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凌文:十年分红上千亿,中国能源巨无霸背后的秘密_原创频道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原创频道 >
个股查询:
 

独家专访凌文:十年分红上千亿,中国能源巨无霸背后的秘密

本文来源于《财经》杂志 2019-04-09 20:33:11
字号:

作为中国神华新一代的掌舵者,凌文在掌控这一巨头的运营时,还在努力实现一个梦想:让煤炭成为清洁能源。这与中国神华的战略目标相契合,这个目标即为“建设世界一流的清洁能源供应商”

记者 杨秀红 张建锋 韩舒淋 |文    陆玲 |编辑

2018年1月2日,元旦后的首个工作日,在北京市东城区安定门西滨河路22号,中国神华总部,召开了一场重要的董事会。这场会议后,中国神华迎来了一位新的掌门人,时年54岁的凌文。

彼时,凌文已在中国神华任职多年。2017年3月,公司前任董事长张玉卓调任天津滨海新区区委书记,凌文此后一直担任中国神华代理董事长一职,直至此次董事会被正式选举为董事长。与此同时,中国神华也正经历多年未遇的变革——控股股东神华集团和国电集团完成一场央企超级合并重组,中国神华急需一位堪当其任的掌舵者。

“如何看待当前国企对民企的并购,这是不是一种国进民退?”

“中国神华被誉为A股‘分红王’,公司高额分红的逻辑是什么?”

“在中美贸易战硝烟四起后,你们和比尔·盖茨的合作进展如何?”

“从一名工程院院士,到一家世界级航母公司的董事长,这中间如何平衡?如何更好地扮演两个角色?遇到哪些冲突与矛盾?”

国家能源集团总经理、中国神华董事长凌文。图/受访者提供

2019年初,坐在北京金融街威斯汀大酒店宽敞明亮的贵宾厅,《财经》记者独家专访了凌文。

作为大型央企的高级管理者,一向在业内保持低调的他,鲜少接受外界专访。这也让外界以为,他和很多央企管理者一样,是一位古板而恪守成规的官员。但在专访开始前,这位董事长即打破了记者对央企高管的固有印象。

“你们提的问题我已看过,今天可以聊点别的内容,比如一些更有趣的。”他笑着说。

仅一句话,就让在场所有人为之惊讶,与他随行的工作人员,更是满脸紧张。在凌文幽默而坦诚的开场白后,记者提出了开篇的多个问题。在贵宾厅璀璨的灯光下,笑容温和的凌文坐在主座上,侃侃而谈,对于很多尖锐问题也毫不回避。

凌文直言,受中美贸易战影响,曾寄希望很大的一个核电项目现已停摆。并慨叹,“国家需要自强,应依靠自己的能力,让美国人对我们由衷尊重。”

对于神华集团与国电集团两大巨头的合并,他称已初步带来了双赢的局面;而国企对民企的并购,并非国进民退,反而可以实现国民共进。

对市场关心的分红问题,他说,公司所做的分红方案均是在规范、透明的制度下完成的,这是公司回报投资者的一种方式。“市场认为中国神华是分红王,并不确切。”

2019年3月23日,中国神华披露年报及分红方案。公司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2641亿元,同比增长6.2%;实现净利润438.67亿元,同比下降2.6%。拟每股派发现金0.88元,总计175.03亿元,分红比例40%。这与中国神华最近几年的分红比例相当。

至于如何成为一名出色的CEO,凌文认为最为重要的方法,就是掌握行业规律,脚踏实地做事。

作为中国神华董事长,凌文还有一个身份:国家能源集团总经理、党组副书记。

国家能源集团是中国神华的控股股东,于2017年11月28日挂牌成立,该集团是由中国神华原控股股东神华集团与国电集团这两家世界500强企业合并重组而来。作为两大重量级央企,双方的重组曾轰动一时,重组后的国家能源集团成为能源界的巨无霸。凌文自2017年11月起担任该集团的总经理。

作为中国神华新一代的掌舵者,凌文在掌控这一巨头的运营时,还在努力实现一个梦想:让煤炭成为清洁能源。这与中国神华的战略目标相契合,即“建设世界一流的清洁能源供应商”。

在很多人眼中,作为中国最大的煤炭生产企业和规模庞大的发电企业,中国神华带来的污染难以避免。但凌文介绍,目前中国神华的煤炭开发利用技术已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将科学技术放在首位,应用先进的技术,让煤炭成为清洁能源,是中国神华鲜为人知的另一面。

国进并非民退

《财经》:2017年,中国神华控股股东神华集团和中国国电集团的重组备受瞩目,这是目前能源领域最大的合并,也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央企层面规模最大的一次重组。为什么这两家公司会首先被选中?

凌文:煤炭、电力是我国能源行业的主要能源,在能源格局中占有基础性地位。长期以来,煤炭与发电企业历来呈现出此消彼长的态势,就像是一对“冤家”,当煤企处于黄金时代,电企就基本上处于亏损状态;而煤炭市场进入寒冬,电力企业则会盈利大增。虽然近年来国家积极推进煤电协同,但效果一直不是特别理想。

基于此考虑,党中央、国务院将煤炭和电力央企重组作为能源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内容,以解决煤电矛盾。

《财经》:国内一直存在煤电矛盾,国家能源集团经营利润很高,但近几年来全国火电企业普遍经营困难。神华与国电合并后,是否给行业带来垄断问题?

凌文:历史地看,煤炭、电力行业都曾多次交替陷入困境,当前火电企业经营出现困难,煤炭价格只是一方面的原因,火电企业经营效益与机组利用小时不足、电力交易价格偏低也有直接关系,背后反映出火电机组装机过剩、其他电源替代加快等一系列深层次的问题,需要全面客观地看待(全国火电设备利用小时数2018年4361小时,较2013年5020小时减少13%。火电发电占比2018年为70.4%,较2013年78.5%下降8.1个百分点)。

本次重组改革,履行了所有的法定程序,包括严格的反垄断审查,应该说不存在垄断方面的问题。两集团合并重组后,集团煤炭产能和火力装机均占全国的15%左右(自产煤产量14.5%,火电装机15.8%),在全国煤炭、电力行业均为充分市场竞争,不存在行业垄断问题。

《财经》:神华、国电合并虽然在集团内部可以舒缓煤电矛盾,但对其他发电企业是否构成不正当的竞争优势?

凌文:神华、国电两集团合并后,企业经营绩效进一步提高,确实形成了新的竞争优势,这种优势是在公平的市场条件下形成的,而且我们内外部长协煤炭执行的是统一的价格,内部电厂不存在燃料成本上的竞争优势,对其他发电企业也不存在不正当竞争优势。

站在整个煤电行业的角度,从目前的情况以及今后的发展趋势来看,煤炭价格将逐步向合理区间回归,煤电矛盾的问题正在逐步得到解决。

《财经》:如何对其他发电集团以市场化的方式保障煤炭供应?

凌文:国家能源集团严格执行煤炭供应合同、价格等相关国家政策。集团带头与电力企业签订年度中长期合同,并严格合同兑现。2018年与大唐、华能等15家国内重点电力企业签订了电煤三年长协合同,合同量年均4837万吨,三年的合同总量14511万吨。同时,实现了自产动力煤全部进入长协,内部电厂和外部电厂执行统一的价格体系。

《财经》:神华、国电重组过程中及重组后,遇到过什么难题?

凌文:目前来看,没有遇到什么大问题。对我们来说,一切都在按照上市规则来做。国家能源集团会为中国神华提供资源和平台,为中国神华铺垫一条道路,但不会干预经营政策等。最终,中国神华的重大战略经营决策仍由上市公司的股东大会和董事会独立作出。

《财经》:重组后,双方合作是否产生了1+1>2的效果?

凌文:从国家能源集团来说,显然是产生了,重组后的公司,主要的业务指标全部大于原来的最好水平。

2018年,国家能源集团实现营业总收入5433亿元,同比增长6.4%;利润总额735亿元,同比增长12.7%;经济增加值(EVA)130亿元,同比增长126.3%。主要生产经营指标全面超额完成年度计划,完成国资委考核目标,超过重组前两集团指标相加之和。

对于国家能源集团来说,中国神华是它的旗舰公司。无论从主业、员工素质、创新能力、盈利水平还是管理水平来看,都是集团中重要的上市公司。

对于中国神华来说,公司的控股股东更强大了,未来神华将在大股东的支持下变得更好。

中国神华此前制定的上市模式是整体上市、分步实施。在控股股东和国电集团合并后,未来这一策略将有所变化,这个变化将向全体股东说明。

《财经》:国家能源集团旗下业务板块是如何协同发展的?中国神华在其中战略定位如何?

凌文:国家能源集团拥有煤炭、火电、新能源、水电、运输、化工、科技环保、金融等8个产业板块。其中,煤炭和电力在集团产业中发挥基础功能,运输、金融发挥保障功能,化工、科技环保具有前瞻性、战略性储备功能。

中国神华是国家能源集团公司所属的唯一一家A+H股上市公司,是集团公司资产规模最大、盈利能力最强的二级单位。中国神华是集团公司排名第一的特一类企业。具体来说,首先中国神华是国家能源集团利润之基。2018年,中国神华实现利润总额700.69亿元,占整个集团公司利润的95.3%。其次,中国神华是国家能源集团一体化产业链的核心。同时,中国神华是国家能源集团煤炭、运输板块的主要阵地。其中,煤炭资产的87.3%(集团煤炭资产为2793亿元,中国神华为2439亿元)在中国神华,运输全部资产在中国神华。

《财经》:未来中国神华是否会并购一些中小企业?

凌文:为什么不呢?我们的并购是完全开放的,而且如果进行并购,我们不一定控股,可以参股。之前已有类似案例。如果并购的另一方具备很高的素质和条件、快速反应的机制等,而中国神华可能没有如此快速的反应机制,那么我们愿意放弃控股权,选择参股合作。

《财经》:目前市场上对于国企并购民企存在一种声音,认为是国进民退,对此,您如何看?

凌文:国企和民企的竞争不是零和游戏。我认为不存在国进民退,或者国退民进,而是国民共进,国企有国企的长处,民企有民企的优势。以中国神华为例,我们可以把先进的技术应用到一些技术落后企业中,帮助这些企业。比如中国神华的大量研发成果,放在一些民营企业中做,都是由一些科学家来控股。未来我们会继续推进这一模式。

高额分红逻辑

《财经》:自2007年在A股上市以来,中国神华每年持续分红,累计分红额达到2315亿元,尤其在2016年度,公司的分红总额高达590亿元,被外界誉为“分红王”。对此,公司是如何考虑的?

凌文:中国神华的分红方案一直是比较清晰的,在正常发展年份,要平衡资金的运用,其中一部分资金要留存下来,为企业发展,为未来创造更大的价值;另一部分给股东带来现金回报。

刚开始上市时,我们的股利支付率大概在35%左右。这意味着,我们有100元可分配的利润,其中35元会分给股东,剩下的65元留作发展。有人提建议,说这一分配比率有点低,后来(备注:2010年)我们把这个支付比例提高到40%左右。

还有一种情况,在行业周期处于低谷且投资不需要那么多资金、累计的可分配利润比较多的情况下,中国神华还采用特别分红的方式进行分红。我们过去大概有过两次这样的分红(注:2016年度590亿元的分红,近500亿元以特别股息形式发放)。

市场上认为我们是“分红王”,我觉得这并不确切,我们认为,分红是一家上市公司的本分。中国神华的分红基于两点:第一,我们制定的分红方案规范、透明;第二,当公司投资发展需求不是很大的时候,公司的董事会就会提出建议,把利润分给股东。我们希望创造一个模式,在兼顾发展的同时,进行合理的分红。

《财经》:从A股市场整体情况看,目前持续高分红的企业凤毛麟角,一些企业甚至上市以来从未分过红,成为“铁公鸡”。您如何看待这一现象?

凌文:持续不分红的企业可能分为两种:一种是企业经营确实有困难,没钱进行分红;第二种则有可能是为富不仁,即便经营业绩良好,也不分红。不过,也有可能我们对这些企业不太了解,它们不分红还有其他原因。但就中国神华来说,我们一直做得很规范,在分红方面从来没有含糊过。

《财经》:中国神华未来会不会继续提高分红比例?

凌文:像中国神华这种“航空母舰”,需要有稳定的政策,包括分红。对投资者来说,稳定的分红政策很重要,比如一些投资者那一段时间买你的股票,这一段时间没买你的股票,如果分红不稳定,就可能有的人买倒霉了,有的人买幸运了。在分红方案方面,做到稳定、透明、可预期,这对于投资者而言,也比较方便掌握自身投资情况。

未来,我们希望坚持稳定分红,不会说变就变。包括我们的管理层,也一直保持相对稳定,这样有利于整个企业未来的发展。

中美贸易战之影响

《财经》:从中国工程院院士到国家能源集团总经理和中国神华的董事长,您是如何完成这种跨越的?

凌文:我本科是学应用数学的,没学过金融,曾在工商银行工作几年,硕士、博士、博士后都是研究系统工程,没学过能源,没学过煤电,但现在担任大型综合能源集团的CEO。这属于一个大的转型、跨界。但我认为,做任何一件事情,只要踏踏实实去做,就能做好。

《财经》:在经过多年的锤炼后,您认为管理一家公司最重要的是什么?

凌文:做了这么多年管理者,我觉得背后的规律是一样的。CEO最重要的是驾驭资源,如何驾驭?我并不是每个行业的专家,但我大致了解每个行业的规律。在相对应的领域,我会让对应的专家去管理,让专业的人去做专业的事。

《财经》:管理工作中遇到的最棘手的难题是什么?

凌文:棘手问题很多。比如我们曾寄希望很大的一个项目,是和比尔·盖茨合作,研究最先进的核电技术——行波堆技术。我们为此联合中国核电等公司共同投资成立了行波堆投资公司。其间我们付出了很多努力。但是,受到美国有关政策的影响,去年底,合作被迫中止。

《财经》:中美贸易战给公司带来的影响大吗?

凌文:在技术开发方面,短期内个别科研项目影响比较大。一些合作已经被美国政府叫停。在技术交流方面,以前我们跟美国国家能源部有合作,每年会派三个人去谈合作,美国国家能源部也会派三个人到神华来工作,双方交流时间大概四个月,但目前这一交流已被中止了。

从这件事情也能看出来,我们国家需要自强,不论有没有特朗普的干预,我们依靠自己的能力,让美国人对我们由衷尊重,这是我们需要努力奋斗的方向。

《财经》:2017年11月特朗普访华期间,您曾代表国家能源集团与美国西弗吉尼亚州商务部长签署页岩气开发协议,计划投资837亿美元,这一合作当前进展如何?

凌文:自签约以来,国家能源集团高度重视、积极稳妥推进美国西弗州项目,成立了项目领导小组,组建项目管理团队,编制完成了项目总体规划,启动了多个页岩气化工、燃气发电子项目的前期工作,已与多家跨国能源企业、投资基金达成合作意向,部分子项目开展了预可研、尽职调查、可研等工作,取得了阶段性进展。

《财经》:虽然部分合作已经受到影响,但另一方面美方希望中国采购更多能源产品以缩小贸易逆差,在此背景下,国家能源集团对该投资巨大的项目将采取怎样的策略推进?

凌文:中美贸易摩擦带来的两国互增关税将增加项目投资并降低产品运回中国销售的竞争力。我们相信,在中美元首阿根廷会晤达成重要共识的基础上,双方经贸团队一定能达成互惠共赢的协议,使中美双边经贸关系回归正常轨道。

中国神华另一面

《财经》:作为世界第一大煤炭生产企业,中国神华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凌文:中国神华的竞争力很多,比如一体化运营模式、奋斗进取的企业文化,但创新是排在首位的。创新和技术领先是我们重要的核心竞争力。作为总经理,我专管的领域比较少,但是我直接管理科技,我本身也是院士,我们把科技放在重要位置。

《财经》:污染是煤炭企业面临的难题,近年来,国家能源集团和中国神华在清洁能源和环保方面作出了哪些贡献?

凌文:煤炭是我国的基础性能源。当前,人们一提煤炭就认为存在污染,其实是对煤炭有误解。国家能源集团和中国神华通过近年来对煤炭实施清洁生产、清洁利用和清洁转化方面的实践,充分证明了“只要对煤炭进行合理的利用,煤炭完全可以成为清洁能源”。

《财经》:如何让煤炭成为清洁能源?

凌文:这包括多个方面:一是煤炭发电完全做到和燃气发电一样干净。国家能源集团率先提出并实施煤电超低排放改造。改造后,烟尘、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指标均低于燃气发电排放标准,做到了在发电领域“用煤和用气一样干净”。二是煤炭生产实现了“采煤不见煤”。三是煤炭可以转化为附加值更高的其他能源。国家能源集团成功将煤炭转化为油品和烯烃,经进一步切割加工后可作为超低凝点的特种军用油品,将为国防事业作出积极贡献。

《财经》:如何看待煤炭去产能对煤炭行业及国家能源集团经营的影响?

凌文:按照国家《煤炭工业发展“十三五”规划》,在“十三五”期间将化解淘汰过剩落后产能8亿吨/年左右。到2018年底,提前两年完成了“十三五”去产能的目标任务,全国完成去产能8亿吨/年。

国家能源集团一直在大力推动煤炭去产能工作。2016年至2018年,国家能源集团共退出煤矿16处,产能1466万吨/年。2019年我们还计划退出1个煤矿,产能90万吨/年。

我认为,通过煤炭去产能,煤炭企业经营状况明显好转,相关风险得到缓解;一大批长期亏损、安全基础差的煤矿退出行业,为优质产能发展提供了空间;产业布局显著优化,大型现代化煤矿主体地位更加突出,企业生产效率和效益明显提高。

对国家能源集团来讲,一是淘汰了落后产能,产业结构调整成效显著;二是关闭了高突矿井,安全风险进一步降低;三是经过去产能,煤炭生产效率和经营能力进一步提高。2018年煤炭产业利润占我们集团整体利润的一半左右,增强了企业竞争力,提高了国家煤炭能源的保障力度。

《财经》:国家能源集团的装机结构中,火电比例较高,且新能源占比在国内能源央企里是最低的。对于新能源、气电等清洁能源发展有何战略?是否会有明确提高新能源装机比例的目标?

凌文:在我们国家,“富煤贫油少气”的资源禀赋决定了以煤为主的能源结构短期内不会改变,2030年煤炭在能源消费结构中占比预计也在50%左右。而我国石油、天然气的对外依存度已经分别由2011年的57.5%、21%上升到2018年的69.8%和45.3%。

从立足国内、保障安全考虑,煤炭清洁高效利用仍将是重点,实现煤炭转型发展是我国能源转型发展的立足点和首要任务。从电源结构讲,煤电仍然是主力电源,但将逐步由电量型电源向电量和电力调节型电源转变,要为清洁能源腾出空间,实现新增电量需求主要依靠清洁能源。非化石能源发电将保持规模化、跨越式发展趋势。

清洁能源发展是大势所趋,国家能源集团清洁可再生能源发电有优势、有基础,也有短板、有弱项。在这种情况下,国家能源集团的产业战略,一方面,继续做好煤炭这篇大文章,巩固煤电运化核心竞争优势;另一方面,巩固和加强清洁可再生能源。2019年集团安排水电和新能源投资282亿元,占固定资产投资的27.4%,今后要研究进一步加大投资开发力度。

具体地说,一是巩固风电发展优势,加强优质资源储备,年度新增装机规模在目前260万千瓦基础上要有所增加。二是积极有序发展水电,力争到2030年新增发电装机1000万千瓦。三是做精做优光伏产业,示范推广CIGS—BIPV一体化应用;合理布局集中式光伏电站,研究建设风光水多能互补项目。四是研究布局天然气产业,使天然气业务成为集团清洁能源板块的重要补充。

与此同时,在氢能、储能、新一代核能、页岩气、海洋能、煤基新材料等领域积极开展试点、试验、示范和技术储备,适时成长转化为产业。

《财经》:中国神华在环保方面的投入将会加大支出,影响公司利润,对此,公司如何来平衡?

凌文:环境保护是国家战略。作为企业,尤其是作为央企,必须坚定不移地落实中央决策部署,将环保工作放在优先位置。短期、局部看,企业利润和环保投入可能存在冲突,但我们必须看到环保投入具有很强的正外部性,能够带来生态效益和社会效益。长期来看,企业发展和环境保护并不冲突,“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财经》:您如何看待煤炭行业未来的发展?对神华的未来有何预期?

凌文:煤炭行业现在不能抱残守缺。未来我们将继续坚持以煤为主的格局,但是我们会让它更清洁、更环保。

同时,除了传统的燃料用途,煤炭还是化工原料。洁净煤的应用,是我们当前欠缺的,但这也意味着,未来它的发展空间很大。

不能用传统的眼光去看待市场,我们能不能创造未来?创造新的市场需求?我对此是非常有信心的。就像十年前,谁能预料到快递行业的发展?谁能预料到网上交易的迅速增长?我的团队有一个目标,希望将中国神华做得像过去十年一样好,甚至更加出色。

(感谢社会价值投资联盟在采访中给予的支持)

(本文首刊于2019年4月1日出版的《财经》杂志)

(编辑:陈颖)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