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药价可期:带量采购推向全国,跨国药企并无优势_原创频道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原创频道 >
个股查询:
 

降药价可期:带量采购推向全国,跨国药企并无优势

本文来源于《财经》杂志 2019-09-25 17:01:35
字号:

从上海地区的试点,到“4+7”试点,再到全国扩面,带量采购结束了仿制药高毛利时代,仿制药进入拼产品梯队、拼成本控制能力的时代,市场向龙头企业快速集中。

《财经》记者 辛颖/文 王小/编辑

2019年9月24日上午,整个药业都紧张地盯着上海市天山路1800号。

这里正在进行药品带量采购推向全国的投标报价,77家企业都赶来参加。如同等候许久的一场大戏开锣,招标场内递出的每一个报价都是重磅,门外的众人焦急等待,并第一时间将消息传向全国各地等候在手机旁的人们。

25日,尘埃落定。负责这次招标的联合采购办公室,公布《联盟地区药品集中采购拟中选名单》。由于此次招标涉及25个品种在全国公立医院采购量的70%,最长可达3年的采购周期,说是一价定生死也不为过。

带量采购,是国家医保局牵头,以数量为筹码换取降价,操作是医保支付使公立医院保证中标药品的采购量,这是一记猛药,企业为了中标后的市场,降价幅度之大在业内产生震荡。

此番企业报价结果,与联盟地区2018年最低采购价相比,平均降幅59%。联盟采购平台随即宣布“25个试点药品扩围采购全部成功”。 全国带量采购首批试点在4个直辖市及7个城市展开,因而也被称为“4+7”。2019年将这一模式推向“4+7”之外的25地,称之为联盟地区药品集中采购。

曾在“4+7”试点推出时颇有微词的药企回首恍然发现,试点的首轮竞价如此“温和”,此次价格均低于“4+7”试点采购价,平均降幅25%,最高降幅达78%。

业界一度宣称“亏本价”,但底线频频被击穿。“4+7”试点中标价每片5mg规格的苯磺酸氨氯地平片为0.15元,联盟集采中标价低至每片0.06元。

股票市场反应强烈,9月24日,A股的部分中标企业股价大涨,如中标华海药业午后一路走高;出局的药企的股价明显受累,京新药业、信立泰、恩华药业股价一度跌停。

多位业内人士对《财经》记者分析,降药价成效颇高的带量采购虽然从试点城市推向全国,也仍只是探寻药品真实价格的尝试之一,这也是医保局虽然扩大试点地域范围,但尚未增加试点品种的审慎所在。

一位医药行业分析师对《财经》记者表示,带量采购通过上海地区的数年试点,到“4+7”试点,再到全国扩面,标志着仿制药高毛利时代正式结束,仿制药进入拼产品梯队、拼成本控制能力的时代,行业供给侧改革进程加快,市场向龙头企业快速集中。

失之毫厘

企业不管不顾地入局,一是知道带量采购是大势所趋,二是首轮“4+7”试点地区的采购量和医保预付款都如期落实。现在25个品种的招标落定,意味着药企间的降价厮杀终可告一段落。

这一局中,毫厘之间,就可能与中标失之交臂。0.25g规格的头孢呋辛酯片,前三位报价分别为每片0.357元、0.483元和0.484元,在网络版本中中标的成都倍特最终出局,当中显示其报价也在0.48元—0.49元之间,。

定价策略甚至直接危及龙头企业地位。此次,跨国药企辉瑞和“4+7”试点中标者嘉林药业双双落选,前者是阿托伐他汀的原研企业,后者是仿制药企业。根据2018年样本医院数据,辉瑞、嘉林药业、天方药业的阿托伐他汀,位列销售额前三,分别占据市场份额的75%、17%和5%。而此次完全逆转,齐鲁制药、乐普医疗以及兴安药业,分别以1.68元/片、3.6元/片、4.41元/片中选,行业格局面临洗牌。

瞬息变化的市场格局对企业的抗风险能力也提出考验。有5家首轮试点中标企业此次落榜,如“4+7”试点中,降幅最高的正大天晴产恩替卡韦、信立泰的氯吡格雷等,这也意味其要进行相应的调整。

中标者,相当于手握明确的订单,然后按量生产。还有一个好处是,因为订单明确,无需在这些药品上投入销售力量,因而有些中标企业开始精简其销售团队。

保证供应量,是中标企业一定要考虑周全的,也因而对企业产能的前期考察是重中之重。为了中标,部分企业投资扩充产能,小企业或采取“一家中标、大家生产”的抱团合作模式。其中,风险还是相当大,企业扩充了产能,一旦未中标,就是一场空投入。

即便中标,企业也并不十分乐观。这次联盟集采的周期比上一轮长一些,每一个品种中标企业为1—3家,中选企业为3家的,采购周期原则上为2年,视实际情况可延长一年;如果一个品种中选企业不超过2家,采购周期则为1年。一年、两年之后,谁那保证下一轮不脱标?脱标企业不但要承担已经投入的扩产成本,还得设法熬过丧失主要市场份额的空白期。

有些企业因此望而却步。2018年首轮“4+7”试点最初选定31个品种,有6个品种因最终议价高于市场价而流标。据界面新闻报道,24日的联盟集采也有三家企业未到场竞标,分别是安徽安科恒益药业(富马酸替诺福韦二吡呋酯片)、珠海联邦制药(头孢辛酯片)、博瑞医药信泰制药(恩替卡韦片)。所涉及品种的竞争者均在4家以上。

当然,现场的赢家也不少,华海药业的7个品种全部中标,由于其在“4+7”试点中的有效降价,此轮联盟集采只微降价。齐鲁制药也有5个产品成功中标,几乎都是各品种的最低价,诚意可见。

带量采购的降价力度被业内视为改革的风向标,因此不仅是制药业,耗材、器械企业也都颇为关注。

“带量采购对25个药品价格的探底,更明确的意义在于成为制定医保支付标准的参考,以此为杠杆发挥医保支付在市场经济中的作用,并形成对药价的长效影响机制。”北京大学药学院药事管理与临床药学系主任史录文对《财经》记者分析。

原研药企急转身

在全国集采首轮试点中,原研药企集中反映的问题之一在于“单一中标”,这样的焦虑与原研药在以往采购中享受的优待不无关系。

以往的药品采购中,通常施行一品两规,即同一通用名药品最多可采购两个规格或剂型。虽然没有明确规定,但医院通常选取一款原研药,一款仿制药,原研药在市场占据充分优势,出现过专利期后价格不降,或降幅有限的“怪圈”。

而在“4+7”首轮采购中,规定一个品种只有一家企业中标,竞标后25个品种只有两家原研药企中标。此次联盟采购虽然取消“单一中标”,但对原研药没有优待,与所有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仿制药企同场竞争,价低者得。

这样和仿制药拼价格,让原研药企颇不适应。此次拟中选的45家企业60个产品中,仅包括5家原研药企的6个药品。

此次原研药中标的6个药品中,绝大部分为通过仿制药一次性评价的企业不超过两家的品种,一个品种可有三家入选,这样原研药入围压力最小。

仿制药一致性评价正是将药价逼至如此的助力者。由国家药监局审评,要求仿制药质量、药效上达到与原研药一致的水平。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仿制药才有资格竞标带量采购,以此防范“唯低价是取”,劣币驱逐良币的风险。

如吉非替尼片的原研药企阿斯利康的在“4+7”试点中降价76%,以每片54.7元拔得头筹。此次联盟采购中,吉非替尼仅有的两家仿制药企齐鲁制药和正大天晴分别给出了每片25.7元和45元的报价,阿斯利康维持54.7元,也顺利中标。

根据联盟集采方案, 3家企业中标总采购量相应为招标总基数的70%,如果只有2家、1家企业中标,相应的总采购量调整为60%、50%。

原研药企不得不避让竞争者超过3家的品种,就是仿制药企拼价惨烈,少有原研药企突围成功。

赛诺菲在氯吡格雷的厮杀中拿下一局,降价20%,低于同样中标的乐普医疗的报价,略高于石药欧意,而去年中标的黑马信立泰反成为该品种唯一被淘汰的企业。赛诺菲也因此成为唯一中标两个品种的原研药企。

在新的趋势中,原研药企业也作出调整。今年7月底,辉瑞将旗下专利到期品牌和仿制药业务板块——普强与全球最大的仿制药企迈蓝合并,成立一个新的跨国制药企业。

辉瑞剥离的普强,本是其三大业务板块之一,于去年刚刚重组成立,握有20多个知名成熟药品,但两大重磅产品立普妥(阿托伐他汀钙片)与络活喜(苯磺酸氨氯地平片)均落标,辉瑞今年二季度中国区销售额下滑了20%。

一位业内人士对《财经》记者分析,“不能维持利润水平的业务及时脱手,对原研企业的部分产品线来说不失为明确的选择,他们还有很大的优势在专利药上。”

如何管理失去专利的原研产品将是跨国药企当下面临的最紧迫问题。

(编辑:李思融)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精彩图片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