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位落马医院院长宣判——专业人才的贪腐悲剧_原创频道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原创频道 >
个股查询:
 

56位落马医院院长宣判——专业人才的贪腐悲剧

本文来源于《财经》杂志 2018-10-14 19:37:03 我要评论(0
字号:

这些医院院长,大多也曾是治病救人的医生,专业业务能力突出,曾获颇多赞誉殊荣,而最终在利益诱惑的泥潭中越陷越深。即使他们现已在卫生系统升职任官、下海经商、退休在家,也最终没能逃过法律的追查

《财经》记者 辛颖/文  王小/编辑

2018年9月21日,安徽省纪检监察网公布,安庆市立医院原副院长陈新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据《财经》记者根据公开信息不完全统计,这已经是今年第18位落马的三甲医院院长。

截至记者发稿,中国裁判文书网的信息显示,全国今年已有56位医院(卫生院)院长、副院长因贪污、受贿等罪名被判刑。而与医院相关的贪腐案件有500余件。

案由主要涉及药品、医疗设备、耗材购销,医院基础建设、装修项目,人员任免,骗取社保基金等。收受贿赂的方式也花样繁多,现金、购物卡、金条、手机、白酒、香烟、钢琴、旅游服务等。“腐败从药品购销环节向医用耗材购销转移,涉案人员由医疗卫生系统的普通工作人员向高端专业型医务人员发展。”这是《中国纪检监察报》在2017年总结的医疗腐败新动向。

这些医院院长,大多曾是治病救人的医生,专业业务能力突出,曾获颇多赞誉殊荣,而最终在利益诱惑的泥潭中越陷越深。对医院院长是终身追责制,即使有些人已在卫生系统升职任官、下海经商、退休在家,也没能逃过法律的追查。

耗材腐败,“细水长流”

随着药品领域改革的深入,反腐力度加强,医疗耗材、设备领域的腐败案件开始受到更多关注。

药械采购、结款等各项业务最终的签字权在医院院长手中,企业的“关照”请求和“感谢”贿赂也由此而生。

安徽省宣城宁国市中医院原院长、党支部副书记丁亚松,在4月25日被宣城市监察委员会批准采取留置措施,仅一个月后,宁国市人民法院就进行一审宣判,因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20万元。

九年前,还任宁国市地方病防治站站长、支部书记的丁亚松,曾获得“宁国市优秀共产党员”“宁国市卫生系统先进工作者”等荣誉称号。但2010年-2018年在宁国市中医院任职期间,利用院长职务之便,丁亚松多次非法收受钱款共计61.102万元。宁国市人民法院查明,宁国市中医院2012年起从合肥奥莱博贸易有限公司采购尿液分析仪耗材,为了感谢丁亚松的关照,公司的业务人员每年春节前会送他2000元,直至2017年共计5次。2014年,宁国市中医院又从该公司采购了腹腔镜设备,业务员再次送去5000元“感谢费”。同样,安徽省轩迪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经理为感谢丁亚松在设备、耗材、结算等方面的关照,自2014年至2017年的每个春节、端午节、中秋节,先后12次送给丁亚松现金2万元。

相比于丁亚松在基建项目中非法收受的40万元,耗材购销的单次“感谢费”数额都算少。而在多位医院院长的犯罪事实中不难发现相似之处,药品、耗材的购销贿赂都是“细水长流”。

这些情况早引起监管层的重视。2017年印发的《医用耗材专项整治活动方案》中,对医用耗材的价格及其在医疗费用中占比过高、过快增长的趋势制定专门的整治措施,并对存在商业贿赂行为的企业、代理和医务人员依法从严从重处理。

新组建的国家卫生健康委,在2018年8月23日,联合其他八部委印发了《2018年纠正医药购销领域和医疗服务中不正之风专项治理工作要点》,其中提到加大耗材飞检力度,加大商业贿赂的打击力度。

“此前,耗材购销腐败比药品购销问题提及的要少,是由于药品是所有有处方权的医生都会接触到的问题,而涉及到耗材购销的科室相对较少,但腐败问题可能有过之而无不及。”陕西省山阳县卫计局副局长徐毓才对《财经》记者说。

在梳理判决书过程中可见,除了医院院长作为管理层卷入,医院中层管理主任一级的耗材腐败多集中在骨科、心外科等耗材大户。

腐败甚至成为了问题产品的保护伞。夏翔在任安徽潜山县医院院长时就发生过这样的情况。

夏翔供述,2012年,合肥百庆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下称“百庆器械”)供应的骨科钢板出现质量问题,但该企业业务员希望潜山县医院后续仍能继续采购他们供应的钢板,就到院长办公室送给夏翔3000元。夏翔并不直接负责耗材的采购,处理此事的分管院长和医院设备科,最终采购了百庆器械的骨科钢板。案发后,夏翔的家属向检察机关积极退清了非法所得款26万元。夏翔最终因任职期间受贿26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22万元。

串通作弊,抱团贪腐

“院长拿大头,科长拿小头”,医疗卫生领域贪污贿赂犯罪涉及部门多、人员多,单个人员很难完成犯罪,往往查处一案牵出数案,查获一人牵出数人甚至数十人,“上至局长、院长,下至药械科长、财务科长、采购员、医务人员”,咸阳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官曾公开披露医疗贪腐的抱团现象。

一位医药流通行业的业内人士告诉《财经》记者,对于医药销售来说,想要医院采购你的产品,从上到下哪个环节都要打点到。

一些竞争激烈的医疗器械想要顺利进入医院,不仅仅是医院内部就能决定,器械商们首先要通过招标采购,为此向上级监管部门衍生出更多的猫腻。

四川绵阳市盐亭县两河中心卫生院原院长何志勇还记得,2014年底,医院召开院务会讨论购买一台DR放射机,通过后向县卫生局打了报告,准备由政府统一进行采购。何志勇随后将采购计划告诉了本草堂药业有限公司(下称“本草堂”)总经理杨某,希望本草堂能够参与投标。杨某承诺如果中标,就给何志勇30万元的好处费。

何志勇在证言中坦言,“我们对彩超设备的各项功能,满足的各项参数搞不清楚,我们就请杨某给我们提供相关的资料,按相关的资料制定标准。”然后将标准上报给招标部门。

2015年初,本草堂在招标采购中中标一台85万元的DR放射机。在2015年上半年,何志勇按约定开车到本草堂大门外的路边,杨某就将一个蛇皮口袋放进了车内的副驾驶座位,何志勇开车回到办公室。打开蛇皮口袋,全是红色的百元钞票,一共30扎。何志勇后来用这笔钱中的20万元买了一辆奥迪轿车,10万元用于个人开支。

法院认定何志勇在盐亭县两河中心卫生院工作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现金共计人民币72万元,已构成受贿罪。

而在这样的利益链条中,也少不了上层监管部门的参与。广西桂林市雁山区卫计局原局长唐恩就卷入了辖区内医院的贿赂案中。

2013年初,雁山区人民医院准备采购DR设备一台,南宁市神鹏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业务员罗某为了能做成这单业务,找到了唐恩。唐恩主动将雁山区人民医院领导介绍给罗某,要求关照罗某的这单业务。为了增加中标的成功率,罗某又设计了陪标的假象。罗某找到桂林市龙昌医药有限责任公司刘某,由刘某公司的名义竞标,罗某自己的公司只是参与围标。但在刘某中标后仍由罗某负责向雁山医院提供并安装DR设备。最终,桂林市龙昌医药有限公司成功中标。

罗某为了感谢唐恩在DR设备销售业务中的多次帮助,于2015年左右送给唐恩三星手机一部,又在2017年2月送给唐恩好处费3万元。

在医疗腐败中,类似的串案、窝案并不少见。深陷其中的公立医院院长,一方面全面掌握院内工作,另一方面要从上级监管处得到更多利益和关照,因而有时会兼具受贿和行贿的罪行在身。

安徽省蚌埠市怀远县第二人民医院原院长陈军,为取得蚌埠市卫生局副局长李某在评定二级甲等医院、其他业务方面的帮助,送给李某现金、购物卡、金条,共计折合人民币超过41万元。

清华大学法学院原院长、卫生法研究中心主任王晨光曾在“2018中国医药产业新年展望会”上直言,经营医药、医疗器械批发、销售、流通公司成为行贿“高发群体”。

如何实现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

陕西省山阳县卫计局副局长徐毓才称,国家正在从三个方面严打医疗人员的腐败,通过高压严惩震慑让他们不敢腐,通过医疗体制改革让他们不能腐,通过医务人员的薪酬改革让他们不想腐。

然而,每一条路都难在短期内一蹴而就。公立医院院长的权力过于集中,同时作为决策者和执行者,缺乏权力制衡,都为寻租留下了空间。

9月6日,安徽省纪检监察网公布,安徽省儿童医院原党委书记、院长金玉莲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金玉莲在今年4月已经正式退休。金玉莲管理安徽省儿童医院超过十年之久。曾有刊文称,她在基层医疗、结核病诊治、“非典”、手足口病等方面都做出了突出贡献。

退休后被追责的院长金玉莲并非首位。2016年7月,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合肥第四人民医院原院长李泽爱受贿一案,此时李泽爱已经退休三年。“对于医院院长的终身追责,正是因为医院院长反腐和在其他领域的反腐大多是相似的。”徐毓才指出。

2018年6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强公立医院党的建设工作的意见》明确,公立医院实行党委领导下的院长负责制。公立医院党委从过去的“政治核心”转变为“领导核心”。与此同时,近年来公立医院的薪酬制改革也在同步进行。2017年,四部委联合印发的《关于开展公立医院薪酬制度改革试点工作的指导意见》要求,建立动态调整机制,稳步提高医务人员薪酬水平。允许医疗卫生机构突破现行事业单位工资调控水平。如三明、合肥等地都提出医院院长年薪制。

但牵一发而动全身,这同时受制于医疗服务价格体系的调整,非一朝一夕可就。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朱恒鹏此前对《财经》记者分析,城市公立医院薪酬改革原则是平移,“总量控制,结构调整”:用医疗服务价格提升的钱弥补取消药品加成的损失,所以,“从逻辑上来讲,医生的总收入应该没有变,明面上提升医生薪酬,这其实是做不到的”。

徐毓才认为,各项政策都能在一定程度上加强预防腐败、反腐败的力度,但是仍没有触及医疗体系腐败中寻租的根本。

在体制性的约束力量发挥作用之前,法律打击也提醒身在局中的院长们更需有自控力。陈金淼入狱这年55岁,因在任河南省驻马店市中医院院长时非法收受贿赂722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6个月。入狱后的陈金淼认罪悔罪,受到5次监狱表扬。河南省信阳监狱提出了减刑建议。2018年3月,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布裁定结果,陈金淼入狱以来虽然获得一定表扬,但其职务犯罪性质及情节严重,减刑幅度要从严限制,对其减去有期徒刑4个月。

2026年9月18日,陈金淼的刑期将在他67岁这一年结束。

(本文将刊发于2018年10月15日出版的《财经》杂志)

(编辑:陈颖)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