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印彪答卷:煤电巨头华能如何应对能源科技多重挑战_原创频道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原创频道 >
个股查询:
 

舒印彪答卷:煤电巨头华能如何应对能源科技多重挑战

本文来源于《财经》杂志 2019-02-01 17:34:00
字号:

新能源+科技创新,舒印彪欲让煤电巨头华能改头换面

以60岁的年龄从国家电网董事长赴任华能两个月后,舒印彪拿出了施政纲领。在1月27日至28日召开的华能集团工作会上,舒印彪延续了他在国家电网任职时提出的“再电气化”理念,将着力加强华能的新能源装机比例和科技创新力度。

在2017年11月国电集团与神华集团合并为国家能源集团之前,华能一直是五大发电集团中的“老大哥”。不仅装机容量多年来位居五大发电集团之首,且在发电技术上有多个第一:华能建成了国内首台60万千瓦超临界和100万千瓦超超临界火电机组,首个IGCC(整体煤气化联合循环)示范电站,世界首座300米级双曲拱坝,并破冰核电尖端技术,参与了第四代高温气冷堆核电示范项目的建设。

工作报告信息显示,过去一年,华能集团国内机组发电量同比增长8.2%,营业收入增长5.6%;国内发电量占全国总发电量的10%以上。

然而随着国家能源集团的横空出世,华能装机容量第一的宝座已经旁落。不仅如此,相比除国家能源之外的大型央企,华能清洁能源装机比例仅为32%,低于国家电投、华电和大唐,其中,国家电投的清洁能源装机比例已经接近50%。此外,华能过往在火电技术和管理上有深厚积累,煤耗水平世界领先,但在能源结构转型的大背景下,过往的技术优势反而可能形成路径依赖,错失新能源发展的机遇,譬如在未来海上风电资源的争夺中,三峡集团、中广核等大型清洁能源发电集团异军突起,而华能目前有些落后了。

此外,国资委迄今公布了21家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试点企业, 10家创建世界一流示范企业。这两个名单中都没有华能,但有国家电网、国家能源集团、三峡集团、中广核、国家电投等电力央企。

在此背景下掌舵华能的舒印彪充满了危机感。他在脱稿讲话中表示,在能源变革、科技变革及激烈的市场竞争情况下,如果失去了这两年,就可能失去今后五年甚至十年。

图/视觉中国

提升新能源装机比例

提高华能偏低的新能源装机比例,是舒印彪履新后的第一大任务。他在工作报告中表示,近年来,公司持续加大结构调整力度,但清洁能源装机比重依然偏低,在发展布局、发展机制、发展举措上亟待新的突破。要把调整结构、优化布局作为推动高质量发展的战略性任务。

这一思路与舒印彪在国家电网任职期间提出的“再电气化”理念一脉相承,他也在华能的工作会中再次提及这一理念,在舒印彪看来,全球范围正在迎来新一轮再电气化,在消费端,电能占终端能源消费的比重在不断提高,在供给侧,大力使用清洁能源、特别是新能源来产生电力,可以减少对化石能源的依赖。

舒印彪表示,2018年全国化石能源和清洁能源比例大约为6:4,到2035年要变为4:6,而华能目前只有32%,无论是从国家战略安排,还是清洁能源的发展趋势考量,华能都要奋起直追, “一定要在新能源发展上有大幅提升”。

华能未来的新能源开发的重点是:在三北资源区布局风光煤电一体化基地,通过特高压接入东部优质市场赚取更多利润,在东部沿海,则布局规模化的海上风电基地。

而华能在核电的布局历来引人关注。华能是山东石岛湾高温气冷堆项目的最大股东,并在海南昌江、福建霞浦两个核电厂址有所布局,是传统的三大核电巨头(中核、中广核、国家电投)之外,最有可能进入核电开发的发电集团。

舒印彪上任后的第一个大动作也是关注核电。2018年12月28日,履新44天的舒印彪在华能总部主持召开“华能集团高温气冷堆及核电发展院士专家咨询会”,将近20位两院院士参加。

核电优异的经济效益是吸引舒印彪的重要原因。华能火电装机容量达到1.2亿千瓦,但火电上网电价受到严格管制,其经济效益受煤炭价格影响很大,过去一年,全国火电机组亏损面接近一半。尽管华能火电依赖其深厚的积累实现盈利,但也仅仅是微利。

核电的高技术属性也是舒印彪下大力气布局核电的重要原因,高温气冷堆的开发带动了该技术路线的主氦风机、螺旋管式直流蒸汽发生器、燃料装卸系统等一系列核心技术和设备的突破。

不过,高温气冷堆作为试验堆,其装机容量为20万千瓦,工程总造价约为80亿元,单位造价约为4万元/千瓦,超过目前压水堆造价的两倍,现行的电价水平下,难以获得好的经济效益,因此,华能未来的核电布局仍将瞄准大型商业压水堆的开发。工作报告信息显示,在昌江二期、石岛湾压水堆项目及霞浦压水堆项目上,华能都希望能有所突破。

对于其他清洁能源,舒印彪表示,水电是战略资源,不可放松。

从争资源到拼技术

科技创新是舒印彪在工作会上数次强调的另一个重点。

舒印彪对发电集团未来的竞争有如下的判断,未来三年,主要靠拼资源,后面资源分完了,比的就是技术。华能以后不是靠大,而要靠科技。

在舒印彪看来,未来两年将是关键的政策机遇期。一方面是2020年新能源实现平价上网前的政策窗口期;另一方面,对于企业经营而言,这两年也是僵尸企业处置有国家政策扶持的窗口期。

舒印彪认为,华能以后的路线,就是要靠优质资产和数字化结合,达到高度信息化的能力,如果公司设备好,信息化、数字化管理融合得好,盈利能力、竞争能力就会很强。

华能历来在火电技术上有深厚积累,舒印彪也希望华能更多投向清洁能源技术。他认为,华能煤电技术水平很高,创新能力很强,这是发展新能源的良好基础。另一方面,企业应以效益为导向,如果有的煤电项目判断建完会亏损,就不必建。今后战略重点、资源配置都要向新能源倾斜。

舒印彪总结说,能源电力是科技创新最为活跃的领域之一,当下清洁燃煤发电、新一代核电、可再生能源发电等新兴技术不断取得新突破,信息技术和人工智能蓬勃发展,能源科技革命与数字革命、信息化与工业化深度融合,智能化运维、远程集中监控、无人少人值守等先进技术积极应用,多能互补、智慧用能与增值服务等领域创新十分活跃。华能要想赢得主动、赢得未来,必须依靠科技创新。

具体而言,与项目相关的科技投入中,华能将开展海上风电全生命周期以及陆上风电、高效低成本太阳能发电、光热、先进储能及煤矿绿色开采等关键核心技术研究,此外,还将消化、吸收、掌握第四代核电技术。

在信息化方面,华能表示将推进企业云建设,尽快将云数据中心投入运营,推进工业互联网建设,探索推广智能化运维。

“今后比的都是科技。”舒印彪说。

【作者:韩舒淋】 (编辑:郭怀毅)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