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年6.5%以上无悬念,新出炉宏观数据背后透露哪些信号?_原创频道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原创频道 >
个股查询:
 

全年6.5%以上无悬念,新出炉宏观数据背后透露哪些信号?

本文来源于《财经》 2018-10-19 15:07:00 我要评论(0
字号:

下一步基础设施投资主要是“补短板”,重点集中在稳定有效投资方面,在启动一批重大项目的前期工作的同时,防范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也不容放松

文/《财经》记者降蕴彰 编辑/王延春

国家统计局10月19日上午公布第三季度GDP同比增长6.5%,结合一季度同比增长6.8%、二季度同比增长6.7%,核算下来,2018年前三季度GDP同比增长6.7%。三季度GDP同比增长6.5%,增速较上季度下降0.2个百分点,这是2015年以来单季同比增速最大回落幅度,显示经济下行压力明显加大。中国投资协会原会长张汉亚、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首席经济师祝宝良等专家对《财经》记者说,今日统计局公布数据显示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但四季度GDP增长大约可以保持在在6.5%左右,全年实现6.5%的经济增长目标应无悬念。

与前两个季度相比,三季度GDP增速在下滑,其主要原因是固定资产投资投资增速下滑,投资仍然是经济增长的“短板。

前三季度,全国固定资产投资483442亿元,同比增长5.4%,增速比上半年回落0.6个百分点。对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影响最大的是基础设施投资,上半年基础设施投资同比增长7.3%,现在前三个季度基础设施投资同比增长是3.3%,下滑最为明显。

西南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杨业伟分析,9月当月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6.1%,增速较上月回升1.5个百分点,投资依然延续弱势。虽然基建投资跌幅有所收窄,但依然偏弱。

张汉亚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2018年四季度基础设施投资增速下滑速度会放缓,回落的幅度会收窄,但回升的可能性很小。在2019年、乃至未来三五年内,中国基础设施投资或将成为负增长,其原因是基础设施投资已经基本趋于饱和。

多位接受《财经》记者采访的专家、分析师提示,在中国,基础设施投资主要是依赖地方投资,由于受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困扰,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基础设施投资的融资渠道,影响了基础设施资金来源。吉林省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张依群分析说,今年以来,有关部门在财政整顿的同时,金融监管也在加强,财政整顿主要通过影响地方债、城投债、政府支出等影响基础设施资金来源,金融监管主要通过影响银行的表内贷款、信托贷款、其他金融机构贷款影响基础设施资金来源,这都会使得基础设施的资金来源更加敏感,同时也会一定程度影响基础设施的PPP项目融资。

国家发改委投资司副巡视员刘世虎介绍,2018年前8个月投资到位资金仅增长2.1%;新开工项目计划总投资下降18.3%,其中基础设施新开工项目计划总投资下降28.1%。从刘世虎给出的数据上看,现在基础设施投资仍然是经济增长的“短板”。

刘世虎在谈到下一步基础设施投资如何“补短板”时表示,重点是要稳定有效投资,提前启动一批重大项目前期工作,同时也要防范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

对于下一步支撑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因素,张汉亚、祝宝良等专家均提到,2018年前三个季度制造业持续回暖和民间投资的增速回升,是当下经济运行中不可忽视的积极因素。

《财经》记者注意到,在国家统计局公布的主要经济数据中,前三季度制造业投资、民间投资的同比增长均为8.7%,比全国固定资产投资高出3.3各百分点。制造业方面比上半年加快1.9个百分点,从 3 月 3.8%的阶段性低点持续6个月都在回升,回暖幅度超过两倍;民间投资增速比上半年加快0.3个百分点,比上年同期加快2.7个百分点。与固定资产投资、基础设施投资相比较,制造业投资增长、民间投资增长无疑是两个大亮点。

对于中国制造业投资,中信建投证券的最新研究报告认为,制造业分为食品、日用消费品、原材料加工、装备制造与其他等五个行业,从2018年年初至今,装备制造业与原材料加工行业是拉动制造业投资回暖的主要来源。在前8个月,装备制造业对制造业投资的贡献从2月的1.80%上升至3.68%,原材料加工行业对制造业投资的贡献从2月的1.26%上升至2.42%,两个行业的拉动率合计回升3.04%,对制造业投资回升幅度的贡献率达到95%。该研究报告认为,目前,中国制造业投资回暖已处于短期高位,峰值或将临近。未来,中国制造业投资持续回升空间有限,但这不意味制造业投资会大幅回落,而是保持相对高位。

9月当月制造业投资大幅回升,同比增速较上月提高7.6个百分点至16.3%。制造业投资回升不仅体现在通信、计算机和电子制造业等高端制造行业,同时体现在有色、化工等重工业行业。杨业伟分析,制造业投资单月增速回升明显,能否持续有待继续观察。前期企业利润积累和出口相对强劲可能是推动制造业投资回升的原因。但考虑到外需不稳定性不断加强,内需持续下行,因而制造业面临的终端需求走弱,未来企业销售收入和盈利都可能下滑,这个趋势单靠减税等政策调整较难逆转。因而制造业投资增速回升难以持续。

1

制图:《财经》杂志新媒体数据组  闫金强

同时,张汉亚说,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做好“六稳”工作,其中促进民间投资增长是稳投资的重要一招。他对《财经》记者表示,稳投资既要防范债务风险累积,又要避免新一轮产能严重过剩,因此充分用好民间投资就显得尤为重要。前三季度民间投资增长加快,必须顺势而为,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为民营企业创造市场需求,有盈利空间就会激发民营企业投资,这样才能发挥市场最根本的带动作用。

记者注意到,近期,央行、财政部、证监会等宏观经济部门密集发声,回应经济热点,释放出宽松的政策信号,寄望稳定市场预期。同时,央行降准也释放流动性、财政部酝酿的大规模减税、体制机制促消费等一揽子重磅政策正在陆续推出并落地。专家预测,四季度多项稳增长促改革的举措密集发力,可能基础设施投资会增速提升,GDP增速保持6.5%左右无忧。

(编辑:文静)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