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焱看美国 | 那一船大豆揭开了经济战国时代_原创频道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原创频道 >
个股查询:
 

金焱看美国 | 那一船大豆揭开了经济战国时代

本文来源于《财经》杂志 2018-07-07 15:41:35 我要评论(0
字号:

2

 《财经》特派记者  金焱/文 发自华盛顿  苏琦/编辑

今年美国独立日,华盛顿湿热难耐。这差不多就是华盛顿夏天的基调,热而粘稠。每每和美国人谈及这里夏天的难熬,他们都会说,没办法,这个城市建在沼泽地上,当年美国总统华盛顿选中这个地方,是为离自己更近点。 

出于好奇,我还查了一下,结果真正建在沼泽之上的美国城市是芝加哥和新奥尔良,华盛顿都靠不上边。按最初城市的边界来看,华盛顿只有约2%的总面积符合沼泽的定义。

华盛顿酷暑的黑锅,沼泽不背。下面没有沼泽,但上面的大气流动几乎是淤滞的,这时华盛顿迎来了空气质量最糟的日子、独立日。我发现庆祝这一盛大节日的不二选择,除节日游行外,基本上就是参加烧烤派对和燃放烟花,真是很不环保。但华盛顿不是北京,它有足够的空气资本在这一天狠造。

这二项不环保的庆祝方式我每年都漫不经心地参与一下。以看焰火为例,每年我都是在朋友家的阳台上、街区公园里、楼顶上远观,今年就直接在路边的草地上观赏。也许是距离远,我认为美国国庆焰火远没有中国大年除夕敲钟时、民间烟花竞放来得精彩。以前家里住在高层的顶楼,正好是烟花升空的高度,过年时落地窗前十几发、几十发礼花同时绽放,那种震撼估计只能中国人独享。

烟花爆竹可能是中美贸易战的阴影下,中国最大的胜利品。过去美国国旗也多是中国造——2014年美国进口自己国旗花了400万美元,有390万美元流入中国。然后美国的爱国人士怒了,口诛笔伐了半天,美国终于成了自己国旗的净出口国。

但烟花制造不一样,它不但是高度劳动密集型产业,且附带着生命危险,所以在实际操作中,美国几乎没有烟花制造业。美国消费者购买的烟花从1998年的2.84亿美元增加到去年的8.85亿美元。2016年美国进口了价值3亿美元的烟花,其中差不多2.96亿美元的烟花来自中国。

2017年美国烟花爆竹的进口与出口比率超过40比1。这么大的贸易赤字,却没引来特朗普的侧目。第一轮关税7月6日正式生效时,美国海关官员开始对818种价值34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产品加征25%的关税,来自中国的烟花得以幸免。

无论是国旗还是烟花,其生产制造和流通放在经济学的视角下,就是全球贸易,放在反全球化的视角下,就是占便宜,就是美国要衰落。前不久外经贸大学WTO研究院院长屠新泉和我在微信上聊天,他说,比较有意思的一个问题是,为什么特朗普如此反全球化?为什么一个富二代会反全球化?

3

  (一些愿意上纲上线的美国人指出,美国国旗不只是一种商品,它也不是一般的旗,它是星条旗,它的产地也必须充满了正义和平等。图:金焱) 

不管怎样,世界两大经济体喊话数月后,真的开打时,双方的战略战术却惊人的相似,都是借力打力,只不过此“力”非彼”力“而己。置身于这场经济史上规模最大贸易战的当下,也许是短期内影响有限,也许是信息已被充分消化,一切反倒波澜不惊。倒是那条狂飙的小船和船上与时间抗争的大豆,让人浮想联翩。

贸易战可以用美元、人民币和欧元来测量,但无法测量的是国家间对待经济竞争的态度,也许从此以后,我们就走进了贸易的战国时代。

  高大上?流氓团伙?

      在美国独立日的烧烤派对上,我认识了做建筑设计的Jeff。起初,Jeff不知道我是中国来的,他开玩笑说,现在流行一有事就把脏水往中国身上泼。于是大家聊天的话题自然转到了特朗普,贸易战,以及特朗普最近要退出世界贸易组织(WTO)的威胁。

Jeff听说特朗普要退出WTO,几乎是震惊的。他说,特朗普此前的一系列举动已很荒谬了,如果美国退出WTO,那就滑天下之大稽了。其实我最初听说特朗普要退出WTO,也不是太相信——虽然特朗普已从很多群里退出,今后还要陆续退出一些群,但WTO这个群分量不一样。

不久前,美国从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退群时,说是为以色列鸣不平,但以色列却没跟着退。有美国媒体报道说,美国由此成为全球惟一一个拒绝参与该机构会议、审议以及其它相关联系的国家。美国基本成了孤家寡人;更严重的是美国离开世贸组织。地球上几乎每个国家都是WTO成员国或观察员——截至2016年7月29日,世界贸易组织共有164个成员,只有土库曼斯坦,格陵兰,厄立特里亚,朝鲜和法属圭亚是例外。美国由此将陷入空前的孤立。

4

(中国的开放程度没有达到美国的预想,是谈、是打,在美国内部也没有统一的声音。图:金焱)  

美国外交关系协会国际贸易专家Edward Alden和我这样解读特朗普和WTO的恩怨情仇,他说,世贸组织显然是深陷麻烦。 特朗普政府不希望受WTO规则的约束,特朗普希望在他认为合适的时机随心所欲地提高关税,而不是被WTO规则束手束脚。 这对全球贸易体系、及支持现行规则体系的国家来说都是巨大的挑战。 若世界贸易组织最大的成员国美国不再希望遵守规则,那么世贸组织几乎不可能继续有效运作。

实际上特朗普不是非要无群一身轻,他的靶子是中国。特朗普在推特上表示:WTO偏袒中国,对美国不公。我北京的同事和我笑称,在特朗普眼里,WTO就是一个以中国为首的、占美国便宜的流氓团伙。

2个月前的5月8日,世贸组织总理事会在日内瓦召开年内第二次会议,中方提出三项议题:上诉机构成员遴选、美国在“232条款”下对钢铝产品的措施、美国《1974年贸易法》“301条款”。

在辩论第三个议题、美国《1974年贸易法》“301条款”时,美国大使谢伊把特朗普要表达却表达不出来的意思完整地倾诉出来。

在驳斥中国“国家资本主义所带来的破坏”时,谢伊说,事情的真相是,中国才是单边主义者,其行为一直在破坏开放和公平的全球贸易体系。今天的议程其实应该讨论以下议题:数不清的市场准入壁垒;强制技术转让;规模空前的知识产权盗窃;自主创新政策和“中国制造2025”计划;歧视性技术标准;大规模政府补贴导致重要产业部门长期产能过剩;以及高度限制性的外资政策。如果WTO还想保持其存在的合理性,就必须立即面对中国。

谢伊这样表达美国对WTO的不满,对世贸组织构成威胁的是,中国认为世贸组织的存在阻止了任何成员采取行动来解决中方的不公平、贸易扭曲的政策和做法,除非受到 WTO争端解决的制约。如果世贸组织被当作那些采取了可能破坏国际贸易体制公平和平衡措施的成员的保护伞,那么,世贸组织和国际贸易体制也将失去民众的信任和支持。

Edward Alden说,建立世贸上诉机构来解决贸易争端,承诺的是此前只在治理良好的国家才能获得的商业可预测性。 这确实是个雄心勃勃的愿景。WTO的问题是,这一制度缺乏适应不断变化的政治和经济环境的灵活性,特别是对中国和印度等发展中国家的崛起显得有些无措。

师夷长技以制夷

从历史上看,美国贸易政策的三个主要目的是收入,限制和互惠,所谓的三R,Revenue, Restrictions, Reciprocity。美国首先通过收取关税来增加联邦收入,关税在长达一个多世纪的时间内都是联邦政府的主要财源;然后美国用关税限制进口,以有效地保护其国内产业和市场;最后转向了互惠,作为现代贸易体系的基础。

1934年,美国国会通过了《1934互惠关税法案》,该法案授权行政部门与其他国家谈判,以取得双边关税减让协议的权力。1934至1945年间,美国的行政部门与其他国家谈判了30多个双边贸易自由化协定,使“低关税导致国家更加繁荣”成为主流观点。1948至1994年间,美国进行了七次关税调降,使多边主义得到越来越深的贯彻。在这个过程中,所有关税和贸易总协定成员就相互认可的贸易自由化政策和互惠关税税率进行谈判。

屠新泉说,最惠国待遇是美国最早或者比较早提倡的,现在特朗普都要推翻,到底是什么发生了变化?

是世界发生了变化。关税政策始终是经济利益的冲突结果,而我接触的一些美国政策制订者告诉我,中国在全球不断拓展竞技场,咄咄逼人、势在必得,终于引发了美国的警觉。所谓的“美国优先”指的是美国对竞争对手不能手软。于是美国开始寻找超越全球自由贸易体系、超越既有的非歧视或互惠原则的新路径,哪怕这个体系和原则是美国一手创办的。

美国领导人联盟(USGLC)总裁兼首席执行官Liz Schrayer在发给我的邮件中说,“最近我行走于美国腑地,那里的公民,商界和资深领导人都对美国从世界上撤退感到焦虑。 一个制造商告诉我,我们的竞争对手势在必得,美国却打起了’小球’”。

5

(选民们选一直幻想特朗普在某种程度上受总统这个职位的约束,那些塑造他世界观的无知和偏见会屁股决定脑袋。但特朗普还是偏见决定一切。图:金焱)

其实美国的策略不是打小球那么简单。翰宇国际律师事务所(Squire Patton Boggs LLP)国际贸易联席主席Frank Samolis的观点一针见血,他对我说,特朗普各种“301调查”、“232措施”名目繁多,让人眼花缭乱,实际上他是用一个案例为杠杆,撬动另一个带来他想要的结果。

这种借力打力最好的样板是欧美汽车关税。半个月前,欧盟对美国价值28亿美元的进口商品征收25%的报复性关税,特朗普曾表示,或将会对欧盟组装的进口汽车征收20%的关税。欧盟委员会次日就针尖对麦芒,说只要特朗普对欧盟汽车实行新关税,欧盟将“别无选择,只能反击”。

几天前,美国驻德国大使对德国汽车制造商说,美国将取消对进口欧洲汽车的关税威胁,以换取欧盟取消对美国汽车的关税。

不管特朗普愿意做多少退让,他要的是结果。他才不管什么言行一致,越到最后阶段他越倾向于铤而走险、虚张声势,至少在取得胜利前,能改善现状。他在自己的书里说,“我是第一个承认我有竞争性的人,我愿在法律范围内做任何事以赢得胜利。 有时候,达成协议的一部分就是诋毁你的竞争对手。”

所以不论是对中国,还是对加拿大、墨西哥、欧盟异或其他美国的贸易伙伴,特朗普的目标是达成协议,然后告诉美国人,他带领他们打赢了。

6

(贸易战的出口现在还不明朗,但贸易战终将难以持续。图:金焱)

中国也在借力打力,中国借的是所有美国已经铺就的路。7月6日,中国在世贸组织就美国对华301调查项下正式实施的征税措施追加起诉。动用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利用多边贸易体制来束缚和制约对手,这本来是过去美国的打法。

美国的另一个打法是建立战略同盟。但不是所有的想法都可以照搬。媒体报道说,在中国与欧盟7月中旬举行中欧峰会之前,欧洲官员表示,中国正在向欧盟施压,希望欧盟与中国届时发表一份反对美国总统川普贸易政策的联合声明,但中国的这个努力遭到欧盟的拒绝。一个欧洲外交官对路透社表示,欧盟同意美国对中国提出的几乎所有抱怨,只是不赞同美国对这个问题的处理手法。

不管是合纵还是连横,特朗普开启了一个时代:这个时代各国为自身的贸易利益硬碰硬,在这样的战国时代,只有赢家和输家。

金焱看美国

金焱,财经杂志特派美国记者。

行走并观察美国,倾听不同的声音与多元的表达,

解读新闻硬事实背后的观念之争与利益冲突。

更新时间:周六/日

更新地址:「财经杂志」公众号、「财经」APP

(编辑:倪萍)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