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光灾民:事先得到泄洪通知,但没料到水那么大_原创频道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原创频道 >
个股查询:
 

寿光灾民:事先得到泄洪通知,但没料到水那么大

本文来源于《财经》杂志 2018-08-27 21:24:54 我要评论(0
字号:

《财经》记者 俞琴|文  朱弢|编辑

4万只死鸡还没来得及埋下,银行业务员就来电话了,劈头问他死了没,李学峦知道对方是在开玩笑,回了两个字:“没死。”

8月13至19日,先后两场台风肆虐山东潍坊。截至22日16时,台风“温比亚”已造成山东省508.9万人受灾。在灾情最严重的寿光市,有的村子水深3米。上口镇口子村有80多家养殖户,灾后死猪遍地,村民损失惨重。

如果没有这场意外,口子村村民李学峦身在“百万富翁”之列,以一只鸡90元的价格计算,他的养鸡场里活蹦乱跳地跑着“360万块钱”。一场大水,淹死了他的鸡,也让他一夜之间成为“负翁”。如今他最焦虑的是,要如何白手起家,还了欠银行的41万元。

幸存的猪活不下去

8月20日一早,李学峦花了200元,让人划船把他和妻子送回了老村。3000平方米养鸡场,5个鸡棚,只剩了屋顶。别人家的猪游上来,密密麻麻挤在屋顶上,有的地方被猪压塌了。李学峦对这些猪感到很生气,妻子则心疼被淹死的鸡,急得抹眼泪。

老村临近弥河,因受水灾影响,在上世纪举村往东迁。新址距离弥河稍远些,一条羊田路拦开了口子村和老口子村。羊田路高出地面数米,不仅是路,更充当了防洪堤坝。口子村人难舍旧村土地,从堤坝上开凿出三个涵洞,继续去河边养猪,在干涸的河床上种菜。

8月22日,老村泡在水里的第三天,积水退到齐腰深,村民陆续回来。李沣海的400多头猪几乎全死了,还有二十几只幸存下来待在屋顶上,饿得发抖。猪棚屋顶是用草和尼龙材料做的,破出许多洞。李沣海猜想,那是猪在涨水的夜里生生刨出来的。

活猪转移回猪圈里,瘪着肚子,有的还在抽鼻涕。李沣海说,他没再给猪喂食,“洪水里面有病毒,猪泡在水里饿着,肯定也会生病死掉。”

村里有大卡车把嗷嗷直叫的活猪运出去,邻人纳闷:“死猪都就地掩埋了,为什么把活猪运出去?”李沣海认为那车是去屠宰场的,“猪肯定是检疫过没有问题的。”

央广网称,口子村有养殖户86户,是当地最大的母猪繁育基地,共有2.6万多头猪,洪水后只剩下1000多头,其余全部死亡。

《南方人物周刊》援引上口镇畜牧兽医管理站站长孙华建的话称,截至25日,该村死亡的约2.5万头生猪已经基本都按国家标准进行深挖深埋的无害化处理;同时对所有有水面的区域全部喷洒足量的消毒剂;按照潍坊市的统一要求,潍坊全市的灾区也将在25日之前完成全部因灾死亡畜禽的无害化处理,确保大灾之后无大疫。

不过,《财经》记者次日走访该村发现,仍有大量死猪、死鸡未被处理。路边随处可见黑黢黢的死猪尸体。老村里林子、玉米丛遍布,没人去搜寻里面的死猪、死鸡。李学峦家的死猪被就地掩埋在猪棚边上,有些猪的尸体裸露在外面。另一些被冲到低洼处的林子里。李沣海一家担心之后会有疫情发生。

李学峦的养殖场外,黑压压的死鸡堆积如山。地方政府请了人来掩埋,挖掘机挖出一个大坑,工人再用独轮推车一车车把死鸡运进土坑里。寿光当地的环保人士质疑,大量死鸡死猪就地掩埋或对地下水造成污染。

李学峦没有心情收拾,倒像一个闲人,到处转悠一圈儿后,又在鸡棚外坐下来。

鸡棚边长着高大的梧桐树,幸存的猪和鸡无人认领,鸭子在积水尚未退去的洼地里划水,要不是到处弥漫的腐臭味,还颇有些田园诗意。李学峦的脚边,趴着一只奄奄一息的小猪,旁边另一只更精神点的,脚上拴了根绳子在轮胎上。

李学峦说,那是过来埋死鸡的人从他鸡棚里捡来的,准备干完活后带走。而他对随处可捡的猪仔毫无兴趣。

农民一夜成“负翁”

2002年,39岁的李沣海开始在老村养蚕,这笔投资是他做建筑工人攒起来的。16年来,他养过鸭,放过羊,喂过猪,棚里的“活资产”一年多过一年,大水一来,“全冲海里了”。而李学峦、翟会波等贷款养殖、买房的农户则在一夜之间资产为负。

2012年,鞋贩翟会波开始了一桩新事业,她从老村的梨园辟出3亩地,盖房、搭围墙、买笼子,养起了狐狸。儿子这年读初三,将来要上大学、买房子、娶媳妇,她卖鞋收入微薄,必须开源节流。

翟会波瘦瘦小小,一头利落的短发,在姐姐眼里,她吃苦耐劳、有许多办法。翟会波说,狐狸好养,一天只要喂一顿,她上午还去卖鞋,下午就回来喂狐狸。

3亩地被她收拾得井井有条。一边是住宅和存放鞋子的库房,对面是狐狸棚,中间的空地上露天放着一排又一排狐狸笼,每排笼子边上栽一两株南瓜,藤蔓爬上笼子,还能给笼里的狐狸遮阳。其余小块土地上,也都种上了茄子、黄瓜等蔬菜。儿子上学去后,夫妻俩就吃这点蔬菜,“上街买菜只买一点肉。”

儿子在读医学院,离毕业还剩下三年。今年,翟会波给儿子在寿光市区买了一套房子,咬咬牙贷了点款。房价一直往上涨,她说,要是现在不买下来,之后怕是再也买不起了。

8月22日,翟会波回到养殖场,进屋就去找一只编织袋,里面有5万多块钱,是她用来进鞋的周转资金,可是,她最终并没找到。房门还是她离开时紧锁的样子,但有块窗玻璃在大水中破裂了,她懊恼极了。

3000只狐狸,有两只幸存下来。8月26日傍晚,她领着姐姐去看活下来的狐狸,走近发现,已经死了。她转过身,径直走向卧室,脚边的狐狸笼空空如也,干枯的南瓜藤蔓耷拉在上面。姐姐在身后提醒她,晾在院子里的棉被别再用了。她应道:“我会扔的。”

卧室前的空地上堆积着五颜六色的鞋子,加上库房里的,总共一万双。每双进价十几元,每卖出一双能挣5元甚至15元。姐姐又提醒她,鞋子也报废了。她想了一会儿:“我不舍得扔。”

如果没有这场大水,狐狸再过一个月就能卖钱了,市场价是每只700至800元。在这次水灾中,翟会波的损失除掉狐狸和鞋,还死了3000只幼鸡、3只羊,淹坏两辆车,不算房子里的家具家电,也有近50万元。

贷款买房的事情,她没敢告诉儿子,“我儿子很懂事,怕他担心”。她打算去找亲戚借1万块钱,先把儿子新学期的学费解决好。

卧室的门,吱呀一声开了。地上还有大片湿漉漉的淤泥,里面混杂着茶叶罐子、塑料瓶、旧电线。红色日历上有“吉星高照”四字,歪斜着挂在墙上,水渍线的位置比日历更高些。

姐姐被挡在屋外,太阳西斜,晚霞映衬着她的脸。翟会波站在阴冷潮湿的屋内,背朝门槛外的姐姐,轻轻说了句:“哎,没法了。”

是否能东山再起

大水之后,寿光的养殖户、种植户们面临如何重新创业的难题。

寿光是著名的中国蔬菜之乡,被誉为“华北平原的菜篮子”,寿光农民以种植大棚蔬菜为主业。搭建一个蔬菜大棚的投入大约是20万元左右,这也就导致此次水灾中农民经济损失惨重。

8月23日,山东省潍坊市召开防汛救灾新闻发布会,据介绍,寿光市总受灾人口50多万人,直接经济损失92亿元。潍坊市民政局局长张增顺称,此次灾害共造成死亡13人,共有倒塌房屋9999间,20多万个大棚受损。

李学金今年35岁,是洛城街道刘家尧河村人,6年前,他在稻田镇上阁村承包了土地,种植大棚蔬菜,这也是他身边很多朋友的选择,“做别的没出路。”

大棚一个挨一个,密度很高。李学金说,同村人承包土地往往会在一起,相互有个照应,蔬菜是规模化种植的,比如他附近几家大棚是种黄瓜的。

李学金原计划九月中旬下黄瓜苗,大水前刚松完土、施好有机肥,黄瓜到了十月底就能上市,可以卖三个月。来年一月再种一拨,直到六月下市,接着歇地三个月。

而现在,至少要歇上一年了。李学金说,大棚受损严重,没法简单修补,需要全部拆掉重新搭建,预计明年9月下旬他才能种上瓜苗,这意味着他一年16万的收入泡汤了。“我倒希望被淹的是房子。”李学金说,重新请人建棚要二十几万,大棚被淹受损的后果比房子更严重。养殖户们也持相同观点。

一场大水让翟会波意识到,养殖动物需承受多大的自然风险。她决定关掉养殖场,继续去卖鞋。眼下,她只能去找亲戚借钱,或者,把十万双鞋子好好收拾一番,拿到集市上低价卖掉。

李沣海已经57岁,再也做不动建筑工了。他盼着政府能给他一点补贴,至于是否还要继续养猪,他茫然无知。

这几个人里,李学峦损失最大,也最渴望“东山再起”。

李学峦告诉《财经》记者,他和妻子的积蓄都投在养鸡场里,原本妻子在一只胶鞋里藏了几千元钱,但这笔没能找回,倒是他从一条湿漉漉的裤子里摸出三百元钱。如果重新养鸡,他至少需要借100万元

他问银行业务员能不能继续贷款100万元。业务员在挂电话前说,会去问问领导。

李学金和洛城街道马家村的李姓村民也急需一笔钱重建大棚,但他们表示,自己难以承受银行的利息,希望政府能够帮助他们向银行申请无息贷款。

李学峦心里十分没谱,过了4天,业务员还没给他回音。他猜想银行领导已经拒绝了,“我连可以抵押的资产也没,更何况现在还欠着他们钱。”

料之外的大水

口子村的养殖户们压根没想到,水能把养殖场淹没了。不然李沣海19日临走前,一定会带上养殖场卧室里的身份证和医保卡,翟会波也会让儿子背上装有暑假作业的书包。

8月18至19日,上口镇副镇长赵新法多次在“口子村养殖区防汛工作群”发布泄洪通知。18日21:55的第一个通知显示,当晚9点起,上游冶源水库的泄洪量是每秒150立方米。一个小时后,赵新法称,“加上青州放水,再是原河槽存水,估计到我镇区超300多。”

8月19日上午11:28,赵新法在防汛群转发了一则消息:弥河沿岸镇街部门注意,青州谭坊流量超过400,水流很急,即将过寿光界,可能下泄很快,请做好沿途防汛工作,特别是请上口镇做好口子村人员转移准备。

几乎与此同时,翟会波听到口子老村的广播传来这则泄洪通知,要求“除各户留一人外,其余人全部撤离。”

李沣海的妻子这几天常掉眼泪,左眼哭得发炎了,微微发红。据她回忆,8月18日中午得知泄洪流量仅为400,她都没当回事儿,“我在这里养了16年猪,我会不清楚吗?300、400都没事,就算600也淹不了。”翟会波也以为没事,她听到广播后,还在养殖场做了午饭吃。

一个半小时后,连一个人都不让留了,赵新法在防汛群要求大家在下午2点之前全部撤离。这时候,乡镇干部到了养殖场,一人盯一户,催促大家赶紧转移。

下午1:41,防汛群发布信息称,“所有人员2点前必须撤离出老村,本次流量最高达800流量。”有养殖户在微信群质疑:“可不得了,要出漕。”“到底是多少啊?整得没数了。”

李沣海的妻子不用微信,她从广播上听到了800,一下子慌了。她来不及收拾家当,就被劝出了老村。

实际情况比她担心的更严重。当晚9:40,赵新法在微信群发布的文件显示,上游三座水库的流量合计可达每秒1700立方米。

微信群里最后一次关于流量的发布是在次日一早。赵新法称,截至20凌晨3时30分,弥河谭坊流量为每秒2250立方米。

翟会波说,要是早知道水能这么大,她至少要把车子开出去。

8月26日晚,潍坊市又下发了一份泄洪通知。积水尚未退去,强降雨又将至,寿光上游的三座水库计划在8月26日23时同时泄洪,并在次日凌晨6时加大流量。

这一次,李学峦没太在意,反正他再也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

【作者:俞琴】 (编辑:马晓迪)
关键字: 寿光 东山 灾民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