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树清履新首秀:直面金融监管敏感问题 力促影子银行去“影子”_原创频道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原创频道 >
个股查询:
 

郭树清履新首秀:直面金融监管敏感问题 力促影子银行去“影子”

本文来源于《财经》杂志 2017-03-02 17:22:00 我要评论(0
字号:

2

《财经》记者 李德尚玉 张威/文 袁满/编辑

3月2日上午,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郭树清出席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介绍银行业支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一同出席发布会的包括银监会副主席王兆星、曹宇,主席助理、新闻发言人杨家才。

郭树清面含微笑,一如既往的谦和有礼。发布会一开始就向媒体致歉:首先需要向你们表示道歉,这次发布会本来想安排在上周,因为内部领导调整,推迟到今天。

发布会全程,郭树清逐一回答了金融行业内热门话题,包括辟谣主导“一行三会”监管,恒丰银行、统一大资管、银行表外业务等。

备受业内质疑的恒丰银行高管等敏感问题,记者提问如何看待媒体报道恒丰银行的问题时,银监会主席郭树清回答称,“这事和我有点关系,但也没多大关系,虽然我在山东做省长,但恒丰银行是由银监会所监管”。

银监会副主席曹宇则对此表示,银监会高度重视,已经同山东省政府对有关情况核查,若发现违法行为,将依法、从严、从重处理。郭树清补充表示,恒丰银行正在进行股改,规范公司治理,条件成熟时上市。

“在银行监管中,即使制度健全了,监管人员的责任心、勤勉尽职仍然是重要的,可以说是最重要的。”在新闻发布会上,郭树清谈及治理金融乱象时说,这也好像在说他自己,在混业金融改革时期迎来这位集“官产学”为一身的原山东省省长,曾在央行、建行、证监会等金融机构磨炼多年,多位熟悉郭树清的人士都评价其低调平和,符合中国监管官员谨言慎行的一贯要求。为此,在金融大监管改革的推进中,业内人士评论,郭树清的履历背景不排除在日后的监管改革中被委以重任。

上周以来各媒体争相报道郭树清履新银监会。2月24日,郭树清在工作人员陪同下,到中央组织部门报到,随后在组织部门有关负责人陪同下,到银监会参加会议,与尚福林完成人事流程上的工作交接。而在3月1日中午,银监会官方网站低调将主席领导栏里主席换成了郭树清。郭树清在发布会中笑谈自己是上班第三天。

此次接任银监会主席,重回金融街,他即将面对的,是10年黄金期终结之后、规模巨大、挑战颇多的中国银行业,更为复杂的,则是中国及全球宏观逆周期环境下的金融监管多重使命与挑战。郭树清将如何应对这些挑战是业内最为关心的问题,因此本轮新闻发布会越发引人关注。

辟谣主导合并三会:一个词谣传

市场最为关注的莫过于郭树清主导“一行三会”监管的传闻。构建金融大监管框架,“一行三会”合并是金融圈内猜测的一种可能,而业内有人猜测在这个监管框架里,郭树清将会被委以重任。而在这场中英文双语的发布会上,面对记者提问郭树清是否主导金融监管框架改革,合并“三会”,郭树清幽默的回应:“翻译已经给你回答了,他用的词是rumour——’谣传’,已经代我发言了。”

而面对《财经》记者提问:各界混业统一的金融框架在金融业呼声已久,人民银行也推出了宏观审慎监管框架,在金融监管改革的过程当中,什么样的监管模式更适合当下的中国金融业,在金融改革过程中,银监会将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1

郭树清却自嘲:这个问题我确实很难回答。因为我上班第三天没有来得及考虑和研究这个问题。过去四年做的都是实体经济工作,没有考虑太多金融监管的事情。但我慢慢会研究,也想向你们请教。确实我的脑子里,在上星期,因为年龄缘故思维有惯性,记忆有惯性,年龄越大对以前的事情记的清楚,对新事情学习和接收能力很慢,我想的还都是山东的工作。

业内人士评论,郭主席可不是临时跑题,他讲这段话其实是隔空表态,他刚回来的新人,事先都不知自己要去银监会,还一心想着山东的民生,怎么会算计着让自己主导三会合并呢?郭主席不会挖坑树敌。

统一大资管新规:理财办法基本成熟了

上周三,坊间传闻的《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对统一大资管进行详细规定,一时引爆金融圈。业内认为银监会主导的《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是在大资管框架基础之上的细则,此猜测在发布会上得到郭树清的证实。

谈及坊间传闻的大资管新规,郭树清表示确认,“我们正在研究一个共同的监管办法。”这个办法据我所知,可能是立足于最基本的标准,把它先统一起来。标准不是特别高,首先达到这个标准,大家共同遵守这个标准。在这个基础上,各个机构、各个行业可以要求更高。这样出来以后,首先可以提高资管产品的透明度,也可以缩短这个链条,也可以使得所谓“影子银行”去掉“影子”,甚至可以减少一些资金隐藏于其他形式,逐步使它公开透明,使大家更放心。

曹宇回应:大资管业务监管问题,目前人民银行牵头、会同“三会”正在制定统一的资产管理产品标准规制,进展很顺利。银监会积极配合人民银行和其他部门做好相关工作。

与此对应的,银行业更为关注的监管细则是银监会主导的《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对此,曹宇表示“这个办法基本成熟了”,这个规定银监会已经修改了很长时间,在现有的规制基础上进行了系统梳理,针对当前的一些新情况和新问题,正在研究制定新的理财管理办法,目的还是要推动银行理财业务规范转型,这个办法基本成熟了。

曹宇还在发布会上表示,资管业务在银行业主要指理财业务,应该说银行的理财业务在促进金融市场深化、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增加居民财产性收入、促进银行转型发展等方面都发挥了积极作用。到去年年底,全国银行业理财资金账面余额大数30万亿元,2016年银行理财为客户创造的收益是9773亿元。

“银监会对理财业务非常重视,我们将进一步完善银行理财业务的规制建设,加强监管。”曹宇介绍,由于从事资管业务的行业和机构比较多,从银监会本身来说,银监会的主导思想是进一步加强监管。一是要引导理财产品更多地投向标准化金融资产。二是要求理财产品与所投资产相对应,单独管理、单独建账、单独核算。三是严控期限错配和杠杆投资,不得开展滚动发售、混合运作、期限错配、分离定价的资金池理财业务,这个政策银监会一直很明确。四是严格控制嵌套投资,加强银行理财对接资管计划和委外投资的监管,强化穿透管理,缩短融资链条。

非贷款类资产:该纳入表内的业务纳入表内

近年来在银行部门的账目上,非贷款类资产在不断地扩大,在一些银行的账目上甚至非贷款类的资产超过了贷款类的资产。对此,郭树清表示,要区别情况,进行梳理,看看不同的银行、不同的产品具体情况来决定,但是总的趋势要把该纳入表内的业务纳入表内,这是一个基本的审慎的原则。

王兆星也坦言,近年来,随着金融市场化程度的不断提升,利率市场化也在不断推进,银行的综合化经营也在不断发展,出现了两个明显的变化:一是银行非信贷资产快速增长,有些银行非信贷资产已经超过了它的信贷资产,这也是事实。另外一个变化,表外业务也在不断地扩大,而且有些银行表外业务超过了表内业务。这种情况的出现,一方面是市场化程度提高的结果,也是利率市场化推进的结果。同时在监管上也有某种考虑,就是不断鼓励银行资产和负债多元化,利润收入多元化,不想银行的风险过于集中。

“我们并不是一味说坚决反对和阻止银行多元化的发展,我们应该更多聚焦于它的风险。”王兆星表示,在这一过程中,一是促进银行信贷资金,不管是通过信贷渠道还是通过其他方式都能确实进入到实体经济,来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二是确保风险是可控的、透明的。三是根据它的风险,要及时提足拨备,夯实资本,来抵御可能出现的风险。所以不能完全说它是好事还是坏事,这是中国金融业发展、中国市场发展、中国银行业逐步走向多元化发展的结果。但是同时,我们也要关注这里面的一些问题,从以上三个方面加以不断规范,加强监管。

此外,在回应银行不良贷款波动时,郭树清表示“即使有一些反弹也是正常的”。他认为,在经济进入新常态、经济增长速度开始下降、经济结构调整力度加大、经济增长的动能转换这个时期,都是正常的,即使有一些不良贷款的反弹也是正常的。

郭树清表示,目前比前些年确实差一些,但是国际比较来看,不良率方面银行业不良贷款率是1.91%,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是1.74%,并不是特别高。当然,坦率来说,可能还有一些没有计算出来的,比如逾期90天以上的,还放在关注类的,但是即使放进来,也没有特别大的改变。

(编辑:daisongyang)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