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第二大光伏发电企业协鑫新能源控股权易主,华能拟接手_原创频道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原创频道 >
个股查询:
 

全球第二大光伏发电企业协鑫新能源控股权易主,华能拟接手

本文来源于《财经》 2019-06-06 13:12:00
字号:

在高负债率、补贴欠款及光伏新政影响下,全球第二大光伏发电企业协鑫新能源资金链紧绷,被迫卖身急欲大幅增加新能源业务的央企华能

《财经》记者 韩舒淋/文 马克/编辑

协鑫集团终于做出抉择,出售下游电站资产为上游的制造业务输血。

6月4日晚,协鑫新能源、保利协鑫能源(03800.HK)联合发布公告,保利协鑫全资子公司杰泰环球公司与央企华能集团子公司华能香港公司签订合作意向协议,协鑫新能源51%的股份有可能出售给华能香港公司。

在数次变卖电站资产之后,协鑫新能源(00451.HK)最终选择出售其公司的多数股权。

协鑫新能源年报数据显示,截止2018年年底,协鑫新能源光伏装机总容量为7.3GW,其中绝大部分在中国国内,在26个省份有215座光伏电站,此外在日本、美国亦有少量装机。以装机容量计,协鑫新能源连续三年为全球第二大光伏发电企业,仅次于国家电投。

此次将出售大部分股权的协鑫新能源,由保利协鑫能源通过杰泰公司间接控股62.28%,而保利协鑫的第一大股东为协鑫集团,协鑫集团通过三家投资公司持有保利协鑫34.75%的股份。若收购最终如计划完成,协鑫集团旗下的光伏电站资产的控股权将易手至华能。

协鑫新能源面临的现金流压力是其寻求出售的重要原因,这与其本身高企的负债率、偏高的融资成本、大量光伏补贴尚未发放以及光伏新政影响等多重因素有关。

协鑫新能源在年报中称光伏能源业务为资本密集行业,需要投入大量资本开支以开发建设光伏电站,因此光伏能源行业平均资产负债率相对较高。其年报数据显示,2018年其有息负债高达407亿元,同比增加超过50亿元,总负债率高达84.1%,与2017年持平。

在高额负债的同时仍开工建设新电站,其融资成本也显著增加,进一步加剧了其资金流动性风险。协鑫新能源2018年总借款成本为24.35亿元,同比增长38%,主要由扩张光伏电站的资本开支导致平均借款结余显著增加所致。此外,其2018年平均借款利率为6.5%,较2017年的6.6%略有下降,但这一利率水平仍显著高于国有能源企业的借款利率。

此外,协鑫新能源已经几乎借光了能够借到的钱,其2018年获授银行及其他融资总额为389亿元,已使用额度为383亿元。

在入账方面,之前投运的光伏电站,仍然有大量的补贴尚未发放。由于新能源规模发展过快,而此前补贴标准调整并未及时下调,补贴资金缺口逐年增大,大量新能源企业面临补贴拖欠的问题。协鑫新能源年报数据显示,2018年其政府补贴应收款高达67.8亿元,对应了多批次项目的补贴资金,其中第八批及以后批次的补贴电价应收账款高达42.36亿元,项目批次越晚,其拿到补贴的时间也将越晚。

2018年的光伏“531”新政,大幅控制了补贴项目规模,加剧了光伏市场的竞争,加速了光伏发电成本向平价过渡。对协鑫新能源而言,原有已投运的项目尽管不受新政影响,但大量收益还是账上的应收账款,而新项目的盈利能力将由于补贴退坡而受到影响,这进一步加剧了其面临的资金压力。

因此,协鑫新能源从2018年开始提出从重资产向轻资产转型,引进战略合作伙伴,引进资本。除了在项目上引入更多投资方之外,卖电站是甩掉负债包袱并带来现金的最直接办法,从2018年10月开始至2019年5月,协鑫已经先后4次出售其部分电站的全部或大部分股权,总计出售电站装机容量达1.6GW,总金额达24.6亿元。值得一提的是,这四次交易中,前三次的买方均为国企,分别为中广核下属的中广核太阳能公司,三峡集团下属的三峡新能源公司以及国家电投下属的中电国际。

不过这仍不足让协鑫走出困境。需要指出的是,协鑫新能源只是协鑫集团在光伏产业链中的资产之一,协鑫集团在光伏领域的业务还涉及产业链上游硅料、硅片、组件的制造,以及下游光伏系统集成业务,协鑫集团旗下亦有保利协鑫能源、协鑫集成(SZ.002506)等A股、H股不同资本平台公司装入其光伏产业链的不同资产。

而在“531新政”后,由于补贴规模的大幅控制,平价项目可以不受限制建设,发电侧电价的下降最终传导至上游制造端,导致上游硅料、组件的价格均显著下降,这直接影响了协鑫集团在光伏上游产业的经营。

通盘考量之下,协鑫集团最终做出了出售电站资产的抉择,某种程度上,出售电站也将为协鑫集团布局上游资产输血。而华能成为最终的买方,一方面让业内颇为震动,另一方面也并非毫无迹象可循。

自舒印彪从国家电网调任至华能任董事长后,提升华能的新能源比重就一直是其执掌华能的战略重点。相比其他电力央企,华能的新能源装机比例仅为32%,低于国家电投、华电和大唐。在今年1月舒印彪履新后的首次华能工作会上,舒印彪用了不少时间强调新能源发展,表示“一定要在新能源发展上有大幅提升”。彼时,其规划的新能源开发重点是:在三北资源区布局风光煤电一体化基地,通过特高压接入东部优质市场赚取更多利润,在东部沿海,则布局规模化的海上风电基地。

华能加速海上风电的规划很快就开始投入布局。5月20日,舒印彪与江苏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娄勤俭,省委副书记、省长吴政隆在江苏南京举行会谈,双方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根据协议,双方将以加快海上风电和加强装备制造产业建设为中心,投入1600亿元打造华能江苏千万千瓦级海上风电基地,建设研发、制造、施工、运维一体化的海上风电产业基地。

相比海上风电的按计划推进,接手协鑫看起来更像是意外之举。不过接手约7GW的光伏装机,一跃成为全球第二大光伏发电企业,与华能发力新能源的战略本就契合。而协鑫新能源之所以被迫出售,面临的是资金流动性困难,其电站的经营状况依然健康,对于资金雄厚、融资成本更为低廉的华能而言,协鑫新能源的问题并不是大问题。

资本市场对这一消息持欢迎态度,公告发出后,6月5日,协鑫新能源收于0.295港币每股,上涨18%。保利协鑫能源收于0.51港币每股,上涨7.37%。

(编辑:文静)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精彩图片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