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会放弃核武器吗?“特朗普模式”能否横空出世?|《财经》封面_原创频道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原创频道 >
个股查询:
 

朝鲜会放弃核武器吗?“特朗普模式”能否横空出世?|《财经》封面

本文来源于《财经》杂志 2018-06-12 09:12:00 我要评论(0
字号:

南非、乌克兰的无核化和推翻卡扎菲的经验都不适用情况完全不同的朝鲜,要朝鲜放弃核武器将是“前所未有”的模式

1

4月27日,金正恩与文在寅会晤后签署的《板门店宣言》中,双方明确承诺愿意“全面无核化”。图/AFP

《财经》记者 蔡婷贻/文 郝洲/编辑

2018年朝鲜半岛迎来了从未有过的机遇:完成核计划冲刺的朝鲜重新打开外交的大门,美国换上了不受意识形态限制的特朗普。

关注朝鲜半岛局势的全球社会一面希望和平尽快到来,一面不敢忘记半年多前半岛还一度濒临战争边缘,以及朝鲜为换取安全保障在谈判桌上的反复。

这场外交转圜其实来的并不突然。2016年,作为总统候选人的特朗普公开表示,他愿意和朝鲜领导人坐下来,“在会议桌上吃汉堡”。特朗普的言论为奥巴马任期内一直承受“战略忍耐”之苦的平壤带来一丝希望。

为准备与特朗普的谈判筹码,朝鲜加速短、中、远程导弹的开发和核试验,创下2016年单一年份进行两次核试验、2017年进行16次导弹试验的纪录。这自然换来特朗普的恶言相向和战争威胁。

1

2018年1月1日金正恩发表新年谈话,宣布朝鲜“通过各种核运载手段的测试以及超强力热核武器的试验,已经成功地达成了朝鲜总的志向和战略目标。朝鲜终于拥有了任何力量也无法逆转的强大而可靠的威慑能力。美国不能针对我和我们的国家发动战争。美国应正视,整个美国本土在朝鲜的核打击范围之内,核按钮时刻放在我的办公桌上。这绝不是威胁,而是现实”。

特朗普在金正恩新年谈话后,通过推特迅速反击,指出自己的核武器按钮更为强大。正当朝美轮番相互威胁、困局无法突破时,金正恩通过派出朝鲜代表团参加平昌奥运会、向韩国的文在寅政府递出了橄榄枝。坚持半岛事务应由朝韩自己作主的文在寅在不到半年的时间内扮演了打破僵局的关键角色,最终将朝美双方拉到谈判桌前。

6月12日的新加坡圣淘沙岛,特朗普和金正恩的会晤无疑将开启两国关系新的一页。1994年-2006年间,美国试图阻止朝鲜获得核武器,但是阶段性失败,朝鲜于2006年10月进行了第一次核试验;六方会谈在2005年达成的“9·19共同声明”最终也以破裂收场,朝鲜在这段时间内完成了远程弹道导弹的开发。人们关心的是,通过新一轮的外交努力,美朝能否就无核化定义达成共识?朝鲜是否愿意接受国际组织的反复核查?

2

曾经参与六方会谈的美国务院前官员马克伊彻恩(Patrick McEachern) 对《财经》记者指出,金正恩代表的朝鲜已经不是像一个刚创业的商人需要市场肯定。相反,他们已经是一个具备核实力的大企业,这意味着“无核化的难度更高,但是(就像阿拉丁神灯一样),精灵应该被放回瓶子里”。

无核化之争

4月27日,金正恩与文在寅会晤后签署的《板门店宣言》中,双方明确承诺愿意“全面无核化”。毋庸置疑的是,如何开启无核化进程是朝美新加坡峰会的核心议题。

然而,美朝双方对于弃核有着截然不同的表述。美国对朝鲜提出的要求是:全面、可核查、不可逆转的无核化。在时间表上,美国一度希望越快越好,但由于双方缺乏互信基础,朝鲜希望阶段性弃核。根据朝鲜媒体报道,金正恩5月31日接见到访的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时重申了其阶段性弃核的想法。

美国国内对如何处理朝鲜的核武器存在严重分歧,以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为首的强硬派认为,朝鲜需要迅速完全无核化,以前国防部长佩里为首的“管理派”则认为完全无核化已不可能,美国只能通过谈判达到“管理”朝鲜核武器的目的。

北京大学朝鲜文化研究所名誉所长崔应九对《财经》记者指出,朝鲜在前期谈判时,对博尔顿和副总统彭斯数度提到“利比亚弃核模式”感到不满。5月16日,朝鲜外务省副外相金桂冠指出,美国“竟敢”把朝鲜和利比亚相比,“是完全荒唐的”,如果美国坚持“单方无核化”,平壤对会谈不再有兴趣。

在特朗普发表公开信取消会谈之前,朝鲜的发言和动作是为把“利比亚模式”从谈判条件中排除,同时离间博尔顿和特朗普的关系,崔应九说。

美国部分媒体报道,特朗普私下对博尔顿的发言愤怒,国务卿蓬佩奥也对博尔顿不满;特朗普在白宫接见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副委员长金英哲时,博尔顿并未出席。不过,根据新加坡峰会的正式安排,博尔顿将会随特朗普出现在新加坡。

无核化牵涉到数种不同模式,“完全弃核”和“无核武器化”是两个意义完全不同的概念。不断被提及的利比亚当时并未开发出核弹头,只是推动了违反国际承诺的核武器计划。2003年,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以弃核为条件,换取解除制裁以及与美国正式建交。美国于2004年解除禁运,但是2011年“阿拉伯之春”爆发后,美国和北约国家通过武装干涉颠覆了卡扎菲政权,卡扎菲本人最后被抓且被杀害。

将“利比亚弃核模式”应用在朝鲜这一设想,最早在2005年就曾被提出过。根据前众议员兰托斯(Tom Lantos)的幕僚长罗伯特·金(Robert King)回忆,兰托斯作为众议院外交委员会成员在2004年和卡扎菲进行过四次会谈,认为利比亚是美国成功改变所谓流氓政权的模式。他于2005年1月拜访平壤,建议朝鲜也采取相同模式。但后来兰托斯于2008年过世、卡扎菲也身亡.

金桂冠再见罗伯特·金时对他指出,“兰托斯建议我们接受利比亚模式,但是看看利比亚发生了什么?不,我们不会遵循利比亚模式。”罗伯特·金强调,美国接下来的任务是“说服金正恩接下来的无核化不会导致像利比亚一样的结果”。

“前所未有”的模式

另外两种受关注的弃核模式包括南非模式和乌克兰模式。

南非是所有试图发展核武器的国家中唯一完成核武器开发又默默自愿放弃的。由于苏联在南非洲地区扩张势力,特别是资助古巴军队在安哥拉活动,直接威胁到了南非政权的安全,于是福斯特政府在1974年决定研制有关核武器的“战略遏制武器”,并于1976年开始在喀拉哈里沙漠进行测试。当戴·克拉克(FW De Klerk)1989年就任总统时,南非已完成制造六个核武器,并开始生产第七个。但是由于国际安全环境发生了巨变,苏联威胁消退、南非和安哥拉及古巴签订和平协议、古巴军队配合撤退,戴·克拉克趁势推动南非的无核化,同时以废除种族隔离制度换取西方对其政权合法性的支持。南非销毁全部核武器的工作于1993年执行完成,并且在隔年由国际原子能总署加以确认。

乌克兰曾经拥有的核武库来自苏联。随着苏联解体,当时乌克兰、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继承了苏联留下的核武器,但不具发射能力。1990年7月16日乌克兰签署“主权声明”,表明不会再接受、生产或发展核武器。1991年12月30日,这三个前苏联国家签署明斯克协议(Minsk Agreement on Strategic Forces) 同意由俄罗斯管理核武器,但是只要这些核武器仍在其境内,这些国家具有否决核武器用途的权利,各方同意最终完全摧毁这些武器的时间为1994年底。

1992年乌克兰部分政治人物担心俄罗斯的威胁,对无核化却步,该年底其政府重新管理核武器。隔年4月,162位国会议员决议乌克兰只交出36%的发射器、42%的弹头,换取美俄对其做出安全保证,对其放弃的核材料做出相对补偿并提供相对援助。

1993年5月,美国提出愿意提供更多金融援助的承诺,乌克兰无核化谈判才正式展开。1994年1月,美、俄、乌签订三方协议,乌克兰承诺完全无核化,包括放弃战略武器换取美国和俄罗斯的经济援助和安全保证;同意把核弹头交给俄罗斯销毁。接受美国协助销毁导弹和核设施;浓缩铀换取同等商业价值的补偿。1994年12月5日,美、英、俄和乌克兰签订布达佩斯安全保障备忘录,承诺保障乌克兰的主权和独立。

相对于其他发展核武器的国家,朝鲜可能是付出代价最大但走得最远的。也因此,美国国防智库兰德高级政治分析师穆勒(Karl Mueller)指出,要朝鲜放弃核武器将是“前所未有”的模式。南非、乌克兰的无核化和推翻卡扎菲的经验都不适用情况完全不同的朝鲜。穆勒进一步指出,反而是美国单方面退出的伊朗协议,对朝鲜无核化是最具参考价值的。

信任赤字难消

朝鲜半岛是否能够最终实现无核化存疑。一位欧洲外交官对《财经》记者指出,各国虽然都声称支持朝鲜半岛完全无核化,但很多人都知道“现实中极难实现”。

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研究员赵通对《财经》记者分析称,朝鲜若要取信于国际社会,展现其无核化决心,需要将其核武器研发路径图、试验数据公开化,并且在外界对其弃核过程有怀疑时愿意立即开放相关设施让国际机构人员进行检查。同时,参与核技术开发的科学家和工程师也需要能被单独访谈,但朝鲜愿意公开多少材料是未知数。

曾被朝鲜多次邀请去参观其核试验进展的前洛斯阿拉默斯试验室主任、现任斯坦福大学教授赫克尔(Siegfried Hecker)和前中情局朝鲜专家卡林(Robert Carlin)共同发表朝鲜无核化路径图指出,考虑政治因素的干扰,朝鲜无核化至少需要15年的时间。

他列出无核化步骤为:停止核试验、停止中远程导弹试验、停止钚和浓缩铀的生产、禁止对朝鲜出口核武器、材料和技术。

至今,朝鲜未做出任何“不可逆转”的无核化行动,停止核试验、远程导弹试验、销毁核试验场对美国和韩国具有政治意义,但是对朝鲜的核武器项目基本没有影响。如果朝鲜愿意接受外界就停止核材料生产和导弹试验进行核查,其无核化的诚意才能慢慢被外界认可,武器控制协会的朝核专家戴文波(Kelsey Davenport)对《财经》记者分析称。

最后各国是否能接受朝鲜的核地位,其实已不断被讨论。上述美国国务院前官员指出,政府在考虑这个问题时需要从国内政治、盟友关系的安排、长期国家安全的优先考量,如防核扩散的缺口将“核俱乐部”成员限缩到最小。

根据韩国媒体报道,韩国总统文在寅也可能加入6月12日的会谈,形成三国峰会,三方甚至可能宣布正式结束朝鲜战争。不过,韩国外交部发言人鲁圭德6月7日表示,韩、朝、美三方仍在就是否借12日朝美首脑会谈发表半岛和平宣言进行紧密的讨论。

有消息称,特朗普已经开始研究,如果会谈顺利考虑是否邀请金正恩到佛罗里达州的海湖庄园(Mar-a-lago)。但部分专家对特朗普在会谈时,是否能按照幕僚给的剧本谈判表示没把握。

在美朝之间参与学界沟通的新美国智库资深研究员迪马乔(Suzanne DiMaggio)认为,若双方最后能发表“一个一般性的声明,指出无核化是最终目标”,那会谈就算成功。“外界或认为特朗普对朝鲜做了让步,但是特朗普政府接受朝鲜逐步弃核是更接近现实的做法”。

戴文波也持同样观点。但是,如果博尔顿和其他人说服特朗普“金正恩不是真的想谈判,外交手段已死”,那美国和朝鲜“可能又会回到军事冲突的老路”。

无论如何,特朗普赢得了国内政治上的胜利。“共和党将会肯定特朗普,大部分民主党议员将会保持沉默,以免被认为反对半岛和平。”一位曾参与六方会谈的美国国务院前高级官员对《财经》记者说。更重要的是,地区安全形势或能在谈判过程中享受暂时的平静。美国海军战争学院的朝鲜专家罗利格(Terence Roehrig) 对《财经》记者指出,双方为表现诚意,在军事部署上或将出现改变,例如像B52轰炸机这种能搭载核武器的战略武器就不该再出现在军事演习当中。

(本文首刊于2018年6月11日出版的《财经》杂志)

(编辑:许楠楠)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