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黑石集团CEO苏世民:“我们能见他人所不能见”| 巴伦独家_原创频道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原创频道 >
个股查询:
 

专访黑石集团CEO苏世民:“我们能见他人所不能见”| 巴伦独家

本文来源于《巴伦》 2019-02-12 19:14:11
字号:

黑石集团的基因之一是创新,不是为了创新而创新,而是为了寻求能够创造更高风险收益的新领域。

文 | 杰克·霍夫(Jack Hough)

黑石集团(BX)翻开最近的经纪账户结单(brokerage statement)的时候,可能不会如它的投资人同行那样受到强烈刺激。

黑石集团擅长于将资金投资到期限较长的非流动性资产上,包括不动产和私募股权,并长期持有这些资产,不能立即出售带来不便的同时也有着其优势。

现年71岁的黑石集团董事长、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苏世民(Stephen Schwarzman)并不羞于分享该公司的盈利记录。在私募股权领域,黑石扣除费用后的年均回报率为15%,而在不动产领域,这一数字为16%。

《巴伦》最近在位于纽约公园大道的黑石集团总部采访了苏世民。双方探讨了黑石集团是否规模过大、公司是否应从一家合伙企业改制为规范的股份有限公司(这样黑石股票就能被纳入指数基金)、公司接班人计划以及黑石与沙特的关系。

智慧资本能洞察趋势和模式

《巴伦》:黑石的竞争优势是什么?

苏世民:大宗交易往往有享受折扣,因为世界上没有几家公司能够完成这样的交易。例如,我们收购汤森路透(TRI)金融数据部门的多数股权交易,涉及20亿美元。我们通过私下洽谈完成了交易。没有涉及竞拍。我们获得了研究这项业务的机会。这就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优势。

我们是世界上少数几家拥有公认品牌与全球业务的公司之一。如果你是卖家,你会发现我们在完成约定条款方面的声誉有口皆碑。同时,投资人对我们也有着超乎寻常的信任。在平常的一年里,我们的募资金额相当于三个最大竞争对手的募资总额。

《巴伦》:当公司规模越来越大,您如何避免规模造成的困扰?

苏世民:如果你总是遵循相同的投资策略,那么规模对你而言并无意义。并且,回报率将不可避免地下跌。流动性证券经理人会出现这个问题。我们的做法是,达到特定规模就放弃某一策略,再采取另一个有效的新策略。黑石集团的基因之一是创新,当然,我们不是为了创新而创新,而是为了寻求能够创造更高风险收益的新领域。

《巴伦》:您如何发现这些新领域?

苏世民:我们的业务能产生大量智慧资本(intellectual capital),这使得我们能够洞察趋势和模式,规避风险并稳享回报。我们能见他人所不能见,这不是因为我们更聪明,而是因为我们掌握更多数据。

例如,在不动产领域,我们在全世界拥有主要的大类资产。不需要咨询任何人,我们就能够或多或少地了解不同地区的经济走势。我们也在这些国家进行私募股权投资,尽管不动产周期和私募股权投资周期并不必然相关。我们能够提前获得信号,知道什么时候某个资产能引起我们的兴趣,什么时候又该退避三舍。

《巴伦》:您正在努力争取个人投资者和保险基金。为什么?

苏世民:他们拥有极其庞大的资金池。然而,许多组织并不能接触到这些投资者。例如,我们早在十年前,就已经进入了个人投资领域。我们雇佣了很多员工,因为一旦你要销售产品,你就要服务好客户,而且要首先搭建好相应的基础设施,然后才能从根本上开始赚钱。大多数公司对“在发展阶段要烧钱”的想法很不感冒。但是,我们研究了为什么个人投资者没有机会购买另类资产,并得出结论,如果我们能够为其开发合适的产品,这将会是一个双赢的业务。

至于保险,这是一个庞大的市场,其真正的问题是保证收益增长。如果我们能够提高保险资金的收益率,保险资金就能够以我们的方式配置其巨额资金。保险资金面临监管限制,无法投资我们拥有的高回报产品,但从另一方面,如果能够把一家保险公司的回报率提高0.5个、1个或2个百分点,就是很重要的提升。虽然对于我们的高回报产品而言,这只是一个非常低的超额收益。

并不担心房价下跌

《巴伦》:您旗下的400亿美元的基础设施基金进展如何?

苏世民:我们现在非常忙碌,忙着寻找项目。

《巴伦》:您和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私交很好。最近您和他经常联系吗?

苏世民:我不予置评。

《巴伦》:下一步房价趋势如何?

苏世民:利率在不断走高,这会部分地抑制房屋增值态势。但是,我并不特别担心房价下跌。

《巴伦》:关于转制为股份公司,您说过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您的心得是什么?

苏世民:投资公司KKR集团(KKR)被纳入指数基金后似乎表现不错,这很有意思。我认为,不妨在当前的市场颓势下,将他们公司、我们公司和其他另类资产管理人的证券交易状况做个比较。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

《巴伦》:您对杠杆贷款市场最近的疲软有何看法?

苏世民:我们在私募股权投资会议上详细讨论了这个问题。黑石集团是全世界最大的杠杆贷款所有者。我们对这类资产有丰富的经验,黑石和我们的投资人都受益于杠杆贷款。它的优势就是实行浮动利率。因而,如果央行倾向提高利率,那你就可以免于受制于固定利率。

我们经受了全球金融危机,在杠杆贷款上几乎没有损失。当前全球经济增长率预计达到约3.5%,在这种情况下,你以为人们不会做出过度反应。然而,流动性失衡的问题确实存在。

投资人希望从管理这些贷款的互助基金获得流动性,这迫使基金经理不得不卖出基金份额。如果无人接盘,那么出于技术原因出售的证券将出现缺口。这就是流动性失衡的由来。这将导致这些贷款的重新定价,也促使买家能够比两个月前达成更好的交易。

《巴伦》:您对合伙合约(covenants)不够严格的问题有何看法?

苏世民:我们的一揽子合伙合约基本是一样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的风险没有发生改变。当然,但不是每家公司都如此。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公司要偿还贷款并清偿债务。但合伙合约不涉及这一问题。合约让你能够更好地控制一项信贷,尤其是当一家公司陷入麻烦的时候。契约能够让你制止某些行为,而不是必然采取某些行动。因此,杠杆贷款的风险是信贷信用评估糟糕。

如果你有一支训练有素的团队,该团队有准确的风险参数及高度可预测的信用评估程序,那么,你应该不会发现结果会有任何重大的差异,特别是因为杠杆贷款属于优先债务。在我们公司,除了融资以外,我们还会做大量其他工作,主要是买入股权与杠杆相结合的资产。我们在股权领域也做得很好。因而,过去对优先债权的担忧,不再是一个主要关注点。

《巴伦》:考虑到沙特涉嫌参与了2018年10月谋杀记者贾迈勒·卡舒吉案,您是否在重新考虑从沙特撤资?

苏世民:我们与政府打交道,这是我们几十年来的惯例。我们的策略是维持之前的关系。

《巴伦》:在您负责期间,黑石集团发生了哪些变化?又有哪些东西没有改变?

苏世民:相比1985年,黑石集团受到了更多的监管,进行交易的基础设施更为先进,许许多多的投资者投资于另类资产。刚起步的时候,另类资产占机构资产投资的比重大约仅为3%或4%,这一数字现在已经增长到20%或25%。我们已经从只有私募股权投资发展到房地产、信贷基金、对冲基金投资。

现在每一类资产业务都是全球性的。我们买入某项资产后,业务相比过去发生了变化,也更加复杂。另类资产投资也变得更为专业,风险评估也更为完善。互联网帮助我们进行更深入的研究。然而,尽管透明度很高,但是,我们的回报率在过去的33年间几乎没有变化,这本身就很了不起。

《巴伦》:黑石集团的估值相对保守。为什么不更积极地回购股票?

苏世民:我们过去从未这么做过,因为当我们进行一项新投资时,我们通常能够实现惊人的回报率。因此,我们一直试图手握大量现金,以便在周期内的正确时机买进或有助于实施一项新计划。我们很好地运用了这一策略。公司实现了大幅增长,仍然处于可控状态并实现了高回报率。但是,我们现在制定了一项股票回购计划,股价看起来不太高时,回购会变得更有意思。

《巴伦》:您对权力交接有什么看法?

苏世民:我们有三位高级管理人员。67岁的托尼·詹姆斯,仍然在任。他告诉我,他希望70岁时退休,并确保某位继承人接替他的位置。我们已经培养乔恩·格雷三年多了。乔恩2018年2月份成为总裁,托尼退居二线,成为执行副董事长。托尼仍然掌管投资委员会和其他计划,乔恩是首席执行官。

《巴伦》:工作没有影响您提高高尔夫或其他类似爱好的水平吧?

苏世民:我不打高尔夫,它太费时间了。公司越成熟,我越感受到更大的乐趣,因为我们能够做点新鲜的事情并开创新领域。关于金融,你需要记住一点:它永远不会一成不变。

翻译:费名

编辑:康娟、赵杰

(编辑:李琳琳)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