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伦通究竟“通”了什么_原创频道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原创频道 >
个股查询:
 

沪伦通究竟“通”了什么

本文来源于《财经》 2019-06-26 14:22:16
字号:

沪伦通对伦敦投资者意味着成长性机会,而对中国投资者意味着稳定的投资品种。初期设置了额度限制,但资深人士认为,高速公路非常通畅

《财经》记者吴海珊 郭楠 王颖丨文 陆玲丨编辑 

1

伦敦证券交易所内景。图/视觉中国

6月17日,中国证监会和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发布了沪伦通《联合公告》,原则批准上海证券交易所(下称“上交所”)与伦敦证券交易所(下称“伦交所”)开展沪伦通华泰证券发行的首只全球存托凭证(GDR)在伦交所挂牌交易,沪伦通西向业务正式落地。

双方在当天举办的第十次中英经济财金对话时宣布了这一决定。这也意味着酝酿四年之久的沪伦通正式启动。沪伦通被看做是2015年第七次中英经济财金对话的成果。

简单来看,沪伦通是指上海证券交易所与伦敦证券交易所互联互通机制,是指符合条件的两地上市公司,通过将股票转换成存托凭证(DR),并在对方市场挂牌交易。

沪伦通包括东、西两个业务方向。东向业务是指伦交所上市公司的基础股票,通过跨境转换等方式转换成中国存托凭证(CDR),在上交所挂牌交易;西向业务是指上交所A股上市公司的基础股票转换成全球存托凭证(GDR),在伦交所挂牌交易。华泰证券发行GDR是西向业务。

目前东向业务还没有开通。证监会表示,东向业务潜在发行人和市场机构正在积极咨询有关规则,发掘市场机遇,上交所期待沪伦通早日实现双向开通。

伦交所亚太区主管谢毅对《财经》记者表示,中英双方的合作,不仅是在两个交易所层面,而是双方监管机构、政府层面都给了很多支持和指导,现在正是中英两国的黄金时间,尤其是金融领域。

“沪伦通”的开通标志着我国资本市场双向开放持续推进,这是继“沪港通”、“深港通”、A股纳入MSCI指数后,我国资本市场对外开放又一项重要举措。“虽然英国金融由于脱欧问题难免震荡,但毕竟伦敦是老牌的国际金融中心,在国际金融舞台上仍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申万宏源证券研究所首席市场专家桂浩明指出。

首份GDR

随着“沪伦通”首单西向GDR在伦敦证券交易所发行,华泰证券成为首家同时位于上海、伦敦及香港三地上市的中国企业。

据华泰证券公告,本此GDR发行吸引了众多海外优质投资者的热情参与,价格为每份GDR20.5美元,假设本次拟发行GDR数量达到上限且超额配售权悉数行使,本次发行的募集资金总额为16.92亿美元。

“作为第一家发行人,我们很高兴能开拓这一充满巨大潜力的新市场,把握前所未有的机遇。”华泰证券董事长、总裁周易表示。

早在2018年12月1日,华泰证券公告称,已经收到证监会关于发行GDR的核准批复,而原计划在年内推出的沪伦通,由于英国脱欧等原因一再推迟。2019年6月5日,华泰证券GDR终于等到了成熟的时机,同时披露了详细的GDR跨境转换安排。据了解,此次华泰证券GDR于2019年启动项目后仅在35天内便顺利实现发行上市。

作为此次华泰证券GDR发行的牵头主承销商,摩根大通全球投资银行中国金融服务与科技组主管、董事总经理徐虎对《财经》记者表示,“沪伦通”作为直接将中国及欧洲市场相连接的首次尝试,是扩大中国资本市场双向开放的一项重要举措,一方面有助于拓宽A股上市公司境外资本市场融资渠道,推进优质中国企业的国际化布局;另一方面也为国际投资者更深度进入中国资本市场、分享中国经济快速发展成果提供了全新的途径。”

周易表示:“沪伦通实现了中国与欧洲市场的首次直接联通,是中国资本市场改革的战略组成部分。沪伦通使我们有机会进入全球最成熟、最有影响力的资本市场之一,并提供了GDR和A股之间的互换性。此次GDR的发行将支持我们进一步发展国际业务,扩大海外布局,提升公司在资本市场的地位,增强核心竞争力。”

沪伦通上线

在2015年的中英经济财金对话中,中英双方就决定推出沪伦通。

谢毅对《财经》记者表示:“之所以最后决定通过沪伦通加大两国金融合作,是因为两个市场有差别,我们在进行了非常科学全面的研究后,觉得沪伦通是目前阶段最合理的方式。”

按照更早些时候官方高层的表态,计划在2018年底前开通沪伦通,但后来被推迟。《财经》记者也了解到,在2018年底之前,几乎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已经做好。

2018年10月12日,证监会正式发布《关于上海证券交易所与伦敦证券交易所互联互通存托凭证业务的监管规定(试行)》,明确了沪伦通存托凭证业务涉及的发行上市、交易、信息披露、跨境转换等行为。和此前8月底发布的征求意见稿相比,证监会对境内上市公司在境外发行存托凭证(GDR)后的限制兑回期、境外基础证券发行人在境内发行存托凭证(CDR)后实施配股等进行了完善。

11月2日,上海证券交易所正式发布以《上海证券交易所与伦敦证券交易所互联互通存托凭证上市交易暂行办法》为主的8项规则,加上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公司发布相应登记结算业务细则,沪伦通下监管与交易等基本框架已经落地。

按照目前的规定,东向业务暂不允许直接融资,仅能以英国现有存量股为基础发行CDR,上交所A股上市公司则可通过发行GDR直接在英国市场融资。

华泰证券此次发行的GDR,就是“拟以新增发的公司A股股份作为基础证券”。

交易模式为跨境转换,具体而言,中国投资者不能直接在英国开户,只能委托指定券商将存托凭证转为英国股票在英国二级市场卖出,钱再返回给中国投资者。

“尽管中国公司去境外市场已经有通道了,比如去香港、美国、德国等,但这是第一次让中国公司去英国这样发达的市场能够直接跟A股挂钩并且自由兑换的。其他方式都是跟A股剥离的。”谢毅对《财经》记者表示。

目前根据相关规则,两地上市企业必须在其申请前的120个交易日内拥有至少人民币200亿元(约29亿美元)的平均市值。

桂浩明对《财经》记者表示,此次两地上市企业主要还是指数样本股,比如上证50指数或者英国富时100指数。

同时,跟沪港通一样,沪伦通也对个人投资者设置了门槛——300万元。对此,谢毅表示:“中国市场发展仅30年,但是发展的规模这么大,也意味着它的生态非常复杂。虽然整体还是比较低,但300万元门槛能够达到的人很多的。把步子迈小一点,门槛高一点是比较谨慎的做法。”

沪伦通也是伦交所第一次跟外部证券交易所设立互联互通。

与沪港通一样,沪伦通也设置了额度限制,东向业务、西向业务初始总额度分别为2500亿元、3000亿元人民币。

但是对此谢毅一点也不担心,他说:“就跟沪港通一样,即便是在没有提升额度之前,也没有不够用的情况。问题是能不能做到那么大的量,高速公路是很通畅的。”

安本标准投资管理(下称“安本标准”)中国股票投资主管姚鸿耀表示,“沪伦通的发展可以以沪港通作为借鉴,沪港通刚开始的时候,南下资金不是很积极,沪伦通的难度更大,因为国内对伦敦市场更生疏。”

东吴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陈李表示,中国投资者对英国企业还是不太了解,可能需要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

对于这个问题谢毅表示:“虽然相对于美国来说,英国品牌在中国的熟悉度方面不占优势,很多英国公司的名字可能不为中国人所知,但是它的产品,跟中国联系度还是非常紧密的。比如杜蕾斯——它的母公司就是英国公司在伦敦上市;英国石油——跟老百姓比较紧密;再比如劳斯莱斯,中国人熟悉的是它的车,而在英国上市的是发动机。所以渗透度也是很高的。”

姚鸿耀表示:“沪港通实施时北上的资金会激进一点,现在也是一样,伦敦资金的需求会比较主动一点。我们在伦敦也有很庞大的新兴市场的基金,投资新兴市场股票的总部就放在伦敦,所以这方面的需求会相当大。”

新机会

“对于伦敦投资者而言,沪伦通的开通意味着新的市场和新的机会。”中国国际金融(英国)有限公司(下称“中金英国”)首席执行官夏星汉对《财经》记者表示,“伦敦的金融市场具有非常高的国际化程度,拥有大量的世界级龙头公司。伦交所上市的公司也多来自发达国家,因此成长性不及新兴市场。”

中金英国是首家沪伦通全球存托凭证(GDR)英国跨境转换机构,中金公司股票业务部境内团队和英国团队将主要负责该业务,同时中金英国已经获得CDR做市商资格。

“成长性”也是谢毅在中国公司看到的特质。谢毅表示:“英国,哪怕整个欧洲市场都没有很大的成长机会了,或者说没有像新兴市场那么大的成长机会,更多的是分红比较稳定、股票波动不会很大的蓝筹公司。如果想追求更大成长的公司,机会就在远东,就在中国。”

而英国公司能给中国投资者提供的更多是“稳定”。谢毅表示:“英国的公司都比较成熟,价格、分红比较稳定,不会有很大的波动。有助于引导价值投资、并长期持有的投资理念,这也是市场建设的一个方面,所以,引导英国公司进入中国市场也是符合中国市场发展方向的。”

中金公司股票业务部国内业务负责人沈黎对《财经》记者表示:“CDR将引入伦敦市场的蓝筹股票,有助于进一步丰富国内投资品种,对于境内投资者有很大吸引力。”

姚鸿耀表示:“未来国内的投资者会慢慢分散他们的投资,不想局限于国内公司。伦敦有很多国际大型的跨国企业,这些跨国企业对他们会有一定的吸引力。”

安本标准投资董事张冬岳则从另一个资产类别提出了机会。他说:“A股大多数标的公司跟实体经济的相关性比较高,伦交所上市公司里有很多非常有意思的公司,它背后的投资标的及业务模式和实体经济的相关度并不高。伦敦的股票不仅有更多全球化的投资机会和敞口,在做投资配置的过程中,可以带来更多分散投资组合风险的投资标的,像再生能源,或者福利性基建。”

夏星汉同时强调:“对于市场而言,CDR是非融资方式发行,且发行量有限,短期内对A股市场资金面影响有限。”

同时,谢毅还表示,沪伦通的开通也为中国金融机构提供了机会。他说,中国正在展开金融开放,很多金融机构都已经进入了境外市场,但是在微观层面,很多机构都是在用自己的方式尝试,沪伦通的开通会在制度或者产品方面第一次为中国金融机构提供一个情景,一个和境外机构合作的明确机会,之后金融机构的团队建设、合规建设等方面的规则都可以延伸到其他领域。

同时,沈黎也指出:“在看到沪伦通的潜在市场与巨大机遇的同时,应当意识到,上海和伦敦两地在交易时间、地理时差、专业技术、交易机制、监管制度、法律法规、外汇管制、投资者构成以及文化方面仍存在很多差异。”

有业内人士具体指出:“两地股票价格相差很大,比如英国某只股票价格360元人民币,而中国投资者更习惯购买几十元的股票,那就把一只英国股票拆成10个存托凭证,每只存托凭证36元。”

“这些差别肯定都是挑战,作为监管者,我们尽量在一开始的时候就考虑到这些差别,在规则制定上能够来把差别带来的潜在的市场副作用降低到最小。”谢毅说。

(编辑:文静)
关键字: 沪伦通 证券市场
分享到:

热门文章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