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学生减负喊了几十年,为何学生压力越来越大?_原创频道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原创频道 >
个股查询:
 

中小学生减负喊了几十年,为何学生压力越来越大?

本文来源于《财经》杂志 2018-03-09 16:56:06 我要评论(0
字号:

《财经》记者 高頔 王丽娜 编辑:朱弢

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首次写入了“着力解决中小学生课外负担重问题”的内容。

此前的2018年2月,教育部等四部门联合下发通知,要求坚决纠正一些校外培训机构“超纲教学”“提前教学”“强化应试”等问题。

上海、成都等地在2017年就率先整顿校外培训机构。面对中小学生课业压力重、睡眠时间不足等问题。杭州、郑州等地要求推迟小学生上学时间。浙江省教育厅已出台意见,要求全省灵活调整上学时间,其中小学一二年级学生早上最迟到校时间不得早于8:00,冬季还应适当延迟。

今年两会上,多位人大代表建议从根源上减轻中小学生压力。

课外培训催生焦虑?

全国人大代表、浙江省宁波市镇海中学党委书记张咏梅认为,落后的教育观念和单一的评价体系致使家长和学生面临巨大的升学压力。

作为一名基层教师,张咏梅能切身感受到学生繁重的课业压力。而在“唯分数论”的影响下,一些课外培训机构在处理的过程中畸形发展,对教育、教学产生不利影响。

根据中国教育协会发布报告显示,2016年课外辅导行业市场规模超过8000亿元,参加学生规模超过1.37亿人次。

在张咏梅看来,培训机构应该成为促进学生多样发展、学习专长、特长的补充平台,文化课知识应该在校内解决。“实际上我们都知道,现在甚至有一些学校已经和培训机构挂钩,通过培训机构进行招生选拔”她说。

2018年2月27日,教育部、民政部、人社部、国家工商总局决定联合印发通知,明确提出,将针对面向中小学生开展学科类培训及竞赛活动的培训机构,进行严格规范整顿。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表示,过去课外培训作为“影子教育”,针对成绩落后的学生进行补习,现在已经演变成“培优”。培训机构对于学校和家长的捆绑非常严重,在一定程度上催生焦虑。

上海要求,从2018年1月1日开始营利性民办培训机构不得面向社会举办以小学生为参赛对象的学科竞赛活动或等级测试等变相竞赛活动;面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开展的学科培训活动,严禁拔高教学要求、加快教学进度以及增加教学难度。

张咏梅认为,培训机构更严重的问题在于违背孩子身心成长的规律,“因此作为学校来说确实更应该该发挥这种主阵地的作用,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负担,从源头上加强学校的内部治理。”

教育资源不均衡才是压力根源

“从1951年到2017年国家围绕中小学学生的减负出台过几十份文件。然而有数据显示,中国中小学生每天课外写作业的时间是2.82小时,时长已经超过全球平均水平的将近3倍。” 2018年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发言人王国庆谈及中小学生减负问题时表示。

为什么学生的压力却越来越大?

“压力和负担来自于义务教育阶段各学校间的差距”,杨东平说,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应该就近入学,但是当一个学区有重点学校和普通学校时,家长肯定希望孩子可以进重点学校、重点班。所以才会出现“择校”和竞争。

不同地区、不同学校在师资水平、办学条件上存在差异,导致基础教育发展仍然不均衡。“学生课内外压力重的原因在于教育资源发展不均衡、优质资源紧缺,所以考入重点学校如同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李秀香说。

李秀香建议,政府不断加大对教育事业的投入,改善薄弱校和普通校的办学条件、促进优质师资区域内流动,保证校际间的师资基本均衡。“通过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标准化学校建设等扩大优质教育资源,逐步缩小校际间差距,全方位、多层次、全覆盖地提供公平教育机会。”

张咏梅则呼吁,名校也应当主动承担起社会责任,包括充分发挥辐射引领作用,通过教育帮扶,实现优质资源共享,合理解决教育资源不均衡的问题。

减负不意味着“一刀切”

面对减负要求,有家长提出担忧,是否会减掉学校应该承担的责任?

张咏梅认为,减负不意味着“一刀切”,否则只会造成“课内减负,课外增负”的结果。

减负不仅要求学校不断改进方式、提高教学质量,还要求给予学生自主权,在学习时间、学习内容上进行差异化、弹性化管理。镇海中学假期不进行补课,但是图书馆、教室等场地向学生开放,每个学科也有一到两位老师值守。如果学生有问题可以来学校找老师答疑。

与减负如影随形的是素质教育。减负成为“老大难”问题,素质教育的成果也不尽如人意。

全国人大代表、江西财经大学环境与贸易研究中心主任李秀香认为,深化课程改革、转变教育观念、摒弃应试教育的做法,着眼于学生终身学习和发展,才是推进素质教育、减轻中小学生课业负担的根本途径。

2001年以来进行的课程改革,提倡国家、地方、学校三级课程结合。初衷无疑是好的,但开设三级课程,不仅增加课时、教材,还增加学生学习和完成作业的时间。

“因此改革需要从课程内容、教学行为、学生学习方式、课程综合评价等方面,全面落实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纲要的目标和任务”李秀香说。

与此同时,中小学的教育评估体制和考核制度也应进行相应改革。各级政府不再把升学率和考试成绩作为评价教育部门和学校业绩的主要指标、不再向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下达高(中)考升学指标、不以升学率对地区和学校进行排名时,学校也能够“减负”。

如果成绩不再是考核教师、学校的主要指标,那么分数、成绩的影响力也将逐渐淡化。

(编辑:daisongyang)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