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提速降费”下,5G商用难在哪儿_原创频道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原创频道 >
个股查询:
 

新“提速降费”下,5G商用难在哪儿

本文来源于《财经》杂志 2019-03-05 16:58:00
字号:

“提速降费”2019年仍在继续,重点在提速和提质,需从根源上调动运营商5G建网热情,需要改变此前模式。

3月5日两会期间,李克强总理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提到,2019年加快在各行业各领域推进“互联网+”,持续推动网络提速降费。要开展城市千兆宽带入户示范,改造提升远程教育、远程医疗网络、推动移动网络基站扩容升级,让用户感受到网速更快更稳定。在今年中小企业宽带平均资费再降低15%,移动网络流量平均资费再降低20%以上,在全国实行“携号转网”,规范套餐设置,使降费实实在在、消费者明明白白。

“提速”今年将加大投入。全球5G如火如荼,国内三大运营商现阶段都在积极推进5G商用化进程,并已确定了2020年在重点城市规模商用5G的详细的实施方案。这一目标处于全球前列。提速的本真在于通过对用户真实的体验速率进行监测和晾晒,充分保证用户体验速率既要快又稳定。

“降费”目前看来势在必行。从今年总理政府报告关于提速降费的内容来看,受益的人群从普通消费者进一步延伸到了企业和行业,这与即将商用的5G特性和适用范围息息相关。和此前几代网络不同,5G不仅高速率,同时还具备高带宽、低时延两大特性,它在产业转型和企业数字化升级中将发挥巨大作用。

中国5G有先发优势,主设备商具备技术和生态领先优势,终端厂商也一再加快技术研发步伐,但网络建设和商用的核心角色是电信运营商,人们普遍只看到了电信运营商快速推进5G的规划,往往忽略其战略背后的实质落地难题。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联通研究院院长张云勇是信息通信行业中为数不多的来自电信运营商的委员,今年两会,张云勇提交了一份名为《关于加快5G商用步伐存在的问题及建议》的提案。

张云勇指出,5G网络建设面临的主要问题是资金。相对4G网络,5G无线基站设备单价高,5G频率高使得站址更密集、新增站址难度大,5G大带宽对传输网络的需求大,因此5G网络的投资成本将巨增。据相关研究报告预计,累计投资将达2.3万亿元,投资规模约是4G的4倍。

他认为,在提速降费持续推进、4G投资成本还未完全回收、5G盈利模式尚不清晰等因素的影响下,运营商将难以应对5G网络建设运营的巨额资金投入。

张云勇建议,为加速5G网络建设,加快推进5G商用步伐,建议国家在政策引导、资金扶持、税收优惠等方面对运营商予以支持,以降低运营商的资金压力。

张云勇提出的问题的是现实存在的。中国4G在2014年商用,时隔不到6年启动5G商用,运营商确实面临巨大成本压力。

运营商更大的压力在于,随着5G的到来,流量将加速贬值,红利逐渐消失,互联网业务对运营商传统业务的替代效应也进一步强化,这将直接影响运营商的总体收入。因此,国内电信运营商在5G发展过程中可能会带有一定消极情绪,在5G的推进过程中可能会动力不足。

提速降费重点从个人延伸到了产业

此时重新回顾国家“提速降费”行动颇有意义。国家从2015年开始鼓励三大电信运营商“提速降费”。从提速降费实施5年时间流量资费的变化来看,用户流量资费从2014年平均单GB价格为134元,降低到2018年平均单GB价格4-6元。

据工信部统计,2018年我国移动互联网接入流量消费达711亿GB,比2017年增长189.1%,增速较2017年提高26.9个百分点。2018年全年移动互联网接入DOU(月户均流量)达4.42GB/月/户,是上一年的2.6倍;2018年12月当月高达6.25GB/月/户。

这意味着,中国DOU已超过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仅次于韩国等个别国家和地区。青海等西部省份DOU已接近10GB/月/户,网络负载较重的部分省市DOU低于5GB/月/户,行业普遍认为,5G网络商用后消费潜力会得到释放。

这些降费举措促进了移动互联网生态的繁荣,让抖音等产品起飞。5G时代,作用会更加明显。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预测,以2020年5G正式商用算起,预计2020—2025年期间,中国5G发展将直接带动经济总产出10.6万亿元,直接创造经济增加值3.3万亿元,创造直接就业岗位达310万个。

网络基础提升可以带来数字经济繁荣,成为我国经济转型中的新引擎,而网络基础设施建设的好坏又取决于运营商。运营商作为网络领域道路的建设者,对于5G网络投资力度,直接决定了我国5G网络效率。

运营商为什么难?

运营商建5G,资金投入是成败关键。三大因素决定运营商资金投入的力度。

其一,提速降费5年,运营商“量收剪刀差”进一步加大。工信部发布2018年通信业经济运行报告,电信业务总量达到65556亿元,比上年增长137.9%,电信业务收入累计完成13010亿元,比上年增长3.0%,电信业务总量与业务收入两者相差134个百分点,业务总量增幅已达业务收入增幅的45.9倍,“量收剪刀差”再创新高——2013年,通信业的业务量增幅和业务收入增幅之间相差6.9个百分点;2015年,提速降费政策提出后,这个数字增长到30.7个百分点;2018年达到134个百分点。

另一方面,运营商在网络建设方面支出又在不断增加。这种支出一部分来源于运营商对于现有网络的运维,由于基础网络“四代共生”(2/3/4/5G),核心网演进“十域并存”(CS/PS/IMS/物联网/国际网等),运营商面临强度大、人员不足、流程差异和复杂度高等挑战,运营商对网络的运维成本不断增加。

其三,运营面临5G网络建设投入巨大。工信部专家韦乐平预测,5G基站量将是4G基站量的2倍,5G网络建设对运营商的投资要求至少是4G的1.5倍。预计我国三大运营商5G总投资将超万亿元,相较于4G时代增长超过了60%。

仅是5G建设初期,中国移动就筹备设立首期100亿元人民币规模的5G联创产业基金,通过基金扶植和创新孵化,促进5G产业成熟发展。

除了直接投资5G网络,运营商还需投资光纤宽带等网络,给ICT企业留出一定资金空间,以发力AI、芯片、操作系统等多个重要竞争技术点。整个ICT生态的任何一个方面,都需要大量的资金。

中国联通近期发布公告称,中国证监会已核准联通运营公司向合格投资者公开发行面值总额不超过人民币500亿元的公司债券,采用分期发行方式。有人认为,中国联通此举在于为5G投资筹资,中国联通还在年初启动41.6万4G基站的集采,预计将花费数百亿元投资。

三大运营商均为上市公司,为保证短期财务数据,数年来,运营商陷入同质化竞争,价格战激烈,基层员工收入一再降低,如果无法从根源上解决资金矛盾,这样的恶性循环将进一步恶化。

如何破解?

面对现实,代表运营商的张云勇提出了几个解决方向,主要思路是开源节流:降低通信企业考核压力,以便于运营商更好的履行普遍信息惠民责任,保证5G网络建设的资金投入;他还提到,建议研究设立5G产业发展专项基金,对5G网络建设给予必要的资金补贴。

另一个方式是加大5G网络共建共享力度,尽量避免网络基础设施的重复建设,节约网络整体投资,缓解5G网络建设将面临的巨额资金压力,加快推动5G的商用步伐。

如果从更加市场化和长远的角度考量,从根源上增强运营商推动5G的积极性问题,还需要更多商业上的创新尝试。

国际上的一些先锋运营商的做法可以提供一些参考思路。

日韩是全球5G建网的第一阵营,韩国运营商表现积极,在2018年12月1日宣布5G商用,至今建设近万座5G基站。韩国运营商与政府达成共识,在网络能力提升与资费下降之间寻求平衡,通过不断提升网络能力、推出差异化业务来改善用户体验。韩国运营商通过灵活的资费策略和精准的业务推荐,推动了移动视频、物联网(IoT)等创新业务。

美国的模式是政府的有效引导和行业的积极反推。这与美国对5G的高战略定位有极大关系。美国ICT企业(140家)研发投资为1508亿美元,占美国企业研发投资的49%,近5年年复合增长率达到12.4%。2017年,仅美国医疗仪器促进协会共投入648亿美元研发费用,是中国全部ICT企业研发费用的两倍,同比增长13.5%。

行业的投资极大反促了美国运营商的投资热情,2012~2017年,AT&T在美国本土的投资总额超过1350亿美元,投资来自全网络规模的业务扩展刺激。

以此反鉴,中国要从根源上解决问题,需要政府、运营商、设备商和行业的多方推动,用政策和市场两只手共同作用,形成良性的运转机制。

政府层面,“提速降费”的同时,需要更加注重“提质”,保障较高质量的网络,让使用者真切感受到5G网络的高体验感,其中内涵在于,不仅是每月支出费用的降低,还包括“花同样钱,得到更多”。提供高质网络的同时,保障运营商的利润。

运营商层面,运营商需要跳出延亘多年的“价格战”思维,根据市场节奏降低资费。运营商如果不跳出管道思维,将无法获得明天。

近十多年来,电信行业与互联网信息行业相比,几乎所有的技术、商业模式只是在原有的基础上改良,走在惯性的道路上,没有革命性的变化。业务范畴不断被侵蚀、替代,几乎与所有新机会失之交臂。移动支付、云、社交、分享经济,运营商多多少少都有布局,但都没有抓住,积累的问题却越来越多,越来越重。

5G是运营商跳出管道宿命的一个契机,也将是一个分水岭。全球大大小小数千家电信运营商,主动谋变或顺势而为,取决于自身的情况。中国三大电信运营商无论是体量还是用户量,都处于全球第一阵营,需要提前适应多样化,战略布局生态。从顶层设计上及时构筑生态,即便具备技术能力,主动去引导用户需求,而非被动适应市场需求。

相对于此前的2/3/4G,5G的机会不仅在个人消费者,也在行业、政府和企业市场,从技术角度来说,5G网络的到来,将革命性催化云、物联网、AI等技术的潜力,运营商需要思考的是,如何整合此前资源服务好这个市场的用户?

除了战略上重视,从市场、组织架构、企业文化等多重领域,运营商均需要主动调整,迎接挑战。例如,运营商的销售人员普遍擅长卖SIM卡、卖套餐,但5G时代,他们需要擅长和潜在客户共同探索新的商业模式,既要自己赚钱,获得明天,也要让客户(行业、企业客户)赚到钱,找到新的商业出路。

如果说提速降费是一个将长期持续的常态,一个现实的实用做法是,运营商可以与政府一起动态协同,根据市场变化,动态寻找网络能力提升与资费下降的最佳平衡点。

此外,政府除了通过“提速降费”给予行业更低的资费,更高效的网络,还可以借鉴美国模式,探索通过更多途径,引导各行各业主动布局,拥抱新技术机遇,发掘新技术和网络带来的新商业机会。如果政府和行业企业双向互动,加大对新技术和新网络应用的研究和布局,形成一批先锋领域的标杆企业和应用,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源浚者流长,根深者叶茂。要发挥5G推动产业变革的潜力,降费不应成为手段,应是多方力量协同作用下的水到渠成的结果。

【作者:谢丽容】 (编辑:王焱灼)
关键字: 提速 商用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