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创板鲶鱼效应初显,A股IPO隐形门槛终结在即_原创频道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原创频道 >
个股查询:
 

科创板鲶鱼效应初显,A股IPO隐形门槛终结在即

本文来源于《财经》 2019-04-26 17:32:05
字号:

摘要:此次发行审核改革非常市场化,在主板、创业板审核加速、过会率提高,加之科创板的吸金,对二级市场的资金压力还是有的。

《财经》记者 郭楠 王颖丨文 陆玲丨编辑

“原来没有放松,现在也谈不上收紧。”央行官员在4月25日的国新办发布会上提到货币政策时表示。而在股票发行上,是放松还是收紧,现在和过去正在发生巨大转折。

4月25日深夜,一份当天中午由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主持召开的发行部会议纪要在网上流传,会议对发行审核工作提出了新的要求,执行两年之久的盈利门槛正式废止,减少对募集资金用途的干预,“增强服务意识、加快审核速度”,这意味着IPO、再融资将全面加速。

《财经》记者向证监会相关人士求证上述消息,截至发稿尚未得到答复。

有投行人士分析称,从4月25日过会情况来看,网上传出的会议纪要可信度很高。也有经济学家认为,为民营企业提供资金支持,股权融资是一个好方法。

市场闻风而动,4月25日下午,三大股指加速下跌,上证综指单日跌幅达2.43%,创业板指大跌2.84%。

IPO审核全面提速

根据上述会议纪要,今后证监会的发审工作将有多项重大变革。

首先是放宽盈利条件,明确发行审核中不存在5000万、8000万等隐形标准,并放宽对企业业绩波动的要求,不再强调连续增长。

一位投行人士对《财经》记者分析称,从25日四川德恩精工成功过会的案例来看,此次会议内容可信度很高。

根据德恩精工的IPO招股书,其归母净利润连续三年下滑,2017年的数据不足5000万。自2017年3月以来,上一任证监会刘士余主导的大发审委改革之下,主板、创业板设置了隐形门槛,即归母净利润分别大于8000万和5000万。

一位大型券商保荐代表人曾对《财经》记者表示,8000万、5000万的盈利要求非常严苛,曾有个项目未达标被劝退,加上主动撤材料及劝退的情况,整个市场2018年的过会率极低。

投行已由寒冬进入盛夏,自3月12日新一届发审委上任之后,IPO审核通过率超过90%。

其次,会议要求正确处理发行部和发审委之间的关系,发行部要做实初审会,避免发审委员在发审会阶段提出新问题,增强企业对发审会结果的可预见性,减少决策的突然性,并取消发审会会后意见。

上述大型券商投行人士在讲述过去的上会经历时提到,当上会企业的老板面对发审委员的新问题时会非常紧张,40分钟定胜负,十分考验其应变能力。

会议还强调,要减少对募集资金用途的干预,企业将自主决定募集资金用途。

“此次发行审核改革非常市场化,例如在募投项目上减少干预,企业自主决定,更能提高募集资金使用效率。”上述投行人士认为。过去常见的情况是,IPO的募投项目不少出于满足监管审核要求编制,并非企业实际所需,因此出现了上市后很多企业变更募投项目的现象。

根据流传的会议纪要,发行部需明确举报信处理标准,判断举报信是否影响审核工作推进,进一步明确责任划分。

上述大型券商投行人士表示,现在的项目百分之百有举报,即使过了发审委这关仍然有可能上市失败。由此可见,此次会议也将解决投行人士长期面临的一大困扰。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认为,举报信可能会有伪证,也会有真实的查找违规违法的线索,对举报信的信息,监管层应高度重视,但在查处过程也要尽量减少对于发行人的冲击和影响。

另外,科创板作为现阶段工作的重中之重,方星海对于相关审核工作也提出要求:“一方面强调审核速度,另一方面速度服从于质量。”

隐形门槛终结在即

股票一级市场的走向开始告别过去。

根据会议纪要提出的下一步工作要求,IPO、再融资审核速度将加快,每周IPO企业批文将由目前的2家增加至至少4家;初审阶段将对关键问题予以落实,给予发行人明确预期;对于非传统制造业企业要进一步增强包容性。

一位资深投行人士指出,这是贯彻党中央、国务院支持实体经济的落地举措。

“用增量带存量。”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认为,“现有的板块也会向科创板看齐,采用类似注册制的方式做一些改进,主要是为民营企业提供更多实际融资的资金支持,间接融资有很多副作用,比如杠杆的提升,股权融资是一个比较好的方法。”

东吴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陈李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这个政策还是在强调,资本市场要为企业、为实体经济服务。所以必须扩大直接融资,这是资本市场承担的必要任务。”

董登新表示,此举可以看作是科创板+注册制试点过程当中一个配套的改革,注册制将来不仅在科创板推行,还要在主板、中小板和创业板推行。IPO和再融资审核提速,是提升A股市场包容性的重要举措,过去的IPO和再融资审核,程序繁琐,过于严苛,设定的门槛过高,在很大程度上增加了融资企业的成本。

“窗口指导是一个长期遭到诟病的问题。监管层应从过度行政管制和行政干预中抽身出来,提高工作效率,还原市场属性,让投资者自己判断、决策。缩短企业排队等候的时间,降低整个融资的成本,为企业创造一个便利的融资环境。融资是一种商机,时过境迁,你要等待太久,它就作废了。”董登新认为。

资本市场观察家、前券商资深保荐代表人王骥跃指出,此次改革不仅增加供给,更彰显的是证监会法治化市场化的决心。原先的隐形门槛,是没有法律依据的。符合法定条件的公司因达不到隐形标准而上不了市,是不符合法治精神的,也不符合提高直接融资比重、支持实体经济的中央精神。

对于“做实初审会,给予发行人明确预期”,王骥跃认为此举意在让发审会委员有问题在初审会提出来,初审会要给出明确结论,不能没结论开完就完了。最好不要附条件通过,过就是过,觉得有问题就否,现在有几家过会一年多没给批文,对企业来说影响很大。

上述投行人士也坦言,市场化改革对一级市场是好事,在主板、创业板审核加速、过会率提高,加之科创板的吸金,对二级市场的资金压力还是有的。

(编辑:文静)
关键字: 科创 科创板 IPO A股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