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PP缩水后影响仍大:日本想充分利用来谈RCEP,加拿大陷入两难_原创频道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原创频道 >
个股查询:
 

TPP缩水后影响仍大:日本想充分利用来谈RCEP,加拿大陷入两难

本文来源于《财经》杂志 2018-01-04 12:19:23 我要评论(0
字号:

一度奄奄一息的TPP有了续命的可能,虽然经济体量缩水,但它的影响依然深远,正在进行中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谈判和更新北美自贸协定(NAFTA)谈判,都或多或少受其影响

1

美国的缺席使得过去为了进入美国市场而做出一定程度让步的成员重新有了讨价还价的余地。尽管沿袭了TPP的大部分条款,但CPTPP最终暂缓了原有20个条款的实施。图/AFP

《财经》记者江玮/文 袁雪/编辑

如果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也有记忆,它会记得自己在两年前曾经如何风光无限,又如何在一年后被宣判了死刑,最后改了名字以新的形式继续存在。

2017年1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上任后迅速签署文件,宣布美国退出TPP。鉴于TPP的生效需要满足批准的国家至少占成员国GDP总额的85%,美国的缺席使得这一条件无法实现,TPP也由此被宣告死刑。

但经过多轮谈判,TPP剩余11个成员最终在2017年即将结束之时就推进一个没有美国的TPP达成共识。获得新生的TPP更名为CPTPP(全面进步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成员国的经济规模占全球GDP的13.6%,贸易额占全球贸易额的15%。

在美国退出前,TPP12国的经济规模占世界经济总量近40%,贸易规模超过全球贸易额的40%。

一度奄奄一息的TPP有了续命的可能,虽然经济体量缩小,但影响依然深远。正在进行中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谈判和更新北美自贸协定(NAFTA)谈判,都或多或少受其影响。

日本主导下的新TPP

美国退出后,日本成为带领TPP前进的主要推手。是针对某些条款重新谈判、还是对原有协议进行最小幅度修改,又或者是邀请新成员加入,11个成员国代表在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越南等地展开多轮谈判。在过去一年,日本举办了四次TPP高官会谈,探讨没有美国的情况下如何继续推进TPP的路径。2017年11月,在越南岘港举行的APEC领导人会议期间,11个TPP成员国领导人最终对CPTPP的核心要素达成共识。

TPP协议原本包括29个章节,篇幅超过5000页。美国的缺席使得过去为了进入美国市场而做出一定程度让步的成员重新有了讨价还价的余地。尽管沿袭了TPP的大部分条款,但CPTPP最终暂缓了原有20个条款的实施,其中涉及知识产权、电信争端、投资等。

知识产权是美国在TPP谈判中的重点,美国谈判代表曾经为之力争的多项知识产权保护条例被暂缓实施,包括版权有效期延续至作者死后70年,以及设定为8年的生物制药专利保护期限等。

不过在CPTPP协议最终签署前,仍有四个议题留待成员国达成共识:马来西亚希望给予更长时间来实施国有企业相关规则,越南要求推迟劳工标准的实施,文莱希望对本国煤矿业采取更宽容的态度,加拿大对为保护本国文化不被其他文化侵袭而提出“文化例外”诉求。

TPP中关于国有企业、劳工和环保的条款都得以保留,关税和市场准入也未做改动。CPTPP生效后,成员国之间95%的货物流通将实现零关税。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名誉所长弗雷德·伯格斯滕此前对《财经》记者表示,TPP作为21世纪的贸易协定体现在新议题的高标准,如知识产权、国有企业、劳工标准。CPTPP成员国贸易部长在框架协议达成后发表的声明中说:“在确保所有参与者商业和其他利益、保护我们固有监管权利的同时,CPTPP保持了高标准、总体平衡以及TPP的完整性。”

谈判人员希望能够在2018年一季度完成CPTPP协议的签署,随后进入各国国内审批阶段。只要得到过半数成员国(6个国家)的批准,CPTPP就可在此后60天内生效。

虽然美国非常迫切地想与日本展开双边贸易协定谈判,但日本对美日双边协议并不积极,日方依然期待美国能够回归TPP。这也是为何CPTPP成员决定只是暂缓实施20个TPP原有条款而非将它们彻底取消。

越南总理阮春福也希望特朗普能够改变主意,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自己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讨论过如何才能让美国回心转意。尽管安倍晋三不止一次向特朗普强调了TPP的意义,希望他能重新考虑退出的决定,但目前为止这些努力都未奏效。

将TPP因素纳入RCEP?

主导CPTPP谈判的日本还希望将TPP要素也带到亚太地区正在展开的另一项贸易协定谈判中。从2012年开始启动的RCEP,已经多次错过原定的谈判期限。再次错过2017年完成谈判的目标后,各方希望在2018年能敲定一份协议。

RCEP谈判由东盟发起并主导,谈判成员包括东盟十国以及澳大利亚、新西兰、中国、日本、韩国和印度。在RCEP启动之前,东盟已经分别与这6个国家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16个成员国占全球经济规模的31.6%和贸易额的28.5%,是亚太地区规模最大的一个自贸协定谈判。

展开20轮谈判之后,RCEP成员于2017年11月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首次举行领导人会议。会后发表的联合声明表达了希望在2018年结束谈判的意向,并给出了RCEP协定框架。除了传统的货物贸易相关内容之外,RCEP协定框架也包括服务贸易、金融、投资、竞争、知识产权、争端解决等章节。

一些参加RCEP谈判的国家同时也是CPTPP成员,包括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文莱、马来西亚、新加坡和越南。

日本希望花更长时间制定“高质量的规则”。在2017年9月的RCEP部长级会谈上,经济产业大臣世耕弘成表示达成高质量的协定至关重要。他的呼吁得到了新加坡等国的支持。另一方面,中国、泰国等国则认为早日达成协议更为重要。

RCEP成员中既包括日本、澳大利亚、新加坡这样经济发达的国家,也包括缅甸、老挝等经济欠发达的国家。RCEP谈判考虑了参与国家不同的发展水平,将体现适当形式的灵活性,包括特殊和不同待遇条款,并对最不发达的东盟成员国提供额外的灵活性。尽管RCEP也致力于实现一个现代、全面、高质量的协定,但与TPP相比,其自由化程度弱于后者。

日本和澳大利亚希望实现和TPP类似的高度自由化,在RCEP谈判中采取更进步的立场。比如在环境保护领域,日本希望TPP中的规则可以作为RCEP谈判的基准。

“目前看来加入其他要素会使谈判更加复杂,最好分阶段进行。在RCEP谈判中东盟是主体,它们自己组成了一个经济共同体,以此为基础展开谈判。”原驻美总领馆经济商务参赞、全球化智库(CCG)高级研究员何伟文对《财经》记者介绍。

2018年是RCEP的关键一年。推动RCEP取得进展将是新加坡作为东盟轮值主席国的主要任务。“我们希望2018年可以取得重大进展。”新加坡财政部长王瑞杰近日在接受《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

加拿大的两难

对于墨西哥和加拿大而言,一边参与一个没有美国存在的CPTPP,一边与美国展开更新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谈判是一项棘手的任务。它们在CPTPP中的立场可能被美国视为谈判的筹码。正因如此,2017年11月在越南岘港,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一度缺席了成员国领导人宣布CPTPP达成框架协议的会谈。协议在推迟一天后签署,但加拿大在最后时刻的表现依然引起了TPP成员的不满。

加拿大与日本在汽车原产地规则上产生分歧。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在越南岘港的谈判中,加拿大要求日本重新审视关于汽车产品的贸易规则,希望能够更多进入日本汽车市场的同时,加拿大又担心CPTPP在汽车领域的条款将使北美自贸区的谈判复杂化。前白宫贸易顾问、美国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查德·鲍恩认为,加拿大陷入了一个艰难选择:是扮演好的全球角色、捍卫国际秩序还是屈服于更狭隘的利己主义。

“不幸的真相在于,加拿大从来没有爱上过TPP。现在加拿大人在CPTPP中的利益将取决于北美自贸区是否能够继续存在。考虑到特朗普政府的不确定性,确定一个包括加拿大在内的CPTPP可能是件难事。”鲍恩表示。

特鲁多在他的政党在野时也反对过TPP。加拿大的汽车行业一直对TPP持反对立场,多年以来他们以零关税进入美国市场,TPP的达成则意味着需要和日本等其他国家分享美国市场。TPP谈判过程中,加拿大的主要担忧就是汽车的原产地规则。

TPP对成员国间汽车产品零关税的要求是一辆汽车45%的零部件在TPP成员国内生产。北美自贸区对汽车原产地规则有更高的要求,达到62.5%。到了CPTPP的谈判中,加拿大汽车零部件产业仍希望提高比例,他们担心低门槛将导致泰国等其他亚洲国家生产的汽车零部件也得以享受零关税待遇,而它们并非CPTPP成员,这将让加拿大众多汽车零部件厂家处于劣势。

加拿大汽车零部件制造商协会主席弗拉维奥·沃尔普说:“在北美自贸协定中,相关比例要求达到62.5%,美国还想再提高。我们不能同时跨进两艘船。”

更新北美自贸协定的谈判中,美方提出要将汽车原产地规则的比例进一步提高至85%,并要求50%的零部件来自美国。

在2016年竞选期间,特朗普多次指责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导致美国制造业工作机会流向墨西哥。他威胁说如果不能通过重新谈判达成更好的协议,美国将退出这一已经存在20多年的协定。

除了改写汽车原产地规则,美方还提出“日落条款”,即要求每五年重新谈判、更新北美自贸协定,否则协定终止。这些要求均被加拿大和墨西哥视为红线。

尽管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都认同1994年签署的北美自贸协定需要进行更新,但在具体方案上很难达成共识。计划中的七轮谈判已经完成了五轮,至今未取得重大突破。下一轮谈判将于2018年1月在加拿大蒙特利尔举行。墨西哥将在2018年7月举行总统选举,为了避免大选给谈判带来影响,三国希望能够在2018年3月完成谈判。

加拿大的主要出口市场是美国,因此对特鲁多政府而言,保住北美自贸区才是首要的。但是一旦更新北美自贸协定的努力以失败告终,加拿大的考量天平又会向CPTPP倾斜——在这种情况下,鉴于美国原产部件在加拿大制造的汽车中所占的比例,加拿大可能很难满足CPTPP对原产地比例45%的要求。

“因为美国的汽车生产深深地扎根在了北美供应链中,而CPTPP向加拿大提供的新市场有限。在北美自贸协定继续存在的情况下,这不是大事,因为加拿大的汽车出口本来基本上全都销往美国。但如果没有了北美自贸协定,加拿大将寻求扩大和多元化出口,它可能会希望降低CPTPP对汽车原产地的要求。”鲍恩表示。

另一方面,分析人士认为,CPTPP能给予加拿大和墨西哥在北美自贸区谈判中更大的谈判余地。在CPTPP框架协议达成前的混乱局面中,纺织品进口上与越南有分歧的墨西哥与加拿大统一战线,表示如果没有加拿大,墨西哥也不会加入CPTPP。

(本文首刊于2017年12月25日出版的《财经》杂志)

(编辑:daisongyang)
关键字: 后影 加拿大 日本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