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生物百亿市值风险陡增:董事长被查,众机构踩雷_原创频道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原创频道 >
个股查询:
 

长生生物百亿市值风险陡增:董事长被查,众机构踩雷

本文来源于《财经》杂志 2018-07-24 20:08:00 我要评论(0
字号:

摘要:若长生生物因前述立案调查事项被监管部门最终认定存在重大违法行为或移送公安机关,公司股票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暂停上市或终止上市。

1

 《财经》记者 杨秀红  郭楠  /文  陆玲/编辑 

因疫苗造假案发,上市公司长生生物(002680.SZ)受到各方谴责和司法审查,近期其股价腰斩,市值缩水百亿,面临股票暂停或终止上市的巨大风险,引发投资者担忧。

7月24日,长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长生生物”)发布公告称,7月23日下午15时,公司董事长高俊芳、3名公司高管和2名中层被长春市长春新区公安分局带走,接受审查。24日下午,《财经》记者多次致电长生生物董秘办及证券事务代表处,但其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高俊芳手机也已处于关机状态。

此次被公安机关带走的高俊芳,在中国疫苗生产领域颇有名气,曾被评为“长春市劳动模范”、“长春市十大巾帼创业人物”,她还是吉林省政协委员、长春市人大代表。

因生产劣质疫苗而涉事的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长春长生”),为长生生物全资子公司,且是其疫苗的生产销售主体。根据国家药监局等权威机构认定,该公司生产销售的狂犬病疫苗和百白破疫苗存在质量问题。

据《财经》记者了解,作为国内第二大人用狂犬病疫苗生产企业,该公司此次被曝光存在问题的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为自主研制,研制者为长春长生研究所所长鞠长军,兼任长春长生副总经理。7月23日,鞠长军是否同时被带走接受审查,目前尚待核实。

在外界看来,自主研发疫苗可能为其产品造假提供了便利性。经国家药监局查明,该公司在生产过程中,“编造生产记录和产品检验记录,随意变更工艺参数和设备。”

同时,该公司通过高额贿赂拓展销售网络的往事亦通过相关司法案件而曝光。根据其年报,长生生物2017年销售费用高达5.8亿元,占公司当年营业收入的37.5%,远超同行业水平,除西藏和港澳台外,公司销售网络已覆盖国内其他所有省份和地区。

长生生物2015年12月通过借壳上市,至今尚不足三年。在证券分析师和投资者眼里,长生生物还是一家暴利企业,其2017年财报公布的毛利率高达90%,远超大部分同行,公司九成以上收入和主要利润均来自价格可调节的二类疫苗,此次被曝光的狂犬病疫苗即是公司主打销售的二类疫苗产品。

由于利润丰厚,多位证券分析师长期看好其成长性,推荐投资者买进该公司股票。近期曝光的“问题疫苗”事件,导致该公司估值持续下调,目前股价连续七度跌停,7月24日收盘价11.75元,较曝光前下跌52%,市值缩水上百亿,目前市值为114.4亿元。

与此同时,深交所对长生生物大股东、董监高所持有的股份进行限售处理。公司7月23日公告称,如果公司因前述立案调查事项被监管部门最终认定存在重大违法行为或移送公安机关,公司股票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暂停上市或终止上市。7月24日,公司再次公告,董事长等多名高管被公安机关带走审查。

至此,长生生物的退市风险陡然上升。市场人士认为,长生生物应当从7月25日起申请停牌,否则其股票有可能继续跌停,目前剩下的114.4亿元市值亦将不保。

高俊芳家族靠长生生物致富

7月24日,长生生物公告称,2018年7月23日下午15时,长春市长春新区公安分局依据吉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涉嫌犯罪案件移送书》,对长春长生生产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涉嫌违法犯罪案件立案调查,将主要涉案人员公司董事长、3名公司高管和2名中层人员带至公安机关依法审查。

长春长生的董事长为高俊芳,亦是上市公司长生生物的董事长兼总经理、财务负责人。出事之前,高俊芳头顶多重美丽光环。公开资料显示,高俊芳1994年起一直担任长春长生的总经理,曾被授予“2011年全国三八红旗手”、“吉林省优秀民营科技事业家”、“长春市劳动模范”、“长春市十大巾帼创业人物”、“长春市第二批有突出贡献的市级专家”、“2009年度长春市科学进步奖特等奖”等荣誉称号,现任吉林省政协委员、长春市人大代表、吉林省预防医学会第五届副会长、长春市工商联副主席。

十多年前,高俊芳从长春高新手中购入长生生物股权,但其交易价格一直存在争议,被认为偏低。公告显示,2003年12月,上市公司长春高新召开了一次董事会,决议转让公司持有的子公司长生生物34.68%的股权给高俊芳,每股2.4元,合计4161.6万元。据悉,彼时有公司曾愿意出价3元/股竞购该项股权,最终落败。

长生生物由此成为一家家族企业,高俊芳与其丈夫张友奎、其子张洺豪共同控股上市公司长生生物,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及一致行动人。同时,其一家人还在上市公司担任高管。张友奎为长生生物副总经理兼销售总监,张洺豪为长生生物副董事长。

2015年,长生生物通过借壳上市,登陆深交所。随着生物医药类公司股价在最近几年的持续上升,高俊芳家族财富亦飞速增长。2017胡润百富榜中,高俊芳家族以51亿位列第820位,在吉林富豪排行榜中排名第三。

长生生物主营疫苗,其销售收入主要来源于疫苗的销售和研发项目技术服务。2017年度,公司疫苗的销售收入为15.39亿元,约占长生生物营业收入的99.18%。

在高俊芳被带走前,该公司生产的两大疫苗产品被确认存在问题。其中,7月20日公司公告称,其生产的“吸附无细胞百白破联合疫苗”(批号:201605014-01),经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检验,被认定为劣药。

该批药品生产数量共25.33万支,由吉林省药品检验所抽样552支,销售到山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25.26万支,销售单价3.40元/支,该批药品的违法所得共85.88万元。公司因此被处罚款344万元。

此后两天,即7月22日,国家药监局相关负责人通报长春长生违法违规生产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案件有关情况。

经查明,长春长生编造生产记录和产品检验记录,随意变更工艺参数和设备。上述行为严重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有关规定,国家药监局已责令企业停止生产,收回药品GMP证书,召回尚未使用的狂犬病疫苗。国家药监局会同吉林省局已对企业立案调查,涉嫌犯罪的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长春长生销售网络牵涉多起贿案

近期随着疫苗问题曝光,长生生物的财务数据亦被各方详细分析。其中,高达5.8亿元的销售费用引人关注。

数据显示,公司2017年销售费用为5.8亿元,其中4.4亿元为推广服务费。而2017年全年,公司的整体营收为15.53亿元。这意味着,长生生物一年约拿出1/3的收入,用于推广服务。

何为推广服务费?长生生物自称,长春长生通过推广服务团队将产品销售给疾控中心,部分出口。

据了解,所谓的向疾控中心进行推广,事实上已经牵涉钱权交易。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数据统计,广东湛江两级法院自2017年11月起至今年6月,共在该网公开了5宗涉疫苗采购的受贿行贿案,其中受贿案4宗、行贿案1宗,5宗案件中均有涉及长春长生的疫苗产品。但对于这些涉案信息,长生生物并未及时公告,多数投资者并不知情。

业界人士分析认为,长生生物能够在国内外构建起庞大的销售网络,是否与上述交易手段有关,尚待权威部门调查确认。长生生物自称,通过20余年的积累,长春长生已经形成了覆盖除西藏和港澳台地区外所有省份、自治区及直辖市的销售网络,并在印度、柬埔寨、尼日利亚、埃及、白俄罗斯等欧洲、南美洲、非洲及东南亚和中东地区十多个国家地区实现销售。

公司年报还披露,长春长生强大的境内外销售体系,一方面可以不断推进现有产品市场份额的扩大,不断提高市场占有率,另一方面可以为疫苗新产品的市场开拓提供有力的销售支撑。但在业界看来,这一销售网络在问题疫苗曝光后能否维持,目前充满变数,长生生物此前多年高速增长的业绩,将止步于2018年。

2015年12月,长生生物通过借壳实现上市,上市后公司业绩持续高增长,2015年-2017年,公司营业收入从7.96亿元增长到15.53亿元,轻松翻倍;净利润也从2.93亿元增长到5.66亿元,连续三年净利润增幅超过30%,该公司股价因此一路上升。

受到狂犬疫苗事件影响,公司近日公告称,预计狂犬疫苗将减少公司2018年度收入7.4亿元,预计对其他产品销售也将带来负面影响。以此粗略估算,公司2018年营收相比2017年至少下降一半。

更为严重的是,目前长生生物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若被认定存在产品造假、重大信息披露不实,其股票存在被暂停上市甚至终止上市的风险。

多位市场人士认为,当前疫苗事件引发上下高度关注,若按依法从严查处的口径来看,长生生物的前景堪忧,有较大可能被强行退市,由此引发的投资者诉讼,对各方面都将是巨大挑战。截止7月10日,长生生物的持股者为2.48万,比一季度末略有增加。

22

图表二:长生生物2017年销售费用高达5.8亿元

毛利高达90% 以二类疫苗为主

作为一家疫苗生产企业,长生生物近年来毛利率均在90%左右,高居行业前三。

公司财报显示,2018年一季度,长生生物毛利率为91.53%,此前三年(2015年-2017年),其销售毛利率也分别高达77.58%、78.93%和86.46%,呈逐年上升趋势。

Wind数据显示,与生物制品行业内另外30多家上市公司相比,长生生物毛利率2015年上市以来持续居于前列。

2018年一季度,长生生物毛利率为91.53%,康泰生物紧随其后,毛利率为91.03%。

不过,与长生生物类似的智飞生物毛利率则仅有54.78%,该公司也是一家民营疫苗企业,主营人用疫苗在售产品包括AC群脑膜炎球菌联合疫苗等自主产品及默沙东授权的23价肺炎球菌多糖疫苗等进口疫苗。尽管同样经营人用疫苗,但两家企业的毛利率相差近半。

在A股市场上,毛利率高达90%的公司也是凤毛麟角。据《财经》记者统计,2018年一季度,A股3500多家公司中,毛利率高于90%的公司仅有31家,占比不足1%。

长生生物毛利率为何如此之高?二类疫苗的生产销售为其做了很大贡献。数据显示,长生生物2017年的疫苗销售收入为15.39亿元,毛利率高达86.44%。疫苗产品包括一类疫苗和二类疫苗,其中二类疫苗营业收入为14.24亿元,毛利率90.86%,占疫苗销售收入的92.5%。

根据公开资料,所谓一类疫苗,是指政府免费向公民提供,公民应当依照政府的规定受种的疫苗。所谓二类疫苗,是指由公民自费并且自愿受种的其他疫苗。常见的二类疫苗有:口服轮状病毒疫苗、甲肝疫苗、流感疫苗、狂犬病疫苗等。长生生物被国家药监局查出问题的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即属于二类疫苗。

业内人士称,相对由政府实施招标采购的一类疫苗,二类疫苗是自愿接种,费用由接种者承担,渠道垄断被打破,疫苗企业自主定价空间提高,因此二类疫苗毛利率水平较高。

长生生物的高毛利率也得益于二类疫苗的销售。2017年,长生生物在售产品包括一类疫苗和二类疫苗,共有6个品种。

根据中检院的数据,公司一类疫苗和二类疫苗的批签发量分别为577万人份和1011万人份;从批签发数量看,公司主要产品狂犬疫苗和水痘疫苗已经位居国内第二位。

几乎在全国各地建立了销售网络的长生生物,因造假疫苗案危害之广,引发群情激愤。有券商业内人士表示,医疗造假人命关天,希望监管部门继续严查严打造假行为,让守法公司得到公正待遇,违规公司承担其后果。

兴业证券等多家投资机构踩雷

受疫苗事件的影响,7月23日医药板块整体大跌,长春高新(000661.SZ)、智飞生物(300122.SZ)、康泰生物(300601.SZ)、长生生物(002680.SZ)等疫苗概念股集体跌停,康泰转债暴跌26.68%。上半年医药股表现相对亮眼,而此次疫苗事件无疑是行业“黑天鹅”,众多投资机构踩雷,或面临较大损失。

据wind数据,截至一季度末,持有长生生物的基金按照持股数量大小,依次是富国基金、华泰伯瑞基金、中金基金、天弘基金等9加基金公司发行的11只产品。其中,持股最多的为富国天瑞强势精选,持有长生生物862万股,占净值比4.38%。富国天瑞强势精选的二季报显示,长生生物已经从前十大持仓中消失,但仍重仓持有康泰生物、智飞生物、华兰生物,股价均遭受重创。

已披露二季报的基金中,易方达生物科技指数分级基金和东方利群混合基金分别持有长生生物33万股和10万股,持仓比例较低。

连续7个跌停之后,一批基金公司已经大幅下调长生生物的估值。易方达和博时基金公告表示,将长生生物的估值调整到7.71元,这意味着长生生物还将面临5个跌停。天弘基金将长生生物估值下调至8.56元,相当于还有4个跌停。

同时,泰康生物的估值也面临调整。上投摩根宣布将估值下调至50.47元,融通基金和宝盈基金调整后估值价格为46.95元,中银基金和富国基金给出的估值为42.25元,而鹏华基金的下调幅度更大,估值低至41元。

伴随着长生生物股价遭遇腰斩,此前的股权质押方兴业证券也深陷泥潭。

7月20日,高俊芳之子张洺豪将其持有的7336.24万股股份进行了补充质押,质权人仍为兴业证券。目前,张洺豪质押股权数达1.6亿股,占持股比例的95.9%,占总股本比17%。业内估计,这或意味着张洺豪等人股权质押跌至平仓线。

“我们避开了乐视网,却在长生生物上躺枪了。”兴业证券相关负责人在回复《财经》记者称,公司对长生生物的质押属于正常的合法合规的股权质押业务。资本市场业务风险大的特性,这几年暴露无遗。公司一方面要加强风控,另一方面也有运气成分。

无论长生生物退市还是持续跌停,都对兴业证券影响甚大。兴业证券或将计提该项金融资产减值准备。根据兴业证券财报,其2017年全年净利润22.58亿元,2018年Q1净利润3.66亿元,若长生生物退市,该笔减值将对其2018年业绩产生直接影响。

同时,兴业证券还是长生生物2015年借壳上市的保荐机构,在长生生物上市和后续股权质押中,兴业证券是否被进一步牵连或承担连带责任,亦广受市场关注。截止《财经》发稿,尚无证券监管部门就此有进一步的权威信息公布。

(编辑:倪萍)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