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次工业革命中最具前景的四个新兴产业_原创频道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原创频道 >
个股查询:
 

第四次工业革命中最具前景的四个新兴产业

本文来源于《财经》杂志 2020-01-03 20:53:43
字号:

新技术有可能替代传统产业,但传统产业也可以利用新技术自我赋能,把自己变成新兴数字经济体中的一员

图/Pixabay

文 | 张璐

过去两年我们经常讨论第四次工业革命,它对于传统行业是巨大挑战,也是巨大机遇。

很多传统行业面对新技术时都忧心忡忡,担心自己会被新技术替代。其实,新技术必然会导致新的产业模式和商业模式,但不一定会替代掉原有玩家。

当一项新技术遭遇一个传统产业时,它有两种可能性,第一种是新技术和传统产业整合效果非常好,效能提升很快,双方合作共赢。新技术赋能传统产业,传统产业自我变革,成为新兴数字经济体中的一员。

比如汽车对于现代人来说是生活必需品,未来车可能会变成一个电子产品,如果传统车厂可以很快地与新技术结合,它就会改变原来的产业模式、分销模式、商业模式,变成一个数字化企业。

第二种可能性,如果现有产业不能利用新技术,或者只部分应用新技术,就会给创新公司机会去颠覆既有产业。这就是很多传统产业担心的替代,替代发生的前提是在位者没处理好与新技术的关系。

现实中,无论既有产业还是新技术催生的新势力,大家都在寻找一个平衡点去合作,但更重要的是互相激励,在互相激励中发现机会,不管谁是最后的赢家。

新技术带来的新产业、新机遇

1) 工业物联网

图/Pixabay

工业物联网是大家耳熟能详的概念了,由于新技术的发展,如今工业物联网终于不再发生在某一行业的局部区域,它可以大规模地铺到生产线中。比如汽车生产商可以直接通过工业物联网去监控库存、容量、性能检测等,设备制造方可以通过工业物联网的高精度传感器检测某工具被用了多少遍、零件怎样进行资源调配等。

电力公司甚至利用传感器监控所有的电力设备。设备出问题之后,把信息及时地分享到社区,告知突然断电的可能性。就算是传统的矿业,也可以在矿车上装上上百个摄像头和传感器,变成无人驾驶的矿车,从而保护工人的安全。

2)3D金属打印技术

图/Pixabay

以上所说的这些都是工业物联网带来的巨大应用场景,它相当于给了工业一个大脑。从一个小的大脑开始到最后的超脑,最终达到万物互联的工业应用场景。除了工业物联网,工业的另一个走向就是从规模化到定制化。

传统的工业尤其是制造业,一直以来的核心是重资产,规模化生产。带来的问题是产品利润率低,要想提高利润率,那就要个性化生产,个性化的技术核心一定是3D金属打印技术。现在3D金属打印的成本越来越低,可以适应各种各样的金属材料,快速、高效、低成本地完成个性化定制打印服务。

但是光有3D打印技术是不够的,还需要工业物联网来及时整合用户的需求信息,然后把信息传递给生产线,再去进行资源的分配、生产线的分配,生产不同的产品。

3) 智能交通系统

图/Pixabay

以上所说的传统制造业,好像离我们的生活有点距离,但智能交通系统关系到我们每个人。

一提到智能交通系统,大家第一反应就是无人驾驶。虽然无人驾驶技术很重要,但想真正实现L4(高度自动驾驶)、L5(完全无人驾驶)还需要很多年。

无人驾驶也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路上有人开车,也有机器开车。这时我们就需要一个很聪明的无人驾驶系统,因为人是非理性的,机器是理性的,人类有很多马路杀手,可以创造各种极端情况,导致机器无法反应。

第二阶段,就是路上只有机器开车,这也是未来交通系统的终极阶段,当路上只有机器开车的时候,我们还需要那个非常聪明的无人驾驶系统吗?不一定了。

那时如果整个交通系统进行智能升级,智能交通灯、智能楼宇,各种各样的传感器星罗棋布,就会有一个超级城市大脑布局全城市的交通资源。每辆车不再需要自己判断该怎么做,而是成为整体控制系统中的一个点,以最高效和最方便的方式去服务整个交通系统。

这些新技术的集成,它解决的不仅是拥堵问题,还解决了另一个大问题,即低效能交通系统中的能源浪费问题。

新技术要大发展,核心一定是赋能而且同时提升效能,这不仅帮助我们更高效地生活,而且可以大大降低能量消耗。

4) 航空科技

图/Pixabay

在我小的时候,航空科技还是只有政府能做的行业,但现在被新技术推动着快速变革。过去十多年,有越来越多的民营机构、私有公司开始踏足这个行业。新技术的发展降低了航空产业的门槛,这个重资产、大投入、试错成本高的产业正在悄然变化。

促成变化的第一个重要技术就是3D打印技术,金属打印可以形成一体化的部件,这个特性对于航天科技格外重要,因为无论再精密的器械合到一起时,总会有肉眼不可见的校准层面上的问题。这个小小的校准问题,在发射的过程中,在外太空这种极端的环境下,都可以被无限放大,造成危险。

而3D金属打印技术现在已能基本消除打印过程中的杂质和气泡,适应不同的新型材料,打印速度也在快速提升。而且3D打印技术非常灵活,成本也很低。

无论是SpaceX还是其他的公司,它受益于这样的技术,同时它基于工业物联网进行快速的信息收集、纠错,完成发射。而航空科技的发展,也在反向推动地面上现有产业提升技术能力。

今年SpaceX发布了一个新项目——星链项目。星链项目计划在地球的低轨建造一个卫星网,给所有人类提供优质网络服务,但这只是第一步。第二步是给人类提供一个太空AWS——太空云服务平台。

以前,想要用到一些卫星图像,就需要自己发一个迷你卫星,成本很高,如果有了太空AWS,人们可以直接购买它的服务。比如油田公司可以直接通过卫星图像去监控油库油井邮轮,而不需要自己发射卫星。

反过来,地面上的技术发展又会帮助我们更好地探索太空。

数据安全、数据反垄断与数据监管

图/Pixabay

上文提到了很多创新技术对人类的赋能,这其中有一个关键词是数据传输。整个社会数字化了之后,包括数字化人、数字化资产,还有数字化产业,工业界的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

这其中反复提到的一个词就是数字资产,数字资产的价值很快将不亚于物理资产。

既然数字资产如此重要,那我们就要保护它的安全。我们在探讨技术创新的时候,也要清醒地认识到会面临的潜在问题。可能在不远的将来,网络安全犯罪会成为给人类造成最大困扰的犯罪之一。

现在大家可能觉不出这个世界有多么危险,因为并没有黑客真的攻到你的家里,但在万物互联之后,在我们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每时每刻都有成千上万起的黑客攻击发生。

举个例子,如果愚人节开玩笑,你可能买一个玩具放到女朋友的椅子上,她坐一下,会被硌到。但是黑客怎么开玩笑呢?他会黑进对方家里的智能温度调控系统,在一个炎热的夏天,把对方的温度调到三十七八度,怎么样都没办法把温度改低,除非把它砸掉。

万物互联之后,黑客可以入侵你家里的智能冰箱,或者安全系数比较低的智能盒子,然后通过路径劫持,跳到你的摄像头,甚至汽车的电控设备都有可能被黑。

工业面临的问题比个人面临的问题更加严重。一个工业智能系统,或是工业物联网系统被黑进去后,黑客可以偷走信息,控制整个生产线,伤害远大于家庭被黑。

工业界现在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在工业物联网的布局过程中,已经安装了很多安全程度比较低的低成本传感器、远程摄像机、路由器等等,这带来一个挑战:不同的标准,不同的数据,怎么样在已有传感器的基础上,再去加一层网络安全系统,现在大家都在迫切寻找该问题的解决方案。

新技术,比如人工智能,可以帮助我们解决部分网络安全问题。

单纯通过人力或者依靠IT系统去保护网络安全非常艰难。因为对于传统的网络安全公司来讲,它所熟悉的环境仅仅是数据中心、办公环境和个人设备。但现在是工业物联网,它的大环境非常复杂,应用人工智能技术之后,可以抵挡30%到60%的恶意攻击。

万物互联时代,我们面对的另外一个大威胁是数据垄断。我们每个人有自己的数据资产,工业界有工业界的数据资产,既然是资产,就不应该被垄断。但现实情况是,在整个科技界甚至更大范围的产业界,已经存在数据垄断。谷歌、Facebook拥有甚至说垄断我们的个人社交数据,而企业数据则握在微软和亚马逊的手里。生物医疗数据,在医疗和药品公司手里,石油行业的石油数据、产业数据,在大玩家手里。

数据垄断一方面侵犯了数据资产的所有者,另一方面会导致新企业的创新成本越来越高,对创新生态的负面影响巨大。同时,数据垄断在某些机构中,它受攻击的危险程度、被滥用的风险程度也会大大提高。

这也是为什么过去两年硅谷科技行业的领袖开始致力于帮助政策制定者更好地了解数据垄断问题,通过立法、通过数据监管来帮助整个创新产业反对数据垄断。

在硅谷,讨论到数据监管,我们总要讨论监管的对象应该是技术还是数据?

前一段时间,旧金山颁布了一个法案,禁止执法机构通过使用计算机视觉技术去执法。我对此很失望,因为在我看来,被监管的对象不应该是技术,技术是中性的工具,监管工具并不能解决问题,真正需要被监管的是数据。具体来讲要监管的是数据存储权和数据使用权。

2018年,欧洲出台了GDPR,它是全世界最严格的数据监管法案。而在加州,全美境内最严格的数据监管法案CCPA会在2020年正式生效。

这是一些好的动向,我也期待在中国能看到更多的数据监管,去保护个人和产业的数据资产。

贸易争端影响科技创新

图/Pixabay

以前在硅谷工作生活的人都有一个天真想法,觉得科技和政治无关,我们在通过技术创新改变世界。但过去一年我深刻感受到,其实科技和政治有很大联系,互相博弈和影响。

过去两年,中美争端对于科技创新产生了深远影响。短期影响是很多美国企业没有办法进入中国市场,中国企业在美国也面临巨大挑战,但我更担心的是其长期影响。

以前,硅谷的创新风潮非常全球化,人们觉得硅谷并不是美国的硅谷,而是全世界的硅谷,硅谷企业在诞生的第一天就开始考虑全球化市场,全球化思维是硅谷的思维定式。

现在,中国有一些大企业开始担忧,认为自己不能只依赖单一的技术提供方,而需要建立自己的基础技术体系,至少需要有多家供应商。这对硅谷创新带来的影响就是,全球化的市场应用场景可能不复存在。

技术本身是中性的,技术创新如果发生在一个好的时代,就可以快速地渗透到各个市场,产生良性社会影响,但如果发生在一个动荡的时代,技术拥有者在很大程度上会影响技术的走向。

我们作为科技行业的从业者、创新的驱动者、创新企业的投资人,现在有更大的责任,去推动技术往好的方向走,使得技术的应用不仅限于特定的人群,而是普惠全世界。

无论世界怎样变化,时代怎样动荡,我对技术创新仍然保持巨大热情,因为技术所产生的社会效能往往超出我们的想象。

在硅谷,创业者经常会讲一句话:“向月亮进发,即使没有成功,你也将置身群星之间。”我们最终的目标是改变世界,让世界变得更好,也让自己变得富有。

作者为Fusion Fund创始合伙人,编辑:马克

(编辑:叶徐彤)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