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收紧高科技专业留学生签证,院校与中资公司合作亦遭查_原创频道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原创频道 >
个股查询:
 

美国收紧高科技专业留学生签证,院校与中资公司合作亦遭查

本文来源于《财经》杂志 2018-07-09 08:27:30 我要评论(0
字号:

美国对于敏感专业的保护和监管一直未放松过;为了避免将来可能产生的不必要麻烦,一些院校在特定的科研项目上开始主动屏蔽来自中国的学生或相关人员。

(中国2017年在美留学生总人数为37.7万多人。而中国赴美留学生中,约半数是STEM专业的学生。图/视觉中国)

特朗普政府针对美国的高等教育界展开了一场声势浩大的行动,不仅收紧对申请高科技专业研修的中国留学生的签证政策,而且开始审查部分高校与中国公司之间的科研合作项目。

6月6日,美国参议院司法部边境安全和移民小组委员会举行了一场名为“学生签证的完整性:保护教育机会和国家安全”的听证会。美国领事事务局签证服务副助理部长拉莫托夫斯基(Edward J. Ramotowski)表示,已经向美国驻华使领馆发布一些“额外的审查指示”,以处理在某些敏感领域从事研究工作的中国申请。

参议院共和党党鞭约翰·康宁(John Cornyn)在听证会上指出,美国这项新政策限制的专业领域都属于“中国制造2025”计划里的重点发展行业。

据多数美国媒体报道称,新签证政策已经从6月11日起开始实施。根据最新政策,到美国大学研读机器人技术、航空和高科技制造等专业的中国留学生签证有效期将被限制在1年。此前,美国给中国留学生签证的期限最长为5年,且学生签证普遍给予5年最长期限。

美国驻华使馆发言人沃克(Scott C. Walker)对《财经》记者称,“中国公民能获得的学生签证最高有效期仍为五年不变,但领事官员保留依个案酌情限制签证的权力。”

美联社称,美国还将更严格审查非学生身份的中国公民赴美签证,如果中国公民在美国商务部制定的一份要求严格审查的名单中担任实体公司的研究人员或管理人员,他们将需要来自多个美国机构的特别许可。这意味着签证申请可能长达数月。

此外,美国国防部近期开始调查中国公司与美国大学的合作项目。美国国防部制造与工业政策事务副助理部长丘宁(Eric Chewning)6月21日在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举行的一场关于“军用技术转移”的听证会上证实了上述调查的存在。

在此之前,参议员鲁比奥(Marco Rubio)等牵头的26位跨党派议员在6月19日联名致信给美国教育部长德沃斯(Betsy DeVos),要求教育部成立专职小组,调查中国华为公司与美国50多所高校在技术领域的合作,并向美国情报和执法部门的高层官员通报。

这些议员希望与华为合作的大学,特别是获得联邦政府资助或参与研究机密信息的大学能够交出合同及一些细节。如果这些大学不予配合,国会可以用相关研究经费作为谈判筹码。

严审早已存在

针对美国缩短敏感专业学生签证有效期的做法,一名在美就读机械工程的研究生王冰(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使用化名)告诉《财经》记者,“这并不是新势头,美国对于上述专业的保护和监管一直未放松过。”航空专业或者和航空沾边的专业很早就采取“一年一签”的操作,现在只是越来越多的官员明确说出来而已。

王冰分析,“除非被美国高校录取的专业完全避开关键词,比如工程力学专业,而不是飞行器设计。这两个专业在中国国内基本等同,但在申请美国签证的时候会有所区别。”

美国颁发给国际学生的签证类型普遍为F-1签证,该签证允许国际学生在美国以学生身份生活,但不得在美国商业性质公司、企业、组织内工作获取工资。

一般来讲,学生签证的期限和学校签发的I-20表格(该表格是录取学校给予每位去美国读书的学生入学和签证面试时的必备文件,表明学生在美期间的学生身份)有效期保持一致。如果I-20表格上写的学习时间为五年,学生签证期限即为五年。

在2014年以前,学生签证的有效期均为一年,每满一年后需要续签。“9·11”事件后,美国加强了对所有访问者的审查——收紧入境签证,并加强对外国留学生的监管;美国学校同政府部门合作,提供外籍学生的个人资料,以便了解他们的行踪。但2004年,美国的高校和科学组织对当时的小布什政府表示担忧:“新的程序和政策产生了意外的后果——签证发放过程效率低下,时间漫长而且不透明”。

2014 年,奥巴马政府开始给予留学生最长五年签证有效期的待遇,放宽长时间以来仅有一年的签证有效期。

不过,即使在这个政策颁发以后,很多敏感专业——如STEM(科学、技术、工程、数学)——的学生依然只能拿到有效期为一年的签证。“所以对于 STEM 的学生而言,现在的形势没有什么本质变化。”留学中介机构棕榈大道创始人弗兰克告诉《财经》记者。

美国学生交流信息系统SEVIS数据显示,中国2017年在美留学生总人数为37.7万多人。而中国赴美留学生中,约半数是STEM专业的学生。另一项统计数据显示,全美的STEM专业留学生达到51.4万多人,而印度留学生的数量比中国还多。

王冰在2016年研究生入学时只拿到了有效期一年的签证,到目前为止,他只在签证有效期内的头一年回过家,因为签证过期后,一旦离境需要重新去使馆续签。“签证是入境凭证,但学生可以凭借I-20证明或OPT(持有F1学生签证并处于毕业后实习期的学生),以自己的合法身份继续待在美国境内,即使签证过期。”

对于他而言,新政策不过是让“以前就很麻烦的事情变得更加麻烦”。一年一签带给他们的限制不仅是回家困难,还会影响他们参加国际会议、与海外科学家合作等等。“比如一年到期后未续签,由于发表论文后可能出国开会,一旦出境就要重新签证,起码耽误一个月,科研任务怎么办?”王冰对《财经》记者解释称。

王冰当时申请签证时就被“额外审查”(check)过,“check”是签证申请者们给的简短定义,在美国使馆的官方说法是行政审理,主要是指进行更进一步的审查。关于审查的具体程序没有公开,也没有期限保证,被审查的人不能像其他常规留学签证申请一样可以在规定工作日内拿到护照及签证,而要陷入不确切的等待中。

“航空、化工、能源专业大概率被审查,电子、计算机也可能受到影响。这个情况非常普遍,特别是在博士圈子里。”王冰说。

就读于斯坦福大学航空航天学院的李一(化名)曾因为签证被审查耽误了入学,他在2016年入学时只拿到了一年签证,如今刚毕业、申请了OPT的他因为担心签证遇到困扰,已经两年没有回家。

特朗普上台以后,美国政府曾提出分析过去五年来数百万签证申请人的社交媒体活动。不过,这一提议遭到了高等教育机构的反对,他们质疑称没有证据表明加强审查将会使国家变得更安全。

面对是否遭到类似社交媒体监控或在学术活动中遇到不公正对待的问题,李一告诉《财经》记者,开学后学校内不会有任何限制。至少在他就读的航空航天学院,所有研究项目都必须对所有学生开放,不得受国际武器贸易条例(ITAR)限制。国际武器贸易条例是美国为了控制与军事有关的货物和服务进出口而制定的一套法规体系。中国被排除在44个可享受贸易便利措施的国家和地区之外。

王冰告诉记者,他所在的学校有两类项目绝对禁止“美国人之外的人”涉及。一类是NASA(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项目,一类是DARPA(Defense 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gency,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的项目。作为留学生,他们能接触的是常规的工业应用类项目,由商业公司出资,他们的任务就是帮这些公司设计解决方案。

高校为何遭到严审

在6月21日提交给国会众议院军事委员会的证词中,美国国防部表示,发现中国正在通过非传统方式进行技术转移,包括人才招募、学术合作和进入美国的供应链。证词中还称,中国通过2008年启动的“千人计划”积极寻求获取来自全世界的工程师和科学家。

主张拿留学生开刀的不少美国官员认为,美国学术界“天真的认知”对国家安全构成了风险。康宁担心许多大学领导者不把优先考虑的国家安全问题放在首位,而只专注于吸引优秀学生以及研究本身。

美国政界人士担心的是留学生参与涉密项目。在6月6日的听证会上,负责反间谍活动的国家情报局资深官员莫罗斯科(Joseph G. Morosco)称,美国的国际学生中大多没有权限接触敏感信息和技术,他们格外关注外国学者和研究人员参与到美国大学的一些先进研发项目中,在这些项目中有可能接触到对美国经济安全很重要的敏感信息。

在所有留学生与研究人员中,寻求高等学位教育更易引起侧目。拉莫托夫斯基说,“本科生的风险比研究生或博士后风险小。”他表示,美国国务院已经开始跟踪研究型大学的研究生,特别是那些开学后更换专业或选择新研究领域的。

5月底签证收紧的风声流出以来,美国多个高校教授及高校组织发表声明反对。北美大学联盟主席科尔曼(Mary Sue Coleman)称,必须确保对签证系统进行的任何更改不会对继续研究和开发推动经济技术的能力产生负面影响。几代人以来,美国吸引并受益于世界上最优秀和最聪明的人,他们帮助美国建立了全球技术和经济主导地位。

美国教育理事会主席泰德·米切尔(Ted Mitchell)指出,每年有大约100万名国际学生就读美国的高校,他们带来了369亿美元的经济收入和45万个就业岗位。2016年,仅仅是中国学生就为经济贡献了125.5亿美元。

美国公立和农工大学协会也发表声明称,以国家安全问题针对中国学生签证采取的政策“应该进行适度调整,以避免不必要地阻止最聪明的人赴美国学习”。

至于美国政府的最新签证政策会给院校的正常科研或交流活动带来哪些影响,美国国际教育协会传播负责人莫里斯(Catherine Morris)告诉《财经》记者,美国国务院“未正式发布相关指导,无法进行评论”。

不过,一位刚刚在美国一家基金会参加完为期一年的交流项目的人员告诉《财经》记者,“为了避免将来可能产生的不必要麻烦,一些院校在特定的科研项目上已经开始主动屏蔽来自中国的学生或相关人员。”

美国在历史上的发明创新中相当一部分都出自外来的人才。“有鉴于此,美国政府应该不会由于一时短视,给国际学生增添过多障碍。”李一对《财经》记者称。

长远来看,学生签证程序繁琐有可能会降低美国大学招收中国学生的热情,从而影响中国学生去美国的机会;也会给中国计划赴美学生造成一定的心理恐慌,很可能有一批学生会放弃美国而选择去其他国家留学,比如欧洲、澳洲和加拿大,弗兰克告诉《财经》记者。

(本文将刊发于2018年7月9日出版的《财经》杂志)

【作者:黄承婧】 (编辑:马晓迪)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