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车企否认破产传闻,平安银行称风险排查为常规动作_原创频道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原创频道 >
个股查询:
 

四车企否认破产传闻,平安银行称风险排查为常规动作

本文来源于《财经》杂志 2019-10-10 21:10:20
字号:

摘要:车市持续低迷,部分中小车企运营艰难,从银行流出的风险摸排协议捅破了这层窗户纸,但真实风险爆发,并不能一概而论

《财经》记者 李皙寅 俞燕 龚奕洁/文   施智梁 袁满/编辑

平安银行10月9日的一纸通知被曝光,全行正开展风险排查,要求各经营团队需对存量客户是否涉及四家车企上下游产业链情况进行风险排查,该四家车企为猎豹汽车、众泰汽车、华泰汽车、力帆汽车。

在上述通知中,将开展排查归因为:“据媒体公开报道:‘猎豹汽车、众泰汽车、华泰汽车、力帆汽车四家车企年底将进入破产程序,预计涉及上下游汽配供应商产业链合计约500亿元坏账’”。平安并未透露具体媒体信息来源。

在这背后,是汽车消费长达28年的高速增长戛然而止。由于整车厂串联上下游众多企业,其一举一动都牵动着无数人的心,更成为市场寒蝉下的一颗惊雷。

平安银行口中的常规动作,涉事车企迅速地矢口否认,暴露出了大众对现有车市的忧虑,更担心供应链会否“火烧连营”。

虽然平安银行声称后续措施要视情况而定,一事一议。但事件仍可能引发整发整个银行业对汽车产业的高度关注,短期内造成行业性的信贷紧缩。车企将加速盘整,弱者退出,强者恒强。

车企期盼的市场回暖迟迟不来,苦日子或仍继续。

空穴来风?

10月10日,力帆股份(601777,SH)相关人士对《财经》记者回应称,网传通知中提及力帆进入破产程序的说法不实;目前,各方正围绕力帆做纾困的通盘考虑,处于关键期。

众泰汽车(000980.SZ)方面相关人士否认上述消息称,网传消息均为虚假,众泰已经报案,公司保留追溯法律责任的权力。当日晚些时候,力帆股份澄清称:媒体报道中提及的力帆汽车年底将进入破产程序,经核实该情况不属实;截止目前,公司没有破产计划。目前公司负债较高,资金流动性压力较大,根据目前中国汽车行业整行情况,未来发展可能面临挑战,公司也将积极采取多种应对措施降低风险。

猎豹汽车销售总部党总支书记兼副总部长田拥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否认“破产”这一说法。田拥军称,猎豹汽车“没有破产这回事,从来没有想过要破产,也没有申请过破产”,公司目前正在努力地抓生产经营。

对于四家车企的风险排查的传闻,平安银行方面对《财经》记者回应称,此举是平安银行相关部门及时根据宏观经济情况,及行业、企业经营变化等信息,定期或不定期的对存量客户进行风险排查,“属于常规风险管理动作”。

在排查风险之后,对于风险车企是否会采取缩贷等保全措施,平安银行方面则表示,这要根据实际情况而定,每家企业的情况肯定也不会一样。

“这是银行风险管理中的常见做法,不代表一定会采取措施。”新网银行首席研究员、中关村互联网金融研究院首席研究员、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研究员董希淼对《财经》记者介绍称,摸排相关企业风险,一般是为了掌握风险底数。比如涉及相关企业的贷款、担保、发债等合作的额度。在此基础上制定整体方案,包括风险防范措施,比如新增担保措施,适度压缩信贷规模、以政府或监管部门协同化解风险,这都有可能。

虽然公告较为及时,但仍需防范上述传言的后续递延影响。

苏宁金融研究院院长助理薛洪言对《财经》记者表示,在本行内部通常意味着对相关企业及涉及项目的紧急叫停,顺带着风控部门对整个行业的授信政策会趋于谨慎,业务部门也会主动放慢脚步,暂缓相关授信项目的推进。

薛洪言警示称,对于此类风险事件,整个银行业都会保持高度关注,对汽车行业来讲,可能会在短期内面临行业性的信贷紧缩,从结构上看,则会出现两极分化,资金从尾部企业流出,向龙头企业积聚,加速行业内的分化与调整。

一位汽车业资深分析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这四家目前是很困难,没有外力帮助,生存维艰。目前车市仍未触底,市场压力不断持续,车企的苦日子还将继续。

2018年,快速发展的中国车市迎来28年来首次负增长。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副秘书长郎学红认为汽车市场明年会继续探底,后年有可能会出现复苏的信号,2021年、2022年能恢复到接近危机前的水平,到2023年才有可能冲三千万台。

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专家学术委员会专家、工业和信息化部产业政策司原副巡视员李万里曾对《财经》记者表示,由于轨道交通及共享出行的普及,加上国内实际道路交通情况,中国的新车市场将逐步切入缓慢增长阶段,增长空间有限。

截至10月10日收盘,力帆股份报收于3.49元/股,跌0.85%;众泰汽车收于3.42元/股,跌0.58%。平安银行则以16.24元报收,跌0.06%。

最后一根稻草?

上述几家中小车企均遭遇极大的经营压力。

2018年10月,力帆创始人尹明善入选 “中国民营经济40年风云人物”名单。组委会称,这位有可能被记入中国汽车史册的重庆人,用他人到中年才起步创业,并掘到事业第二桶金的例子,告诉年轻人需要怀揣永不放弃的精神。

1938年,尹明善出生于重庆涪陵区新妙镇的地主家庭。父亲早逝,12岁辍学经商,以卖针头线脑养活自己和母亲,之后做过报社编辑和书商。54岁投资20万元进入摩托车业。2005年开始涉足汽车行业。

作为国内A股首家民营车企,2015年是力帆的顶峰。彼时,力帆拟拟定增52亿元,重注新能源汽车产全产业链。但由于采用了当时较为小众的换电池技术,致使有关部委认定企业谋补,减少了力帆本应得的新能源汽车财政补贴,更促使力帆新能源汽车推广进程受阻;随后,赶上资本市场寒冬,力帆前后两度定增计划均无果而终。

8月22日晚,力帆股份(601777.SH)对外披露的2019年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约为51.78亿元,同比减少13.3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9.47亿元,去年同期为盈利约1.25亿元。

事实上,早在2018年,公司的经营就已经亮起红灯,其扣非后净利润亏损达21.5亿元,全靠卖资产才实现扭亏。

彼时,在接受采访时,力帆董事长牟刚曾对《财经》记者表示,力帆试图将整合供应链体系,带着分时租赁和能源管理的经验,去海外新兴市场推广新能源汽车。时任力帆总裁马可补充称,力帆叫停了现有在研车型,采用新标识,重新研发智能新能源汽车,计划于2019年推出。为了回笼资金,力帆控股总裁汤晓东则告诉《财经》记者,力帆控股将出售手里的工厂土地、楼盘及投资项目股权,以便偿还短债。

2018年底,力帆先后售卖了乘用车项目基地土地及手中的一块汽车生产资质,交易价格分别为33.15亿元及6.5亿元。

截至2019年6月,力帆尚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10.95亿元,短期借款合计112.05亿元。目前,力帆股份流动比率在0.63,速动比率在0.53左右,均大幅低于同行业中位值(速动比率是业内常用的一个衡量企业短期偿债能力的指标,即速动资产和流动负债的比值。一般认为,速动比率在1左右是健康的)。

现年58岁的张秀根,出生在内蒙古包头,退伍后从施工队起家的他,赶上了造汽车的机遇。当年,伴随一汽集团瘦身,张秀根接受了山东荣成汽车厂,有了造车资质、成熟流水线和工人,张秀根赶上了中国自主品牌最早的发展机遇,在2003年,华泰汽车和现代合作,推出了风靡一时的高性价比的越野车特卡拉,并于同年卖出了1.5辆;2005年,推出圣达菲,仅这一款车型,华泰汽车便卖出了13.5万辆的销量。

然而,在随后的几年间,张秀根四处出击。据《南方周末》报道称,张秀根以投资整车厂之名,低价拿下鄂尔多斯当地的两处煤矿;后又进入银行业,先后入股北京银行、内蒙古银行、威海商业银行和锦州银行,这不但为其带来了高额股利,更带来了巨额授信额度。直至2019年7月,华泰汽车公司债违约。

大幕掀开,据天津市滨海新区人民法院披露,如今华泰账面上仅有13万元银行存款。同时,华泰已经被多家媒体爆料称拖欠员工工资。华泰汽车和数家子公司一起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其负债高达294亿元。

众泰汽车因早期车型与豪华车型十分相像,部分经销商甚至提供代车主换车标的服务,而备受囊中羞涩的消费者所喜爱,2017年借壳金马股份进入资本市场。然而,这一辉煌未能延续。

今年8月,公布的半年报印证了众泰汽车业绩不佳的事实。报告期内,众泰汽车累计销售新车6.38万辆,同比下滑44.52%。仅完成全年销量目标的21.27%。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众泰汽车借壳上市时,铁牛集团通过认购上市公司定增股份的方式成为众泰汽车最大股东,并对众泰汽车业绩作出业绩承诺,但众泰汽车仅在2016年兑现了承诺。三年间累计完成率为49.25%,尚不足当初承诺金额的一半。

今年8月,一纸纸猎豹汽车的内部文件流传于网络,全员降薪,最高斩半。自称“拥有60余年军工传统和30余年的汽车生产制造经验”的猎豹汽车,也曾借助与三菱合作推出的SUV曾一度备受市场青睐,但失去三菱的帮助后,其失去往日的辉煌。

目前,拥有每年50万辆新车产能,四大整车制造基地的猎豹,今年上半年销量尚不足3万,部分车型销量不足千辆。据启信宝显示,自今年9月至今,猎豹汽车已经累积被四次冻结股权,数额逾3800万元。

火烧连营

 

这一事件让供应链金融进入大众视野。一些人士开始担忧,下游企业的困境会殃及上游企业,最终火烧连营吗?这是供应链金融的“锅”吗?

“这是单一行业性的问题,不是供应链金融的问题。”一家股份制银行供应链事业部的负责人表示。该家银行的汽车供应链金融所选择的合作企业倾向于传统一线大型车企。

虽然四家车企对于破产传闻的态度不一,其风险的真实情况尚待进一步披露。对于正在打造汽车生态圈的平安集团和平安银行来说,亦从另一个层面敲响了警钟。一位银行业人士透露,目前供应链金融的风险其实是一个行业性的问题,应该不是平安银行的个案。

7月份,集中暴发的一些基于供应链应收账款的资管产品违约事件,曾暴露供应链金融的风险。彼时,多位银行业供应链人士告诉《财经》记者,风控严格的银行往往不太会从上下游切,而是从核心企业切入供应链业务。

据了解,在新车销量负增长、汽车消费市场整体增速放缓、汽车金融和供应链金融风险风险苗头逐渐显露的态势下,一些银行已在收缩汽车金融方面的业务和缩减组织架构。不过平安却反其道而行之。就在今年九月,平安银行专门组建了汽车生态事业部,成为商业银行中唯一按行业属性成立的行业事业部,显示出其意欲在制造、交易、服务和出行四环节构建其在汽车行业的生态壁垒的野心。

平安银行对汽车金融的力度,亦表现在其业务数据上。此前平安银行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其汽车消费贷规模1700多亿元,居银行之首。汽车供应链每年累计发放额为3000多亿元。汽车生态圈更被列为平安集团“金融+生态”战略的五大生态圈之一。

目前尚不知平安银行对四家车企采取的是哪种供应链金融模式,以及存在风险隐患的业务类型。在中报发布会上,谢永林表示,三年来平安银行一直在梳理对公业务的风险,面对一些“触目惊心的资产质量”,一直在调结构控风险,对于问题资产的处置“毫不手软”。

“供应链生态下很多参与主体很多很复杂,一些金融机构很多玩噱头和概念,披着创新供应链金融的外衣,行地产高收益或者资金拉皮条之实,埋下了雷。银行等金融机构要有穿透马甲的风控识别能力,要拆包、穿透,一定要核实贸易背景和确权。” 一家银行交易银行部负责人曾告诉《财经》记者。

【作者:李皙寅 俞燕 龚奕洁】 (编辑:王焱灼)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精彩图片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