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复苏、新供应中断、减产协议共同支撑,油价70美元可期?_原创频道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原创频道 >
个股查询:
 

经济复苏、新供应中断、减产协议共同支撑,油价70美元可期?

本文来源于《财经》 2017-11-15 13:28:15 我要评论(0
字号:

油价攀高之路对基本面的要求,还需要美国页岩油商钻取石油的节奏相对有所节制

1

沙特目前的反腐风暴,是自2015年开始的更多权力向沙特王储集中过程的结束。其带来的即刻影响是原油价格被推升,沙特的收入增加。短期内,这一事件的不确定性和缺乏法治根基会吓退投资者;随着时间流逝,除非沙特王储权力稳固,并令金融市场相信他能掌控大局,投资者才会打消顾虑。图/视觉中国

《财经》特派记者 金焱/文 发自华盛顿 苏琦/编辑

在24小时之内,导弹、坠机、王室清洗,谣言与传闻……沙特阿拉伯王室的一系列事件激起了人们所有的想象。

11月4日,也门胡塞武装向沙特首都利雅得国际机场方向发射一枚弹道导弹,被沙特防空部队拦截并摧毁,虽未造成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但胡塞武装首次向沙特首都发射导弹的行为激怒了沙特政府,后者用4.4亿美元的重金悬赏胡塞武装的40名领导人。

在导弹发射能否会引发战争还是问号之际,4日晚,沙特国王萨勒曼宣布成立由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担任主席的最高反腐委员会,严厉打击侵占国家利益的各种腐败行为和包括王室成员、政府高官在内的所有腐败人员,该委员会有权发布逮捕令及旅行禁令、冻结银行账号。

新成立的最高反腐委员会刚一成立便重拳出击,2009年吉达洪水和2012年爆发的中东呼吸综合征病毒造成数百人死亡的历史旧账被揭开再查,更让举世震惊的是,当晚11名王子、4名现任大臣和11名前大臣就因涉贪被逮捕。紧接着,一架载有一名沙特王子和数名政府官员的直升机当晚在沙特靠近也门边界的阿西尔省坠毁,包括王子、2名机组人员和4名政府官员在内的7名机上人员全部遇难。

沙特王国的反腐风暴是国际油市的利好。在过去一年半的时间内,原油价格一直在每桶40美元-55美元的区间徘徊。今年原油价格数次站上了50美元的高位,但均以回落告终。原油价格屡战屡败的局面终于在10月中旬得以逆转。油价在10月中旬突破50美元之后,就一路凯歌。

沙特王储开展反贪行动的消息传出后,11月6日亚洲时段早盘创两年以来新高。其中,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进一步上涨,盘中触及2015年7月以来高点每桶62.44美元,较6月份创下的2017年低点高出40%;同时,美国西得克萨斯中质油(WTI)原油期货亦触及每桶56美元,也是2015年7月以来最高水平,该期货合约较2017年低点上涨三分之一。

对于此次沙特十年来最大的政治洗牌带来的变局,奥尔布赖特投资集团(Albright Investment Group)创始人维克多·德尔贡诺夫(Victor Dergunov)对《财经》记者说,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也是未来的国王,他近来的一系列行动推高了不确定性。这一事态的发展可能成为油价大幅上涨,并持续到年底的有力催化剂。除了需求增加、供应减少、通货膨胀上涨等利多因素之外,石油市场也需应对沙特阿拉伯局势这类产油敏感地区的地缘政治因素。油价突破很可能会继续推高油价,最终导致油价在2017年结束前达到70美元。

沙特的逮捕浪潮引发的巨大动荡还在发酵,沙特王储的这种做法在沙特阿拉伯历史上前所未有。沙特权力的集中可能会有助于改革的推进,也可能会带来不稳定的破坏因素。这些都会牵制国际油价的走向,也会重新定义沙特的经济。

沙特:风暴下的经济变局

200年前,沙特有了第一次光复的努力。沙特王朝在18世纪初由开国者穆罕默德·本·沙特建立后,在其向阿拉伯群岛扩张的过程中,受到奥斯曼帝国的打击,穆罕默德的外曾孙阿卜杜拉被抓往君士坦丁堡斩首。于是有了阿卜杜拉的儿子图尔基在利雅得重建沙特王国的努力。不幸的是,光复沙特的希望因其两个外孙间的权力斗争而失败。

近40年来,沙特王国的王室权力斗争也一刻未停。沙特的“兄终弟及”王位继承制度到了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戛然而止,他不但是沙特历史上第一个以国王之子的身份,成为王储的第三代王室成员,同时正在用他的政治智慧和手腕成为沙特史上大权在握的人物,推动沙特实现经济复兴。

美国前驻沙特大使傅立民(Charles Freeman)对《财经》记者比较说,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的爷爷、阿卜杜勒·阿齐兹·伊本·沙特、现代沙特阿拉伯国家的创立者是一个天才的政治家,纵横捭阖,从容地平衡各种政治势力。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和他相比则更是一个直来直去的技术官僚。

2015年以来,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相继掌握国防和经济大权。在政治、经济利益上依附于王室成员的社会网络也因此受到打击。

穆罕默德·本·萨勒曼雄心勃勃地推进经济改革,从而使沙特经济降低对石油的依赖、走向经济多元化。他在经济上推出了“2030愿景”计划,计划包括建立2万亿美元的主权财富基金、出售国家石油公司沙特阿美的股权、削减石油补贴和扩大投资。

就在反腐风暴袭来前,王储还宣布了一项5000亿美元的新建计划,在沙特西北部打造一座新城——聚焦能源与水、生物科技、食品、先进制造业和娱乐业等九大行业,未来完全依靠新型能源供电。利雅得希望能成为吸引全球投资的磁石。近年来,作为政府投资机构的沙特主权财富基金已与软银、黑石和俄罗斯政府基金以及优步向多家企业投资了数百亿美元资金。动辄数千人的国际投资者大会也不鲜见。

傅立民指出,沙特目前的反腐风暴,是自2015年开始的更多权力向沙特王储集中过程的结束。其带来的即刻影响是原油价格被推升,沙特的收入增加。短期内,这一事件的不确定性和缺乏法治根基会吓退投资者;随着时间流逝,除非沙特王储权力稳固,并令金融市场相信他能掌控大局,投资者才会打消顾虑。

沙特总检察长沙特·穆吉卜6日说,逮捕涉腐人员只是沙特反腐的“ 第一阶段”,沙特将开启“至关重要的进程”,根除腐败。为配合反腐行动,沙特多家银行冻结了超过1200个个人和公司账户,被冻结的账户数量还在上升。为安抚市场紧张情绪,沙特央行11月7日晚些时候发表声明称,这一行动是在沙特总检察长要求下进行的,行动仅限于冻结嫌疑人银行账户,不会影响相关企业运作,合规的资金流动也不会受到限制。

沙特阿拉伯总检察长沙特·穆吉卜11月9日说,在沙特近日发起的反腐风暴中,目前已有201人因涉贪被捕,涉案金额预计达1000亿美元。在被拘捕的王室成员中,有“沙特的巴菲特”之称、身家170亿美元的瓦利德王子引人注目,他与傅立民来往很多,是花旗银行、苹果公司的重要股东,且持有大量其他海外资产。瓦利德王子控制的上市公司王国控股因其被捕而大跌10%,触发了跌停线。该股在王子被调查后三天内跌去21%,王子的财富蒸发掉约20亿美元。在傅立民看来,瓦利德王子被捕更多引发的是国际反响,而在沙特国内,其被捕的轰动效应要逊色很多。

多位经济学家对《财经》记者表达了疑惑,在他们看来,沙特经济最大的特色是市场和政府紧密相依,如今在向私有经济部门倾斜的过程中,不但政府高官被捕,商界精英包括沙特航空公司前总裁、沙特电信公司前总裁、投资总署前署长、中东地区最大媒体集团MBC董事长等,也一并卷入其中,这与强化私有经济部门的初衷不符,不知道要传递什么信号。

这首当其冲的就是全球规模最大的石油公司沙特阿美(Saudi Aramco)的IPO计划。沙特阿美控制着约十分之一的世界原油市场、拥有世界上最多的陆上和海上油田,贡献了沙特近20%的财政收入以及85%的税收收入。“沙特阿美”的IPO是沙特推进经济与社会改革“愿景2030”的核心内容,沙特阿美部分私有化的命运变得扑朔迷离。

傅立民认为,反腐风暴在短期内会影响沙特阿美的计划。虽然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开启亚洲之行的前一天还在社交媒体推特上进行了敦促。特朗普说,“非常希望沙特阿美在纽交所上市,这将对美国非常重要。”但傅立民相信反腐风暴使沙特阿美的吸引力下降,而中国则可能因而受益:沙特与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等中国国有企业讨论持股沙特阿美一事,如果中国方面伸出的橄榄枝足够诱人,中国取得“沙特阿美”股权的可能性在增大。

沙特阿美是其经济改革的一面大旗,国际社会也许会怀疑,沙特“愿景2030”等经济转型计划是否受到波及——阿美上市融资的资金可以帮助沙特扭转财政赤字状况,但现在即使沙特阿美如期上市,也未必能筹到千亿美元,现实将大打折扣。与此同时,沙特经此一役,无法再次承受油价大幅下跌或石油营收萎缩的打击,因为去石油化在短期内对石油的依赖会加强。

对国际原油价格而言,近来价格的新高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是,中东生产商上调给亚洲买家的售价。沙特阿美和卡塔尔的Qatar Petrol eum等均提高了对亚洲买家的价格,沙特阿美的12月合约较阿曼和迪拜指标均价的溢价水平现在为三年来最高。

经济学家泰勒(D. H. Taylor)对《财经》记者说,不确定性总是催生更多的不确定性。OPEC会期日益临近,沙特阿拉伯是举足轻重的成员,OPEC和非OPEC产油国能否进一步延长之前达成的减产协议?与之相关的新闻事件都可以作为市场买入和卖出的催化剂。

谁来支撑油价?

6月21日,由于美国原油日产量骤增至近两年新高,NYMEX原油期货价格下跌至42.05美元的低点,较关键技术支撑水平低15美分,市场一片风声鹤唳。但油价在7月下旬和8月初又回升至每桶50美元,而自9月初至11月上旬,油价已经上涨了超过15%,

于是,投资者开始看好原油市场。洲际交易所(ICE)能源持仓周报显示,布伦特原油投机者净多头头寸截至10月31日当周增加23500手合约,至530237手合约,使得净多头头寸创有数据记录的2011年1月份以来的新高。

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11月3日公布的每周交易人持仓报告显示,截至10月31日,主要为避险基金的资金管理机构,及其他大额交易人所持有的纽约商业交易所原油期货投机净多单较前周增加13%至502949口,为连续第3周增加并创下逾半年来新高,相比今年2月的创新高水平为逾55万口。

布伦特原油1月期货截至11月3日当周上涨3.21%。随后,布伦特原油价格在每桶60美元附近震荡,是升高还是降低成了新的竞猜游戏。

位于迪拜的顾问公司Qamar Energy首席执行官罗宾·米尔斯(Robin Mills)对《财经》记者说,我怀疑今年底原油价格会高于70美元,目前油价的涨势已经过度。沙特的反腐风暴不会给石油市场带来直接的影响。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王储的总体政策是引导沙特在短期内有较高的油价格,从而继续延长欧佩克的减产协议。即使从长远来看,这是以降低油价/降低收入为代价。

近一段时间以来,全球经济增长和新供应中断正在创造自2014年以来最有利的油价环境。米尔斯相信,市场如今已经摆脱了地缘政治的冲击,对油价而言,收紧的供需基本面更为重要。

今年全球经济复苏的速度超出了预期,主要经济体出现了十年来的首次同时扩张。经济增长,工业活动升温,失业率下降,所有这些都指向了原油需求的升温。衡量原油需求的关键性指标是,泰勒指出,当油市供给不足、库存较低且在下降时,跨期合约差价一般为正,这种情况被称为现货溢价(backwardation);当油市供给过剩、原油库存高企并在增加时,跨期合约差价一般为负,这种情况被称为期货溢价(contango),如今由于需求大于供应,石油从期货溢价翻转到现货溢价,这是三年来的第一次。

有经济学家指出,全球经济不仅增速提高,更重要的是,石油消费地区的经济增速在提高,这一现象从欧盟到亚洲都适用。彭博表示,中国明年原油的进口增长量已经超过欧佩克成员国阿尔及利亚的产量,反映其需求未来仍将继续走强,对于全球油市再平衡将有很大助益。

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近日发布的《全球原油展望2040》,明显上调了中期(2016年-2022年)全球油需预期,从2016年的9540万桶/日涨至2022年的1.023亿桶/日,比去年的预期上调了230万桶/日。发展中国家人口增速加快和中产阶层快速增长是主要驱动力。

美国能源信息署(EIA)紧随其后,也发布了一份短期能源展望报告。报告显示,EIA下调了今年的全球能源需求,上调了明年的需求。小幅上调了今明两年的WTI油价和布伦特油价。

给油价带来有效支撑的还有OPEC主导下的减产协议。OPEC成员国经过痛苦的低油价折磨,终于把减产执行率由85%提升到93%,使得减产计划的实施稳定了市场供应。现在面临的难题是,当前的OPEC减产协议将于2018年3月到期,若不延长减产协议,供应过剩可能很快卷土重来。市场普遍预计,各产油国将在OPEC会议上宣布把该协议延长至2018年底。

油价攀高之路对基本面的要求,还需要美国页岩油商钻取石油的节奏相对有所节制。11月8日晚23时30分,EIA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11月3日当周,美国国内原油产量增加6.7万桶至962万桶/日,为1983年以来单周产量最高。页岩油近些年来的井喷不仅是欧佩克也是整个油市的最大担忧。

(本文首刊于2017年11月13日出版的《财经》杂志)

(编辑:文静)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