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发起伊朗8年来最大规模抗议 难以撼动现行政府体系_原创频道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原创频道 >
个股查询:
 

草根发起伊朗8年来最大规模抗议 难以撼动现行政府体系

本文来源于《财经》杂志 2018-01-02 20:05:15 我要评论(0
字号:

文 /《财经》杂志 郝洲    编辑 / 袁雪

导读:当前的抗议活动远构不成对现行政府体系的威胁。伊朗的稳定有四个主要支柱:伊朗人民的认可程度、管理国家事务的效率、政治精英们的团结以及国家对暴力机构的掌控。2009年的那次抗议示威中,人们的不满情绪和政府的公信力受损都比现在要严重得多,但由于国家仍然牢牢掌控着暴力机构,伊朗的体系得以继续运转。在过去八年中,国家和社会之间的裂痕并没有得到根本性的弥补,因此类似于过去这些天的“民权运动”在接下来还会时不时地发生,但人们口中所谓的“革命”距离还很遥远。

当全世界大多数人在欢乐中迎接2018年的到来之际,一部分伊朗人却在愤怒中告别了2017年。

一场突如其来的抗议浪潮从12月27日起席卷了伊朗各个城市,截止到1月2日上午,全国已经有至少21人在暴力冲突中丧生,被拘捕的人数不详,但仅在首都德黑兰就有超过200人被捕。

伊朗政府采取了紧急措施,在第一时间封锁了网络通讯与社交软件Telegram和Instagram,并出动了所有的防暴警察,不断蔓延的事态得到了控制。文汇报驻德黑兰首席记者朱宁对本刊记者称,德黑兰的抗议活动“已经基本结束”。一名在伊朗第二大城市马什哈德工作多年的企业家也告诉《财经》记者,当地“只剩下零星的抗议活动”。

此次大规模的抗议浪潮起源于马什哈德市和临近的内沙布尔市。圣城马什哈德是伊朗强硬保守派的大本营之一,2017年伊朗总统选举中得票排名第二位的莱西便来自于马什哈德,是圣城基金会的主席。伊朗政治观察家特里塔·帕尔西称,事情的起因是一些宗教保守人士试图利用人们对现实经济生活的不满来发起对鲁哈尼政府的挑战,但这些幕后人士很快发现事态的发展速度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伊朗底层人民的挣扎以及对政府腐败的痛恨的确超过了这些政客们的想象。在抗议活动爆发前,各地的鸡蛋价格在一周之内几乎翻倍,其他生活必需品价格也普遍上涨30%-40%。每年波斯历新年(公历3月下旬)前后,伊朗都会迎来一轮物价上涨,人们对此早已习惯,但是今年的物价上涨过早过快令人始料未及。

在过去数月中,一些在内贾德政府时期成立的“非法信贷和金融机构”接连破产更是让伊朗百姓的财富打了水漂,例如Mizan银行宣布关闭,就对马什哈德地区造成了十分恶劣的影响。而且,2017年伊朗地震频发,受到损害的多是内贾德时期由政府出资的“爱心住房计划”所建造的房屋,更是加深了人们对政府腐败的痛恨程度,鲁哈尼也不得不出面替内贾德“背锅”,承认这些住房建造合同中存在大量的腐败行为。

与此同时,特朗普的态度让伊朗核协议的存废充满不确定性,外部金融制裁仍然没有放松,鲁哈尼政府无法将大量外部投资者引入伊朗市场,不断高企的失业率让伊朗政府也无所适从。伊朗曾在本国2016财年(到2017年3月底为止)获得7.5%的经济增长率达到7.4,但一年来的增长更为倚重的是油气资源出口,而且卖出去的多是在制裁期间积压下来的约4000万桶库存。

如果不计算石油行业的增长,伊朗在过去一年的经济增长仅为不到1%,石油行业不是劳动密集型行业,因此也就不难解释伊朗国内的失业率不降反升的怪现象。从2016年3月到2017年3月,伊朗官方统计的失业率从11%增加到12.4%,其中在29岁以下的年轻人当中,失业率高达26%。而实际的失业率可能还远远高于这一数字。

伊朗每年有80万左右受过高等教育的毕业生,但高达42%的毕业生失业率——如果按性别计算,女大学生的失业率还会更高——令他们无所适从。需要宣泄的青年人们造就了地下酒贩和家庭深夜聚会的盛行。

伊朗若需要按照其制定的发展规划保持年均8%的经济增长率,每年需要的外部投资额至少为300亿-500亿美元。根据伊朗财政和经济部的统计数据,在外部投资者对伊朗市场最为乐观的2016财年期间,伊朗也不过只吸引了120亿美元的外来直接投资。

穷人、无业游民、被拖欠工资的工人、中下层群众还有不带头巾的妇女是过去这几天上街游行的主力军”,朱宁说。

人们将对经济生活产生的失望情绪直接转嫁给了政府,在抗议浪潮中甚至出现了“独裁者去死!”以及“伊斯兰共和国倒台!”等激进口号来宣泄不满情绪。也有一部分人表现更为务实和冷静,他们认为伊朗政府在叙利亚、黎巴嫩、也门等国应该“少管闲事,多关心我们伊朗人自己”。为了不断扩大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伊朗每年培养地区代理人以及向境外派遣作战人员和输送武器的经费往往高达数百亿美元。

帕尔西说,这次席卷伊朗的抗议浪潮之所以让包括改革派和保守派在内的所有人都吃惊,是因为这些底层百姓“被忽视的太久了”。在去年的总统选举中,伊朗全国投票率为70%。这一次上街抗议的人群很可能是来自于那沉默的30%,“他们选择不去投票是因为他们根本不相信这个体系会进行改革,”无论是激进的还是缓慢的改革。

鲁哈尼在31日的内阁会议上已经注意到了问题的症结所在,他认为伊朗人民“有权对国家经济、政府腐败和不透明表达自己的不满,”而且,这给伊朗的领导人们提供了“一次发现问题的机会”。

    曾在美国国务院伊朗办公室工作多年的李萨·马拉什对《财经》记者称,当前的抗议活动远构不成对现行政府体系的威胁。伊朗现行体系的稳定有四个主要支柱:伊朗人民的认可程度、管理国家事务的效率、政治精英们的团结以及国家对暴力机构的掌控。2009年的那次抗议示威中,人们的不满情绪和政府的公信力受损都比现在要严重得多,但由于国家仍然牢牢掌控着暴力机构,伊朗的体系得以继续运转。在过去八年中,国家和社会之间的裂痕并没有得到根本性的弥补,因此类似于过去这些天的“民权运动”在接下来还会时不时地发生,但人们口中所谓的“革命”距离还很遥远。

(编辑:许楠楠)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