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的真谛:发展中国家何以自处_原创频道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原创频道 >
个股查询:
 

发展的真谛:发展中国家何以自处

本文来源于《财经》杂志 2018-12-01 16:59:25
字号:

(《大浪潮:崛起的发展中世界》(美)史蒂文·拉德勒著 黄兰淇译 中信出版集团 2018年7月)

贾敏 | 文

冷战与苏联的消亡塑造了20世纪世界历史的关键时刻,全球权力格局、经贸网络、发展与治理路径都因此发生颠覆性的变化。这些改变激发了全球进一步发展的渴望,也为新一轮的大变革创造了新机遇。

在发展经济学家史蒂文·拉德勒看来,这些珍贵的机遇是属于那些曾经默默无闻、饱受磨难的发展中国家的。尤其是过去的30年间,发展带来的繁荣与信心无与伦比,令人振奋。这是拉德勒的著作《大浪潮:崛起的发展中世界》想要展示给世人的宽阔图景。

长期以来,全球政治秩序与治理状况对于发展中国家殊为严苛。以西方历史的视角来看,西方的兴起伴随着地理大发现与殖民主义扩张,进而建立全球范围内的资本主义剥削体系。在后启蒙时代的西方精英眼中,非西方社会既没有历史,也缺乏国家,更遑论进步与发展,只能作为西方世界的依附而存在于字里行间。

冷战的降临让发展中国家首尝新生的滋味,民族解放与国家独立成为美苏竞争缝隙中生存的最大获利。然而,解放与独立并不意味着稳定和繁荣,枷锁的褪去并不意味着真正自由的到来。在拉德勒曾经工作过的印尼,从苏加诺到苏哈托,政治腐败与族群、宗教间的尖锐矛盾从未消停,国家的发展因此停滞不前。这样的剧本在一些发展中国家几乎从未退场。

正是关注到了制度延续的弊端和令人失望的现实,作者聚焦冷战结束以来发展中国家领导层的蜕变和转型。与早期反殖民主义时代的领袖出生行伍与草莽不同,新一代的发展中国家政治家大都目睹过政治转型带来的进步和益处,同时也极大激发起他们进行寻找新方向的可能。新生代政治家拥抱全球化与互联网浪潮,善于吸纳与比较不同政治制度间的优劣得失,接受批评与民意监督,或是与前代执政者最大的不同。

作为战后婴儿潮一代,拉德勒聆听过肯尼迪时代那些令人心潮澎湃的政治演讲,自身也以美国和平队骨干的身份长期在东南亚和非洲从事美国政府与非政府组织实施的援助与发展项目,是多个转型成功发展中国家政府的政治与经济顾问。

他曾亲眼目睹纳米比亚从南非脱离后遭遇的政治与经济大混乱,到如今逐步纳入发展正轨,为整个社会焕发出蓬勃活力而感到由衷喜悦。我们可以在《大浪潮》中读到许多这样的片段。在作者看来,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发展中国家所取得的长足进步与坚实发展,足以证明落后国家的经济发展不仅是长期的,民主制度亦是可维系的,而政治精英也早已掌握了一整套富有魅力的领导技巧。总之,发展的一切要素都已具备。

我们并不怀疑作者的真诚,因为他是发展变迁的直接参与者,对未来前景充满期许。然而现实情况真实与否,恐怕却未必。

大国间博弈依旧是影响发展中国家最大的不可控变量,这在冷战消亡30多年后的今天依旧如此,某些时刻甚至更为严重,且积重难返。这点作者并不避讳,在字里行间也颇为隐晦地点出:某些发展中国家与地区俨然成为新一轮大国冷战的导火索,而当今逆全球化与民粹思潮的大盛行也严重制约国际组织进行多边合作的能力,这对不少发展中国家而言,又是一场严峻的考验。

从改变现实而言,我们确实需要有更多像拉德勒这样秉持乐观态度的务实型学者奔走呼号,向世人展示这个时代的伟大成就,而不是躺在过去历史的黑暗之中,探讨过多的失败故事与希望破灭。拉德勒现任乔治敦大学国际发展研究项目的掌门人,其实培养新生代发展理念的实践者与布道者,或是目前最可行,亦是最急需要做的事。

更进一步而言,我们需要勾连起发展对于不同时代与阶段的发展中国家的重要与独特性,而非简单地非此即彼。冷战时代的发展亦有其可取之处。在这方面,冷战时期投身于拉美发展项目的经济学家阿尔伯特·赫希曼有独到的见解:通过发展援助给予所在国以新的管理理念、企业家精神,乃至创新理念的培养和熏陶,这或许才是维持发展浪潮不竭源泉的最持久动力。

(作者为华东师范大学国际关系与地区发展研究院副教授)

(本文首刊于2018年11月12日出版的《财经》杂志)

(编辑:xumanfei)
关键字: 真谛 发展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