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抵御耐药风险 国际快餐巨头纷纷表示将停用含抗生素鸡肉_原创频道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原创频道 >
个股查询:
 

为抵御耐药风险 国际快餐巨头纷纷表示将停用含抗生素鸡肉

本文来源于《财经》 2017-08-28 16:14:00 我要评论(0
字号:

重要抗菌药物并非不能用于动物养殖,但考虑到耐药性风险,应在人药与兽药中均谨慎使用。特别是滥用的兽用抗生素,不仅仅通过食物转向人体,且可以通过环境向人类渗透。

《财经》记者辛颖/文 王小/编辑

8月23日,美国快餐连锁巨头麦当劳在官网宣布,将要求全球肉鸡供应商自2018年开始逐步停止使用人类抗生素,但中国并未列入其首批停用名单中。

2016年,麦当劳已经在美国市场实现了采购没有使用过“对人类有重要影响的抗生素”的鸡肉。而在此次宣布的升级计划中,麦当劳针对的鸡肉是不含有世界卫生组织(WHO)认定的人类医学药物HPCIA(最高优先级的重要抗菌药物)。

按照计划,2018年1月,麦当劳将在巴西、加拿大、日本、韩国、美国和欧洲市场停止使用HPCIA,不过欧洲仍然可以暂时使用粘菌素。到2019年年末,澳大利亚和俄罗斯停止使用HPCIA,欧洲停止使用粘菌素。直到2027年1月,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市场才能实现完全停用。此外,麦当劳还计划将这一政策推广至其他肉类、奶牛和蛋鸡。

其实,近年来国际快餐巨头纷纷推出“停用抗生素”计划,而中国市场始终不在其列的话题也屡被提及。

今年4月,肯德基也公开承诺,计划在2018年年底全面停用使用人类抗生素鸡肉,但这项政策仅适用其美国的连锁店。在美国市场,赛百味、福乐鸡(Chick-fil-A)、温蒂汉堡(Wendys),还有百胜集团集团旗下的必胜客和塔可钟,都相继承诺停用含有人类抗生素的鸡肉或其他肉制品。

此次,对于中国市场不在首批停用名单之列,麦当劳(中国)回应中国媒体采访时称,“在中国,麦当劳与全球減少抗生素使用种类的目标一致,并一直与政府相关部门、供应商、行业协会、学术专家密切合作,根据中国农业的实际情况,推进行业的可持续发展。”

那么,食用尚未停用HPCIA的鸡肉有风险吗?

慎用HPCIA,为抵御耐药性风险

停用宣言中,首当其冲的HPCIA,其实只是世界卫生组织人类抗菌药物清单中的一类。

世界卫生组织在2016年公布的第5版重要的人类抗菌药物清单(criticallyimportant antimicrobials for human medicine,CIA)中,HPCIA包括喹诺酮类、头孢菌素类、大环内酯类和酮内酯类,糖肽以及多粘菌素共五种。

其中,喹诺酮类在动物中主要用于治疗沙门氏菌和大肠杆菌的感染,同时也是人类面临严重沙门氏菌和大肠杆菌感染时仅有的几种治疗方法之一。

同样,三代以上的头孢菌素,常用于人类的沙门氏菌和大肠杆菌的感染,尤其是儿童中的严重感染情况,可它也用于治疗动物沙门氏菌和大肠杆菌。

大环内酯类和酮内酯类针对的是动物中(尤其是禽类)的空肠弯曲杆菌。而在人类感染严重的弯曲杆菌,尤其是儿童感染后不宜使用喹诺酮类药物,大环内酯类药物是少数可选药品之一。

糖肽主要针对的是肠菌感染。糖肽的一种万古霉素抗性球菌,出现过较多通过食用动物传播给人并治疗失败的案例。

在欧洲被暂缓停用的粘菌素就属于多粘菌素,主要用于治疗感染大肠杆菌的食用动物。而在很多国家的医疗机构中,静脉注射多粘菌素主要用于治疗严重肠杆菌和铜绿假单胞菌,尤其对于危重病患者更是少数可行治疗方案之一。

通常,业内将抗生素分为三类,一类是人类专用的抗生素,一类是兽用抗生素,还有就是人兽共用的。

世界卫生组织官网文章称,HPCIA的药品并非不能用于动物养殖,被单独分类,主要是由于这几类药品都可以应用在人类中发生几率较高的几类病症,考虑到耐药性风险,应在人药与兽药中均谨慎使用,为抗菌药物风险管理提供参考。

虽然中国食用动物所用兽药并未全面禁止使用HPCIA,在2015年兽药典中,也涉及了喹诺酮类、头孢类、大环内酯类和粘菌素类抗生素药品。但我国在兽药的用法用量、用药周期等方面也有着严格的规定。

中国《兽药管理条例》的第四十一条明确规定,禁止将人用药品用于动物。不过,这里的“人用药品”是指人类专用的抗生素。

2014年初,农业部启动了人兽共用抗菌药风险评估,组织国家兽药残留基准实验室和相关专家对洛美沙星、培氟沙星、氧氟沙星、诺氟沙星等抗菌药进行风险评估,并决定自

2016年12月31日起停止上述4种抗菌药物用于食用动物。而这4中药物正属于HPCIA中喹诺酮类下的氟喹诺酮类基本药物。

“麦当劳逐步减少和停用部分人用抗生素,目的是预防耐药细菌的形成与扩散,当然,效果如何还有待观察。此外,减少抗生素使用是大趋势”科信食品与营养信息交流中心副主任钟凯对《财经》记者分析,国内麦当劳的鸡肉可以吃,就像其他合法肉类产品一样。  

滥用的兽用抗生素,可通过食物、环境进入人体

虽然,合理使用兽用抗生素是安全的,然而滥用抗生素的情况并不少见,兽用抗生素残留屡屡超标,严禁在养殖过程中使用的抗生素时有被检出,这使抗生素在养殖行业备受争议。

“我国滥用抗生素的问题主要出现在散户养殖过程中,以猪肉市场为例,大约一半的猪肉来自于散户养殖,一半来自于养殖场,而散户养殖的抗生素使用情况很难监管。”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厉曙光对《财经》记者说。

2016年5月31日,青岛市食药监局发布的食品抽检显示,在生鸡肉中发现禁用兽药呋喃唑酮代谢物。当年12月,福建省食药监部门在抽检中发现,2家沃尔玛超市出售的鸡翅抗生素超标。

国家食药监总局2017年上半年的食品安全监督抽检情况通告,第一季度食品中农兽药残留指标不合格问题占不合格总数的15.0%,第二季度食品中农兽药残留指标不合格问题,占不合格总数的22.0%。

从农业部发布的2017年上半年国家农产品质量安全例行监测(风险监测)信息看,整体农产品的抽检合格率保持着较高水平,为97.6%。这一监测覆盖了全国31个省(区、市)的155个大中城市。监测结果显示,畜禽产品合格率相对最高,为99.4%,蔬菜的抽检合格率为97.0%,水果96.7%,茶叶98.3%,水产品相对较低,为96.0%。

之所以要警惕抗生素在养殖业的滥用,关键问题是,滥用的兽用抗生素不仅仅通过食物转向人体,且可以通过环境向人类渗透。

2013年中国抗生素使用达16.2万吨,约占世界用量的一半,其中52%为兽用,48%为人用,超过5万吨抗生素被排放进入水土环境中。

复旦大学卫生公共学院2016年2月发布的一项课题研究结果显示,79.6%的上海学龄儿童尿液中检出21种抗生素中的一种或几种,包括5种大环内酯类抗生素、2种β-内酰胺类抗生素、3种四环素类抗生素、4种喹诺酮类抗生素、4种磺胺类抗生素和3种氯霉素类抗生素。

研究人员还从儿童体内检测出临床已经停用多年,但在环境和食品中经常发现的抗生素含量,兽用抗生素的环境来源,可能主要通过污染水及食物进入人体。

针对兽用抗生素的潜在风险问题,农业部在今年6月22日发布《全国遏制动物源细菌耐药行动计划(2017-2020)》的通知,指出计划推进兽用抗菌药物减量化使用,“人兽共用抗菌药物或易产生交叉耐药性的抗菌药物作为动物促生长剂逐步退出”。

目前,“我们只能是继续加强养殖户教育,并通过市场终端的检测保证食品安全。”厉曙光说。

【作者:辛颖 王小】 (编辑:文静)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