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步入后默克尔时代_原创频道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原创频道 >
个股查询:
 

德国步入后默克尔时代

本文来源于《财经》杂志 2018-12-27 18:53:36
字号:

摘要:想要摆脱默克尔的影响、树立自己在党内的地位,并为出任德国总理做好准备,克兰普-卡伦鲍尔需要更加明确她的主张,在体现政策延续性的同时回应党内的不同诉求 。

微信图片_20181227185220

(如何处理与默克尔的关系将是一个微妙的课题。克兰普-卡伦鲍尔不想被视为默克尔的复制品。图/视觉中国)

《财经》记者 江玮 | 文  郝洲 | 编辑

安格拉·默克尔启动的权力交接计划不仅在德国标志着一个新时代的到来,对整个欧洲大陆也是如此。

德国是欧洲经济实力最强的国家。作为德国的掌舵人,默克尔也在欧洲层面发挥了领导作用。欧债危机爆发后,在德国主导下,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希腊等国接受了紧缩政策。默克尔更是欧洲外交政策的代言人,她敢于对抗俄罗斯总统普京和美国总统特朗普,正是她在乌克兰危机之后坚持要求对俄罗斯进行经济制裁,与特朗普的交锋为她在欧洲赢得了尊重。

12月7日,56岁的安妮格雷特·克兰普-卡伦鲍尔历经两轮投票,在德国执政党基督教民主联盟(下称“基民盟”)的党代会上最终当选新主席。

作为德国联邦议院的第一大党,基民盟的党主席有很大概率成为德国总理。虽然基民盟推选的总理不必和党主席是同一个人,但在德国历史上每一个出自基民盟的德国总理都曾担任过党主席。

克兰普-卡伦鲍尔是默克尔的门徒,被称为小默克尔。她继承了默克尔的政治风格,妥协和团结成为她的战斗口号。她对最低工资的支持使其赢得了左派的赞同,对家庭价值的推崇和反对同性婚姻又使她受到右派的欣赏。

在基民盟党主席选举结果出炉后,德国《每日镜报》刊登的一篇文章以《某种程度上,默克尔没有真正离开》为标题。辞去党主席一职的默克尔仍将继续完成她的总理任期,这意味着克兰普-卡伦鲍尔在一段时间里仍将站在默克尔的身后。

前所未有的党内分裂

12月初,在汉堡举行的基民盟党员代表大会上,告别党主席一职的默克尔收获了长达10分钟的掌声,一些基民盟代表手中的标语牌上写着“感谢领导”。默克尔从2000年开始领导基民盟,并从2005年开始担任德国总理至今。

18年来第一次,默克尔的名字没有出现在选票的候选人名单上。克兰普-卡伦鲍尔与联盟党前议会党团主席弗雷德里希·默茨、卫生部长延斯·施潘展开了竞争,这是基民盟多年来最为激烈的一次党主席选举。

由于在第一轮选举中没有候选人得到超过50%的选票,排在前两位的克兰普-卡伦鲍尔与默茨进入了第二轮的对决。最终克兰普-卡伦鲍尔得到了517票,默茨收获了482票,两人票数仅仅相差了35票。在基民盟的历史上,从来没有哪位党主席是以如此微弱的优势当选。

选举结果再次表明基民盟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分裂。尽管克兰普-卡伦鲍尔的胜出被认为是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但基民盟内部支持默克尔与反对默克尔派别之间的斗争并不会就此平息。

对保守派来说,默茨是反默克尔阵营的重要人物。他批评默克尔的移民政策,认为她缺乏原则。选择默茨在很大程度上意味着与默克尔时代的决裂,代表了党内渴望改变的声音。

默茨2009年在与默克尔的政治斗争中失利后告别政坛,成为一名律师。此番卷土重来,他希望基民盟回归更保守的根基,争取那些转向极右翼政党的选民。尽管默茨经济管理能力受到广泛认可,并得到了前财政部长、现任德国联邦议院议长沃尔夫冈·朔伊布勒的背书,但最终仍然惜败。

与默茨相比,和默克尔一脉相承的克兰普-卡伦鲍尔代表了中间立场。她曾在德国西南部的萨尔州担任议员、州部长及州长,积累了丰富的地方治理经验。在克兰普-卡伦鲍尔的领导下,基民盟在2017年萨尔州议会选举中得票率超过40%,与基民盟在其他州的低迷选情形成鲜明对比。今年2月,克兰普-卡伦鲍尔被默克尔任命为基民盟秘书长。在成为党主席之前,默克尔也担任过基民盟秘书长。

基民盟内部保守派别领袖亚历山大·米奇表示,克兰普-卡伦鲍尔的胜利让那些希望实现政治转向的人深感失望。一些代表为此已经宣布退出基民盟,一些保守派甚至宣布要组建一个新的政党。

克兰普-卡伦鲍尔在她的演讲中试图淡化党内的分裂。她呼吁成员继续视基民盟为一股有着广泛基础的政治力量,称在欧盟极化的政治图景中,基民盟是最后的独角兽。

但想要摆脱默克尔的影响,树立自己在党内的地位,并为出任德国总理做好准备,克兰普-卡伦鲍尔需要更加明确她的主张,在体现政策延续性的同时回应党内的不同诉求。

德国波恩大学政治学者蒂尔曼·梅耶对《财经》记者表示,克兰普-卡伦鲍尔在党代表会上的发言令人印象深刻,若她能坚持这样的原则,将能够树立独立的特征。但如果克兰普-卡伦鲍尔没能相比默克尔时代做出积极的改变,默茨未来仍有机会。

如何处理与默克尔的关系将是一个微妙的课题。克兰普-卡伦鲍尔不想被视为默克尔的复制品。在选后接受采访时,她表示希望默克尔在与联盟政府其他政党讨论政策时能够先和她进行沟通。当被问及是否会与自己的导师对抗时,克兰普-卡伦鲍尔回答说:“是的,如果这样做符合党的利益。”

尽管默克尔希望完成剩余的总理任期。但据德国媒体报道,基民盟准备让她提前让位,为2021年大选做准备。“默克尔在寻找体面传位给克兰普-卡伦鲍尔的时机。”梅耶说。

据德国《图片报》报道,基民盟希望在明年5月欧洲议会选举后或者明年大联合政府执政时间过半时,与社民党分道扬镳,转而与自由民主党组建联合政府,而后者希望默克尔能提前下台。接连在地方选举中失利的社民党也在寻找脱离执政大联盟的方式,从而以反对党的立场更好地挽回选民。

“默克尔卸任党主席之后,她在党内的权威将受到挑战,制定的政策也将受到党内掣肘。如果默克尔中途离场,无论是被逼宫还是为克兰普-卡伦鲍尔出任总理铺路,比起熬到2021年,没有更大的损失,她已经受到了认可。如果熬到2021年,默克尔要受到党内制衡,她的接班人则因为在默克尔光环之下无法树立权威。”中国社科院欧洲所研究员赵俊杰对《财经》记者说。

继任者的政策选项

克兰普-卡伦鲍尔的当选意味着基民盟将延续当前的道路。她在就职演说中明确将继续默克尔的自由主义路线。她说不想基民盟经历一场保守革命,而是希望继续守住广泛的中间阵营。长久以来,默克尔认为基民盟应该是中间的人民政党,该党的价值观趋向温和与多元。参与党主席竞选的卫生部长施潘是同性恋者,这在过去几乎是不可能的。

但默克尔的中间道路也面临批评。多年来的中间道路导致联盟党不够右,社民党不够左,处在政治光谱两端的选民被忽视,导致保守派选民流向了极右的德国选择党或者左翼的绿党。最近的民调显示,德国选择党的支持率已经超过了社民党,绿党的支持率则达到了前所未有的20%,与联盟党的差距只有个位数。德国政治碎片化之势愈发严重。

在具体政策主张方面,克兰普-卡伦鲍尔赞同默克尔的移民政策(编者注:2015年叙利亚难民危机爆发后,默克尔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向叙利亚难民开放德国边境,同时推动欧盟拿出一个配额制度,将难民分配到欧盟各国),但同意收紧移民政策,主张遣返有犯罪记录的难民,惩罚身份造假的难民。在克兰普-卡伦鲍尔执政的萨尔州,一些移民被要求接受X射线检测以确定他们的年龄。在经济政策方面,她支持提高最低工资,提升女性在经济中的存在,希望展开税费改革以减轻中产阶级负担。外交方面,她支持多边主义,强调德国对欧洲的责任。

赵俊杰表示,克兰普-卡伦鲍尔需要吸取默克尔的教训,默克尔的治国理念是求稳,而当前的形势需要克兰普-卡伦鲍尔在体现政策延续性的同时创新求变。

德国《商报》在一篇评论中指出,克兰普-卡伦鲍尔必须把精力集中在重新团结基民盟和加强德国经济上。不来梅、萨克森、图林根、勃兰登堡等地明年将举行州议会选举,欧洲议会选举也将在明年5月举行。克兰普-卡伦鲍尔必须实现党内团结才能稳住地盘,并带领本党在2021年的联邦议会选举中胜出。

在赵俊杰看来,尽管德国经济在默克尔的带领下走出金融危机,失业率降至历史最低水平,但另一方面,德国工资增长停滞,难民的涌入增加了未来养老金的支付风险,中产阶级陷入危机感。

自今年3月组成大联合政府之后,执政联盟支持率持续下滑,并接连在州选举中遭遇失利。今年10月,基民盟在黑森州议会选举中经历了自1966年以来最差的选情,默克尔随后宣布辞去党主席,不再寻求连任总理。同样在10月举行的巴伐利亚州议会选举中,长期在该州执政的基民盟姊妹党基社盟遭遇挫折,失去了单独执政权力。

在宣布参选党主席之后,克兰普-卡伦鲍尔展开了一次倾听之旅,听取基层人员的呼声,她得出的总结是:充满了“骄傲、沮丧、忧虑和不确定”。

“我们要在党内问一些根本的问题。作为一个人民的政党并不意味着是某种万能政治商店,为每个人提供方案。”她表示基民盟需要树立更加明确的立场。

克兰普-卡伦鲍尔已经承诺将就移民和安全问题进行讨论。由于与默克尔在移民政策上的分歧,愤怒的基民盟选民转向了反移民的德国选择党,后者已经成为德国联邦议会第三大党,并在德国16个州议会都取得了席位。

在德国选择党联合主席亚历山大·高兰德看来,克兰普-卡伦鲍尔不过是以其他方式继续延续默克尔的政策。“她支持现在的难民政策,不会对其进行修正。”

梅耶认为,克兰普-卡伦鲍尔尚未在欧洲层面展现其个人特征。但德国政府在欧洲融合、边境开放、多元文化主义等方面的基本立场不会发生转变。

作为来自德法边境的萨兰州人,克兰普-卡伦鲍尔法语流利,对法国总统马克龙提出的欧盟改革方案表示支持,其中包括支持建立一支欧洲军队。对于德美关系,她强调要继续珍视这段跨大西洋友谊,但同时对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行事作风持怀疑态度。

在对华关系方面,默克尔在任内对中国进行了11次访问,是访华次数最多的西方国家领导人。梅耶表示,克兰普-卡伦鲍尔目前在对华政策方面是一张白纸,她完全有可能实施对华友好政策。中德经贸关系密切,德国是中国在欧洲最大贸易伙伴,也是欧盟对华直接投资最多的国家。“但德国国内也有对中国崛起的担忧。”赵俊杰说。

德国于12月19日出台新规,非欧盟投资者在德国并购与战略、安全相关领域的企业时,接受审查的股份门槛从此前的25%降至10%。去年,德国扩大了对欧盟以外投资者在德进行收购的行业审查范围。尽管这些规则并不只针对中国投资者,但急剧增长的中国投资是德国考量的因素之一。

(本文首刊于2018年12月24日出版的《财经》杂志)

(编辑:李琳琳)
关键字: 默克尔 德国 时代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