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言、泄密、通俄门缠身,特朗普研究总统特赦是未雨绸缪?_原创频道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原创频道 >
个股查询:
 

谎言、泄密、通俄门缠身,特朗普研究总统特赦是未雨绸缪?

本文来源于《财经》杂志 2017-08-09 13:54:37 我要评论(0
字号:

特朗普正扮演他自己的律师、公关、策略师,忽略这些专业人员提供的建议。他不认为自己面临司法调查,而是面临他自己能解决的政治问题

《财经》记者 蔡婷贻/文 袁雪/编辑

“股市涨到高点、经济数字近年来最好、失业率17年来最低、薪资上涨、边境安全,没有白宫混乱。”特朗普于7月31日清晨8点多发送如此推文。

数小时后,上任十天的白宫通讯联络办公室主任斯卡拉穆奇因发言粗鄙被撤换。特朗普当天傍晚6点多再发推文“在白宫美好的一天”。

不到48小时后,《高尔夫球》杂志于8月1日报道,特朗普告诉他的球友,“白宫真的是一个垃圾场”,所以他需要经常去自己球场打球。

特朗普总统任期进入第七个月,白宫幕僚替换频繁、匿名消息不断泄露内部乱象、政策制定无法进入常规状态。7月最后一周堪称白宫“宫斗剧”的新高潮,在发言人斯派塞于21日请辞、成为在位最短发言人后,幕僚长普利巴斯被撤换,又创下一项最短纪录。普利巴斯离任数日前,刚上任的白宫通讯主任斯卡拉穆奇在7月26日晚致电《纽约客》记者,要记者提供泄露消息给他的白宫内线,在遭到拒绝后,他指控普利巴斯应该就是消息源,因为他精神分裂,在背后中伤他;他又辱骂首席战略师班农。最后他还称,为了查出谁泄露消息,他将开除所有媒体团队成员。

“身边人”的频繁更替不是特朗普的唯一问题。《华盛顿邮报》于7月31日指出,特朗普不顾律师建议,直接介入儿子小特朗普“涉俄案”,主导起草声明否认小特朗普去年6月选战期间和俄罗斯人见面事关选战相关事宜,并将见面主题改称领养俄罗斯孩童安排。该声明后来被证明与事实不符,白宫发言人撇清称特朗普的介入就跟“所有父亲”会做的一样,他其实所知有限。

特朗普有在周六早上连环推的习惯,被谑称为“周六早上的失控”,7月29日被认为是较突出的一周。当天他连续发送13则推文,不断呼吁共和党议员尽快通过奥巴马法案修正案。

共和党策略师指出,特朗普正扮演他自己的律师、公关、策略师,并忽略这些专业人员提供的建议。《华盛顿邮报》引用匿名幕僚的话说,特朗普不认为自己面临司法调查,他认为他面临的是他自己能解决的政治问题。

特朗普的作风也引发选民的质疑。他喜欢引用的民调Rasmussen Reports最新调查显示,特朗普支持率下降到39%,只有26%受访者坚定肯定特朗普执政表现。

新上任的幕僚长、刚卸任的国土安全部长凯利将军因上任后就顺利说服特朗普撤换斯卡拉穆奇,为渴望看到白宫恢复秩序的美国舆论和政治圈带来一丝希望。但纽约霍夫斯特拉大学政治学教授博斯(Meenekshi Bose)对此表示谨慎乐观,“凯利显然具备白宫目前需要的组织能力,但如何执行还需观察;幕僚长就像守门员一样,需要得到总统完全信任和信心。凯利将军和特朗普能不能发展这种关系,是核心问题。”

关于总统特赦的争议

自当选以来,特朗普始终无法摆脱俄罗斯是否为他助选的嫌疑。尽管至今公开证据不足以形成犯罪,但他极力阻止调查和指示研究自我特赦让外界觉得可疑。

“他一定有一个强有力的理由需要阻挡俄罗斯案调查,我们还不知道这个原因为何,这也是为什么调查会继续下去。”得克萨斯大学专门研究美国总统的历史学教授布兰兹( H.W Brands)对《财经》记者说。

特朗普先开除了联邦调查局局长(FBI)科米,却导致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任命前FBI局长穆勒成为特别检察官。特朗普接着又寻找穆勒是否和调查存在利益冲突的线索。7月下旬,特朗普转而将矛头指向回避负责此案的司法部长塞申斯,称自己后悔选了塞申斯,接着公开指出塞申斯正“陷入困境”。

美国一些主流媒体分别报道了特朗普与幕僚开始讨论撤换塞申斯的可能。

熟悉政府运作的前官员和学者指出,在法律上特朗普是否能直接开除穆勒处于模糊地带,不少法律学者认为他无权这样做。据推测,特朗普应该是先开除塞申斯, 由新任司法部长主导对俄罗斯的调查,如此由新司法部长开除穆勒。

从程序上,特朗普确实可以不断更换司法部长,直到他们愿意撤换特别检察官,就如同尼克松为撤换调查水门事件特别检察官而执行的“星期六屠杀。”

乔治梅森大学法学教授索明(Ilya Somin)认为,没人怀疑特朗普有撤换塞申斯的权力,法理上,他也能要求任命穆勒的副部长开除穆勒,若遭拒绝将其开除,任命愿意执行的人。但是,如果特朗普真这么做,将会引来巨大的政治反弹。“如果他开除穆勒以阻挡俄罗斯案调查,这本身就是阻碍司法罪。”

布鲁金斯学会法律学者威茨(Benjamin Wittes)指出,特朗普几度公开批评司法部长塞申斯和副部长, 通常遭到批评的官员会辞职明志,但一旦两人辞职,特别调查就可能遭到严重破坏,因此需要司法部正副部长挺住,同时由国会发声,保护特别调查组。

一些共和党议员正在划出红线。爱荷华州议员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公开表示,2017年国会不会再确认另一位司法部长的任命。南卡罗来纳州议员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威胁称,如果特朗普动手开除塞申斯,将是他总统任期“终点的开始”。格雷厄姆曾担任克林顿弹劾案负责人,他正起草新法案,防止特朗普开除穆勒。据他自己介绍,他的法案已获得两党议员支持,该法案将限制总统在缺乏司法依据下,开除调查总统和幕僚的独立检察官。

特朗普还要求法律幕僚研究总统特赦幕僚、家族成员和他自己的可能。司法部前发言人米勒(Matthew Miller)称,特朗普寻求特赦自己可能性让他看起来“非常有罪”。历史上,尼克松也曾经试图特赦自己,但是他的法务部门认为不合法理而阻止了他。

美国宪法第二条赋予总统对违犯联邦法律者颁赐缓刑和特赦的权力,但不包括面临弹劾的总统。特朗普如果特赦自己是否引发宪法危机在美国引发争论。

法学学者针对能否总统特赦自己分歧严重。索明告诉《财经》记者,美国法学界部分人士认为,基于两个原则,总统特赦自己将违宪:第一,没有人能当自己的法官;第二,特赦在法律中的动词是“授予”,如同送礼物一样应发生在2人-3人之间。

对于研究特赦引发的争议,白宫匿名幕僚对媒体表示,特朗普“只是出于好奇,和俄罗斯的调查没关系”。

特朗普与俄罗斯可能连结的较明显证据实际上直到7月初才出现。7月9日《纽约时报》报道,特朗普儿子、女婿于2016年6月和俄罗斯政府合作律师在特朗普大楼见过面,会面内容是俄罗斯能否提供希拉里黑材料。

先前隐瞒此次会面的库什纳在7月最后一周被要求接受国会情报委员会的不公开讯问,针对他在竞选期间与俄罗斯人见面事宜。

在法律考量上,阴谋指两方同意要进行犯罪,库什纳和小特朗普与俄罗斯人见面一次能否称得上阴谋,取决于双方是否同意要犯罪,他们可能犯下什么罪也是关键。美国选举法规定,任何外国人支持或协助美国选举,或任何寻求外国人这样做即为犯罪。但俄罗斯提供希拉里黑材料给特朗普团队是否协助选举在法理解读上存在争议。

索明认为,如果特朗普家族和俄罗斯人合谋黑民主党的邮件,这就算犯罪。特别调查组能否找出证据链将是关键。

特朗普备受争议的行事作风,进一步引发法学界对总统犯罪是否为弹劾门槛的争论。索明指出,国会应不需要实际罪行就能推动弹劾,例如怠忽职守,包括总统如和外国势力合作对国家安全或法治造成可能危险。不过,如果是竞选团队人员参与了不法活动,特朗普不知情,案件严重程度就会比他实际知情轻得多。这也是为什么外界对特朗普介入起草儿子小特朗普的声明感到讶异。

寻求与共和党的最终分手

特朗普在选战期间,不断宣称他将挑战华盛顿的建制派,从竞选期到当选后,也与共和党的政治人物、捐款人和说客都保持相对疏远的关系。

但为了法案在国会通过,特朗普需要共和党在参众两院的支持,其中的努力之一就是他任命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普利巴斯担任幕僚长。普利巴斯被认为是特朗普和共和党少数的关键连结。普利巴斯在过去六个月,也积极维持着白宫与各种重要支持团体的关系,他和众议院议长瑞恩的私交是白宫和国会的重要桥梁。

但是,共和党占多数的国会的独立性与特朗普的期待有出入,至7月底为止终未通过他推动的医保法案。特朗普为此对议事规则感到挫折,多次表示应该废除阻挠议事(Filibuster)的议事规则。

另一方面,普利巴斯身处争权夺利的核心,终究躲不过其他派系的明枪暗箭。根据Politico报道,“第一女儿”伊万卡和女婿库什纳游说特朗普数月,要他换掉普利巴斯以“专业化”白宫。不过,伊万卡夫妇支持的斯卡拉穆奇在上任十天后就被换掉,白宫的权力格局随着新幕僚长凯利的加入而待重新分配。

不管内斗如何,白宫和国会担心特朗普未来或将把枪口对向共和党。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前主席斯蒂尔(Michael Steele)认为,普利巴斯的离开或将使特朗普和共和党在意识形态上更疏离,白宫似乎正寻求最终的分手。外界也开始关注,特朗普是否将推动更独立的政策。

共和党也在反思,共和党对特朗普的支持是否到了让出自身价值的程度。共和党前议员、现任政论节目主持人斯卡伯勒(Joe Scarborough)发表文章指出,特朗普对保守主义、美国历史和宪法缺乏基本认识,他正慢慢地毁灭共和党;亚利桑那州议员弗莱克(Jeff Flake)即将出版书籍,批判共和党为了支持特朗普而“自我欺骗”。

博思(Meenekshi Bose)指出,从制度来说,现在仍未有迹象显示美国三权分立的机构制度受到伤害,未来发展则需持续观察;布兰兹则强调,“我认为宪法强过现任总统。”

不过,随着朝鲜不断试射导弹,开始有人担心特朗普可能会在被弹劾时攻打朝鲜。国务院前官员对《财经》记者称,克林顿被弹劾时,美国国内也担心他会攻打朝鲜或伊朗,特朗普是否更可能这么做,牵动的将不止是美国。

(本文首刊于2017年8月7日出版的《财经》杂志)

(编辑:daisongyang)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