鲶鱼变鲨鱼:中国产特斯拉交付谁喜谁忧?_原创频道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原创频道 >
个股查询:
 

鲶鱼变鲨鱼:中国产特斯拉交付谁喜谁忧?

本文来源于《财经》杂志 2020-01-07 19:19:05
字号:

特斯拉上海工厂罕见的“中国速度”,令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面临新一轮洗牌

c1GNCbH80WF9CMdt@2x

文/《财经》记者 王斌斌 实习生 贾茹   编辑/施智梁

1月7日,国产Model 3正式对外交付,首批10位国产Model 3的车主在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陪同下接过车钥匙。随着音乐,马斯克还在交付仪式开始前跳起了机械的舞蹈。

365天前,特斯拉超级工厂在马斯克脚下的土地上正式开工建设。作为在中国放宽股比限制后的首个外资独资车企,这家美国电动汽车制造商获得了政府等方面的大力支持。开工一周年后,工厂建造、产线调试、组装生产等各项工作都以业内未见的“中国速度”完成。

Model 3国产,豪华车市场的影响首当其冲,特别是燃油车市场。在美国,特斯拉Model 3已经成为细分领域的销量冠军,在中国,随着基础设施的完善,入门级的豪华车市场将受到Model 3这款电动车型的冲击。

随着国产Model 3价格冲进30万以内,特斯拉已经和众多国内汽车企业和新造车势力的价位开始重合。更高的品牌知名度可能逐步蚕食这部分市场,当然,国内企业更熟悉中国消费者,找准定位就可以抵御住冲击。

“加州温室的花朵”正在变身游过太平洋的“鲨鱼”,只是特斯拉要在中国成功,还要做好更多本土化工作,无论是服务,还是智能网联,中国都是竞争更为激烈的战场。

五年前错失国产

“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电动车应用的领导者。特斯拉以‘加速世界向可持续能源的转变’为使命,中国市场对于我们实现这一愿景十分重要。”在一年前的上海工厂开工仪式上,马斯克对中国的示好言犹在耳,一年后,国产Model 3就“开挂”一般开始正式对外交付。

如此的“中国速度”离不开政府与政策的支持,此前独资入华的波折让马斯克对此有清醒的认识。

2014年马斯克表露在华建厂诉求后,特斯拉与上海浦东、广东深圳、南沙、江苏苏州等多地都传过合作绯闻。一位参与上海初期谈判的当事人告诉《财经》记者,2014年马斯克就想过在上海浦东建厂,“他们的诉求是共建充电桩、拿造车资质、建厂土地优惠政策等,但不想和当地车企合资。当时和政府没谈拢”。

独资诉求,是特斯拉一直难以在华落地的障碍之一。而中国政府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尤其是2017年开始的政策利好给特斯拉创造了机会。

2017年8月,国务院正式印发《国务院关于促进外资增长若干措施的通知》,明确指出推进新能源汽车制造等12个领域的对外开放。2018年4月10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开幕式上表示,要尽快放宽外资股比限制特别是汽车行业外资限制。一周后,国家发改委明确指出,2018年会取消专用车、新能源汽车外资股比限制。

习近平主席表态三个月后,7月10日,特斯拉首个海外工厂正式宣布落户上海。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特斯拉在华得到各方面的支持,进而让特斯拉国产化的进程犹如“开挂”般迅速。

在2018年7月,就有接近上海工厂项目的知情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签完协议之后还要大半年时间才能拿地,然后再建厂,“最快也要明年春节后才能开始动工。”

当时特斯拉内部人士则对《财经》记者辟谣称,不一定是2019年春节后,但预计是“开工两年后,将开始生产电动汽车。”

在多级政府支持下,超级工厂审批流程得到简化,手续办理迅速,一路绿灯,项目落地大大加快。

2019年1月7日即春节前就正式开工。10月24日,特斯拉在三季度财报中透露,国产Model 3已经开启试生产,2019年12月30日,首批15辆国产Model 3开启内部交付。1月3日,国产Model 3已经生产1000辆。

当时官方预计的“开工两年后”也就是2021年开始生产,如今开工一周年,国产Model 3的对外交付已经开启。

一般工厂建设都需要24个月,威马汽车温州工厂16个月,长城重庆工厂用了14个月,而特斯拉上海工厂10个月建成,一年交付,速度业内未见。

早在2019年8月29日的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马斯克感慨,特斯拉上海工厂令人震撼,从未在其他地方看到这么快的速度。“全世界都看到了一个好的案例,一个创业公司可以在中国取得多么好的进展。”

低谷过后,股价狂飙突进

“在美国华尔街,特斯拉的故事已经讲到头了,也只能到中国来写续集。”在特斯拉超级工厂官宣花落上海后,一位常驻硅谷的中国风险投资人对《财经》记者直言,他并不看好特斯拉。

但2019年四季度开始狂飙突进的股价宣告着马斯克和他的公司重获华尔街的青睐。2019年12月23日,特斯拉股价盘中突破420美元,而这正是导致他被免去特斯拉董事长职务的那条推特中提及的价格。

“Am considering taking Tesla privite at $420.Funding secured.(我计划以每股420美元将特斯拉私有化。资金已经到位)。”2018年8月7日,马斯克在其个人推特上发布上述文字。

这短短九个单词的推文一度推高了特斯拉的股价,同样也是马斯克诸多麻烦的开始。

私有化声明的第二天,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要求特斯拉提供私有化相关文件以了解私有化虚实,17天后,马斯克宣布终止私有化。2018年9月29日,SEC宣布调查起诉,两天后,马斯克SEC达成和解协议。

该和解让马斯克损失不少,除了支付2000万美元罚款,马斯克还失去了特斯拉董事长的头衔。当年11月8日,特斯拉宣布任命罗宾·德霍姆(Robyn Denholm)为董事长,被取代的马斯克将继续担任特斯拉的首席执行官。

这种情形吸引了大量“秃鹫”做空者的盘旋。从2019年初开始特斯拉股价开始震荡下跌,一直到6月跌至176.99美元,较其最历史最高点下滑一半。而420美元,一度成为马斯克自大的笑柄。

跌至谷底,马斯克在积蓄力量,以求绝地反击。10月底发布的三季度财报吹响了号角。最为资本市场关注的数字是,特斯拉第三季度每股盈利1.86美元,远远超出了最乐观的预期,也超过了普遍预期的亏损24美分。

凭借优异的财报数据,马斯克扭转了那些怀疑特斯拉能否恢复盈利、能否按时完成雄心勃勃的时间表的人的看法,实现了很少有人能预见到的积极收益。

同时,中国市场的重要性逐渐显现。在该份财报中,特斯拉宣布上海工厂开始投产,跨界车Model Y也将比预计时间提早推出数月。

2019年11月,科技感十足的Cybertruck发布,订单持续增加,同月,马斯克也宣布在德国建设新的电动汽车制造工厂。

Wedbush分析师Dan Ives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需求和生产趋势走强,令空头进入“冬眠模式”,股价一路上扬。

历史性的一刻到来了,2019年12月23日,特斯拉盘中股价曾达到422.01美元,把原来私有化420美元一股的目标打破。在12月24日,特斯拉总市值达到了766.49亿美元,仅次于丰田的1968亿美元和大众汽车的960亿美元市值,是福特375亿美元的两倍多。

利好还在继续。12月底,特斯拉宣布从中国多家银行获得了90亿元人民币的定期贷款以及一笔22.5亿元人民币的无抵押循环贷款。据悉,这些贷款利率是银行最优客户能拿到的利率水平。2019年12月30日,国产Model 3开启15辆内部交付。

股价也还在涨,截止发稿前,特斯拉股价达到451.54美元。空头被一连串组合拳打的找不到北,

鲶鱼变鲨鱼

与一年前一样,上海临港的天空飘着雨丝,马斯克也亲临现场。

只是与当时穿着黑色呢子大衣不同,有赖于温暖的气温,在今天的国产Model 3正式交付仪式上,马斯克穿着一件黑色西装。心情愉悦的马斯克还在现场随着音乐跳起了舞蹈。

两三年前,一位汽车独立分析师对《财经》记者表示,电动车企业还在起步阶段,特斯拉虽然发展时间长,但销售规模尚小,暂时看不出来谁是鲶鱼或者谁是鲨鱼。

当然,中国政府希望引来的是一条鲶鱼,进一步增强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的竞争与活力。

“要看到一个问题,国外先进技术,特别是关键技术,我们是买不来的,引进以后也不掌控在你手里。”上海决策咨询委员会副主任周振华告诉《财经》记者,打响制造品牌肯定要以开放的姿态,更多吸引国外先进技术,相比单纯引进企业,“更重要的是通过国际交流与合作,促进自主研发的能力”。

如今,开启国产Model 3大批量交付的特斯拉正在以“鲨鱼”的姿态冲进中国市场。Model 3在美国对标的都是奔驰、宝马、奥迪等车型,在细分市场已经稳居销量第一。

梅赛德斯-奔驰新能源品牌EQ上市之夜,当被问及是否有信心战胜特斯拉之时,时任戴姆勒股份公司董事会主席、梅赛德斯-奔驰汽车集团全球总裁蔡澈(Dieter Zetsche)向《财经》记者响亮地回答了一个“of course”。

贝恩公司全球合伙人曾伟民告诉《财经》记者,豪华品牌在销售网络、售后服务、品牌效应方面有着独特的优势。

不过到目前为止,德系三强还没有拿出和特斯拉Model 3对标的电动车型,目前的奔驰EQC、宝马ix3、奥迪e-tron等电动化产品的价格都对标Model S和Model X。

在此情况下,燃油车型的奥迪A4、宝马3系,奔驰A级车将受到国产Model 3的一定冲击。

另一方面,在粉丝经济洗礼下的年轻人则追求个性,喜欢颠覆。特斯拉车主的吴女士向《财经》记者表示,不喜欢奥迪、奔驰、宝马的调性,就喜欢特斯拉的硅谷基因。这一价值观将吸引一部分财富新贵、中产阶级成为忠实拥趸。

同时,国内新造车势力也将受到冲击。

进入2020年,特斯拉官方宣布,国产Model 3降价,补贴后售价仅29.9万元,跌破30万元大关,直逼国内新造车势力的价格范围。以小鹏汽车为例,官网上,轿车P7的预售价在24万-37万元人民币。

“谁怕谁啊!”面对特斯拉降价攻势,一家已经开始销售的国内新造车企业创始人对《财经》记者如是表示。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也曾经将特斯拉比喻成“加州温室里的花朵”,到中国来未必能适应激烈充分的市场环境,胜利者必将是中国企业。

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此前就在微博上表示,特斯拉在中国的巨大品牌并未有效转化为销量,核心还在于本土化出现问题。“在2014年,绝大部分人低估了Tesla从智能电动汽车领域对传统汽车的挑战,而在现在,大家又高估Tesla在中国可能的竞争力。” 

但基本上所有接受《财经》记者采访的新造车势力创始人都表示,都感受到了一定的压力。一家产品尚未上市的电动汽车创业公司创始人对《财经》记者坦言,压力肯定有,但压力更大的是传统车企,“我们是光脚的,传统车企可是穿鞋的。”

今年1月6日,北汽集团董事长徐和谊表示,Model 3是新能源汽车很好的标杆,放在那里可以使大家更好的发展,不怕特斯拉的国产,“要知道如何走好自己的路,学人之长,补己之短”。

虽然马斯克多次强调,特斯拉的敌人是燃油汽车,但是不能否认的是,逐渐成长为“鲨鱼”的特斯拉与各路车企之间必将进行一场残酷的搏杀。

(编辑:陈颖)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