成本可以达到2000万美元,但带来的商业利益更是惊人。”针对行走在正剧和偶像剧中间地带的《琅琊榜》,侯鸿亮则认为买人物公仔,逛主题乐园也并非不可能。

若将目光再次投向《大秦帝国》,则会发现这个预计有五部组成的系列剧背后存在着区域文化产业开发的背景:西安曲江大秦帝国影业投资有限公司作为国有控股公司,出资方分别为西安曲江文化产业投资集团、陕西电视产业集团和陕西国风影业投资有限公司。而2013年《大秦帝国之纵横》播出后,当地也认可其作为“陕西、西安文化产业发展中结出的重大硕果”地位,认为这是“大秦文化”的一次认知高潮。当地文化旅游演出活动也可视作古装历史正剧利益“套现”的模版。如同不少爆款韩剧开始对配乐专辑进行付费购买,剧情场景成为旅游热门地点,优质正剧的商业开发链条足够长,也足够支撑前期的巨额投入。

古装历史正剧可以借吸收流量明星缓解卖剧压力

除却观众、制作方和播出平台的话语权,制作人员自身面临的转型和职业瓶颈压力其实也会为正剧提供“劳动力”。传统正剧导演接拍玄幻剧,或许手到擒来,或许会在外界调侃流量小生抱大导演大腿时,戏谑言之“应该是我抱他吧。”老牌偶像剧导演似乎也可以随着热点转移,从香港台湾到于正工作室再到新崛起的制作公司,拍一辈子偶像剧,并赚的盆满钵满。但毫无疑问,绝没有一辈子拍偶像剧主角的演员。

当粉丝和路人对近5年蹿红的年轻演员的评价出现巨大鸿沟,并因轧戏、替身、丑闻等相互攻讦闹得沸反盈天之时,不得不承认目前占据电视剧荧屏主流的一线明星们的年龄也徘徊在了30岁这个危机四伏的年龄。往下看有95后等更适宜偶像剧的人选,向上看也与前辈有着不小的成绩差距,这个差距无论是同当下的履历还是前辈年轻时的战绩都相当明显。因此,跳出格式化影视项目的诱惑,跳出同质化竞争下相互倾轧的危机,也是跳出凭借一时风头正劲的粉丝经济,能够维持长期利益的黄粱美梦。有业内人士透露,某部近期开拍的古装正剧就曾属意某一线小生,而该小生也积极争取,可因其他不可抗力,最终未能成行。可见流量明星本人也深知转型压力。

T3(WZV)D{ZOO9]LUHT@2(X5

消耗人气的道理并不难懂,但依靠正剧转型的路却并不平坦。近两年火热的谍战剧题材其实便可视为寄托着部分流量“花生”转型的标的,而本具有正剧品相的谍战剧吸纳年轻演员,并适度“偶像化转型”以期平衡经济效益,共同造就了近代题材的备案数量在近几年与古代题材相持不下的局面。推而广之,在过去备受“主流观众”青睐,如今也收割了新一批年轻群体的古装历史正剧,和挣扎在各种古装大IP里的流量明星们,确实存在着显而易见的合作机会。毕竟,制作方通过吸纳流量明星,可以为争取投资和播出平台营造一个相对轻松的氛围。

结语

总而言之,被成本高企、收视人群受限、非追逐经济效益首选等高墙阻隔的古装历史正剧,正在新商业模式的引进、电视剧市场资本热度再起、电影资源向电视剧行业流动、播出平台差异化竞争、付费内容成新增长点、新观影互动方式和大批年轻演员亟待转型等力量下,重新回到小荧屏。积压剧的面世和老剧重播或许是市场对这股回暖的仓促试水,但又或许是全面复苏的号角,但愿在未来接受考验的古装历史正剧能够不负这轮电视剧行业的风口。

【作者:林辰】 (编辑:林辰)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