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四清转任工行董事长,伏枥中行30载后迎强行挑战_原创频道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原创频道 >
个股查询:
 

陈四清转任工行董事长,伏枥中行30载后迎强行挑战

本文来源于《财经》杂志 2019-04-21 00:54:35
字号:

在一些银行业人士来看,陈四清一路从基层拼杀过来,到工行可好好施展一下。因为,这就好比是一辆宝马,车况好,新主人具备丰富的驾驶经验,一定会行驶得更好。但宇宙行也面临着新形势下综合化、国际化、轻型化以及资本状况方面的新挑战

陈四清。图/中新

《财经》记者 张威/文 袁满/编辑

刚刚过完35岁生日的宇宙第一行迎来了第三任董事长。

《财经》记者获悉,现任中国银行董事长陈四清将出任中国工商银行董事长。这一人事任命将于下周一上午在工商银行召开会议宣布。

这一任命在市场的热烈关注中终于尘埃落定。此前,《财经》记者从接近中行人事了解到,陈四清有望接替易会满成为工行新一任董事长。在此之前,工商银行的前任董事长易会满已经出任中国证监会党委书记、主席。

工商银行于上个世纪80年代(1984年1月)正式成立,成立之初的注册资金仅为208亿元,总资产仅3333亿元。三十五年间,工商银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根据前任董事长易会满的告别信,该行目前的资产规模已经达28万亿。工行资产规模已经超过中国银行业总资产规模的十分之一。

在一些银行业人士来看,这位在中国银行工作近30年的老银行家,曾一路从基层拼杀过来,到工行可好好施展一下。他们相信工行一定会发展得更好。因为,这就好比是一辆汽车,一辆宝马,车况好,新主人具备丰富的商业银行经验,一定会走的更好。

与此同时,中美贸易不确定性、经济结构调整、大气污染治理等,都会对企业带来困难,自然金融也必然受到影响,作为在金融中重要地位的宇宙行,这位新董事面临的亦是挑战和机遇共存。

第三任董事长

纵观工行的历史发展,在其问世之初的年份间是没有设立董事长一职的,实行的是行长负责制。2005年在股改推动下,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于当年10月成立,设立董事长一职。银行家姜建清成为工行首任董事长,任职近11年后退休,易会满于2016年5月接过接力棒成为该行第二任董事长,任职不足3年。

今年1月,易会满出任中国证监会主席、党委书记,工商银行董事长便空缺近3个月。

随着陈四清就任,工商银行的第三任董事长之路也随之开启。

现年59岁的陈四清,出生于湖南省。他自1990年加入中国银行,在湖南省分行工作多年并外派中南银行香港分行任助理总经理。2000年6月至2008年5月,先后担任福建省分行行长助理、副行长、总行风险管理部总经理、广东省分行行长。

18年后,即2008年6月,陈成为中国银行副行长,这一年因受国际金融危机,中行海外利润贡献度从上一年的42%跌至8.09%。

之后的近10年间,陈四清从副行长升任为中行的党委副书记、中国银行行长、中国银行副董事长、中国银行党委书记、中国银行董事长。

2017年8月,陈四清任中行董事长以来,加快推进高质量发展转型。提出了远近闻名的“科技数字化、业务全球化、服务综合化、资产轻型化、机构简约化”为特征的“五化”转型,并全面推进。

特别在科技方面,陈四清曾直言,“金融科技不是‘独角兽’的专利,我们传统银行一定会在科技领域打一个大的翻身仗。” 中国银行最新公布的2018年业绩报告显示,该行IT产能同比增长16.6%,金融科技发明专利申请量全球金融业排名第2位。

陈四清在各大新闻发布场所中总是带有一些湖南腔调,这也让一些媒体记者总是在场下猜测一些表述的意思。

一位中行中层管理人员曾向《财经》记者评价陈四清为:有政治觉悟、敏感性和业务能力都很强,过去分管过风险业务处理紧急情况的能力也很强,谈判的专业能力很强,和陈行出去谈业务,对这块的体会非常深刻。

“陈行平时对下属的业务要求严格,不过对员工成长包括工作上的指导也比较关心。” 上述中行中层管理人员说到。

相比前两任董事长,不论是姜建清还是易会满都是伴工行而生。尽管并非出自工行系统,但拥有近30年的银行工作经验,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态势下,这位新任董事长接下来对工行诸如信贷政策、业务发展判断上或许也会有更全面的认知。

从大行到强行的挑战

工行2018年业绩是较为亮眼的。截至2018末,工商银行的总资产达到了27.7万亿元,同比增长6.2%,报告期内,工商银行一共实现营业收入7251.2亿元,同比增长7.3%,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976.8亿元,同比增长4.1%

其中,不良贷款率为1.52%,较2017年末下降0.03%,环比2018年三季度末下降0.01%,连续8个季度下降,更创近三年最低水平。

“事非经过不知难。回首看,在经济进入新常态以后,银行经营进入一个严峻考验的周期。” 上一任董事长易会满在告别信这样陈述。

银保监会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前四季度,商业银行累计实现净利润18302亿元,同比增长4.72%,增速较去年同期下降1.26个百分点。商业银行平均资产利润率为0.90%,较上季末下降0.10个百分点;平均资本利润率11.73%,较上季末下降1.42个百分点。利润增长基本稳定。

资产质量方面,2018年四季度末,商业银行(法人口径,下同)不良贷款余额2.03万亿元,较上季末减少68亿元;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83%,较上季末下降0.04个百分点。

尽管,在异常严峻复杂的环境下,工商银行去年依然创造了比较好的经营成果。然而在上述背景下,以及资管新规等严监管下,工行依然很难独善其身,特别是在谋划从大行向强行跨越的新愿景下,这位董事长依然面临多重挑战。

某银行业分析师向《财经》记者表示,国有大行需要履行相应的社会责任,同时,更需要关注综合化、国际化和轻型化以及资本情况如何。

陈四清未来面临的挑战主要来自以下几个方面:在新资管新规影响下,各家银行在资管规模和收入方面都出现放缓,根据去年业绩报,受资管新贵影响,截至2018年底,工商银行非保本理财规模为2.58万亿元,同比下降3.4%,2018年工行理财业务收入为206亿元,同比也有小幅度下降。

工行也表示,当前正积极稳妥加快理财子公司建设,争取尽快实现开业运营。未来会进一步完善架构,同时保留资产管理部,未来希望能够发挥“1+1大于2”的协同效应。资管部将负责统筹推进大资管业务的协调联动。

此次,海外业务的监管合规,特别是在中美贸易战以及英国脱欧背景下更值得关注。工行国际化一直走得比较稳健,去年上半年数据显示,境外的总资产是3800亿美元,占该行总资产不到10%,而排名靠后的中国银行海外机构资产总额达8412亿美元,在集团资产总额中所占比重为25.7%。在新背景下,工行的国际化业务的增长空间也是需要思考的。

“海外业务一直是中国银行的优势,陈到工行或许可以推动该行海外业务的进一步发展。”某银行业人士说到。

业绩之外,包括工行在内的所有大的商业银行都需要关注经营是否稳健,监管指标是否符合要求,特别是在新的TLAC监管框架下,对全球系统性重要银行提出的比巴塞尔协议Ⅲ更为严格的监管要求,根据 2018 年 11 月 FSB 公布的最新名单中,中国的工、农、中、建四大行位列其中。

东吴证券分析认为,在TLAC监管框架下,由于我国融资体系的不同,银行发行的“合格债务工具”中仅 有减记型二级资本债、可转债,故缺口较大。到 2025 年,四大行的缺口 约为 2.21 万亿,平均每年约为 3700 亿。其中,工行缺口较大,平均每年需补充约 1500 亿。

经营、业绩之外,随着传统大行引入科技,银行网点朝着轻型化、智能化方向发展,随之带来的人员冗余问题也是几大行近几年面临的难题。去年上半年,四大行共减少员工超过3.2万人。其中,农行和工行的减员人数最多,分别达一万余人。

正如易会满所言,“有一些想做的工作还没有做,有些事情虽然开了头,但还没有做出成果。”

那么,那些想做还没有做、开了头还没有成果的事情都将等着陈四清来一一完成。

当前,工商银行的资产规模已经近28万亿,人员队伍达45万人。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如何管理好28万亿的资产规模则是新董事长要面临的首个挑战。

(本文为《财经》与腾讯新闻独家合作内容,谢绝转载。)

(编辑:叶徐彤)
关键字: 董事长 陈四清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