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改变“四无”窘境,中国广电做成第四大运营商有了筹码,限制是什么?_原创频道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原创频道 >
个股查询:
 

政策改变“四无”窘境,中国广电做成第四大运营商有了筹码,限制是什么?

本文来源于《财经》 2020-03-04 19:46:32
字号:

无资金、无经验、无团队、无网络的中国广电,从顶层设计、内部优化、5G盟友到室内室外网络均有了蓝图或着落。但是,对比三大老牌运营商,中国广电仍然是后进者

文/《财经》记者 王凤  编辑/谢丽容

中国广电迎来新的契机。

3月2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宣布,启动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和广电5G建设一体化发展工作。“全国一网”提出多年,效果不甚理想。这次将由中国广电主导、联合各省级网络公司、战略投资者共同组建,最终形成按现代企业制度管理的股份公司。

按照《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发展实施方案》(下称“《方案》”),中国广电以拥有的国家广播电视光缆干线网的公司股权、已投资省网公司股权、其他有关股权及现金等出资;已上市网络公司以现金或其控股股东所持上市公司股份出资;非上市省网公司参加整合,以相关股东持有或合计持有的省网公司51%的股权出资。

其中,战略投资者以现金方式出资,除引进国有大型企业外,股份公司作为混改试点,还将引入有影响力的民营企业。几位行业人士向《财经》记者分析,国有大型企业很可能是此前传言的国家电网、本就有合作的中信;民营企业则很可能还是此前就有合作的阿里巴巴。

至此,中国广电“全国一张网”有了明确、可执行的方案。

去年6月6日,中国广电获得了工信部颁发的5G商用牌照。同年11月24日,中国广电在长沙开通首个5G(700MHz+4.9GHz)基站。更早的2016年2月,中国广电得到了堪称“数字红利”的700MHz频段。

但是,与三大运营商不同,《方案》明确指出,即将成立的股份公司是“中央大型文化企业”。这是中国广电在2014年5月28日正式挂牌成立时的措辞。

传媒及咨询研究机构中广格兰(与中国广电共同发布《中国有线电视行业发展公报》)董事长曾会明对《财经》记者说,“对国家来说,多一个第四运营商,意义并不是很大。股份公司与三大运营商最大的区别是,它是一个媒体网络”。

2月22日,工信部召开会议强调,加快5G商用步伐,特别是独立组网(SA)建设步伐。工信部给中国广电送牌照、送干部、送盟友,但它的5G时间表依然紧凑。“全国一张网”和“5G从1到10”是中国广电存在意义的一体两面,缺了任何一面都可称为大瑕疵。

一边是陈旧的四级办电视、条块分割肌体,一边是大数据、4K/8K、智慧城市等最前沿的思想。上述《方案》是推动两者碰撞、聚合、化反的又一政策之锤。中国广电迎来蜕变时刻了吗?它还缺什么?

全国一张网“最后通牒”?

《方案》细致到了股份公司设立的主要工作事项,白纸黑字,清晰、明确。这为广电系员工带来希望,有人说,“有了希望比什么都重要”。

早在2010年8月,“中国广播电视网络公司筹备组”成立,负责草拟国家级广电网络公司的组建方案,但是,在随后的两年时间里,其组建方案经过多次修改,有传闻称已获批。

其后此事被搁置下来。也就是说,中国广播电视网络公司未挂牌成立。但这个公司组建只是时间早晚问题,如果不把全国的广电网络公司整合到一起,那各地的广电网络公司如同一盘散沙,没有能力真正与各地电信运营商竞争。

2016年12月14日,新一轮整合信号再次出现,中宣部、财政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联合发布《关于加快推进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发展的意见》,明确提出,到“十三五”末期(2020年),基本完成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实现全国一张网。

截至2019年5月,中国广电已与河北、青海、宁夏、内蒙古等10家省网公司签订投资合作协议。与江西、四川、天津、辽宁、福建、山西、安徽、上海、西藏等网络公司不是处于交换意见、建立初步整合意向阶段,就是紧密沟通、探索整合方案阶段。

但那一轮整合,并没有完全实现当初的整合目标。

这次,变成了中宣部等九部门联合发声,整合方式也变了。由中国广电和各省级有线电视网络公司采取包括增资入股、共同发起、股权置换、吸收合并等多种方式推进网络整合,变成了行政推动、市场化相结合的方式。

此前,多位行业人士曾不约而同向《财经》记者表示,全国一张网的进程不会很快,是一个进展缓慢的长期事项。这次,“全网一张网,到了不得不完成的时刻。”5G已经等不了了,一位通信行业供应商人员向《财经》记者强调。

但仍有例外。

《方案》指出,如果个别省网公司因特殊原因暂时不能参与共同组建,要积极创造条件,保证在“十三五”末进入股份公司。“一省一网”整合中,个别省(区、市)尚有地市县等网络未整合的,由组建后的股份公司省级子公司,负责在规定时间内组织实施省内整合工作。

这给整合留下了余地。“省级公司可以选择‘等等看’,清楚一点再入局”,一位通信从业者对《财经》记者说。虽然认股不可避免,但各家可以决定认缴的多少。

“天下哪有同甘的?”上述通信业人士反问《财经》记者,“有红利都得争”。整合一张网难在利益协调。难点还在于省网公司的改革。“一省一网”整合中的遗留问题(股东出资不实、资产瑕疵、股东占款、保底分红、人员事业身份、整合不彻底)仍由当地解决。

与运营商相比,中国广电主导的中国广电网络股份有限公司(暂定名)身份更加多样。它不仅是基础设施运营商,还是舆论宣传主渠道、主阵地,是综合文化信息服务商,是按照“产权明晰、权责明确、利益共享、风险共担”要求设立的股份制中央大型文化企业。

中国广电确实有其特殊性。曾会明向《财经》记者表示,文化领域不能适用于WTO的自由贸易原则,电信领域向外资开放,但广电不对外资开放。这是WTO的“文化例外”(文化具有商品和服务双重属性,不完全适用自由贸易法律规则)原则。“整合全国一张网,首要的作用是夯实网络安全、整个国家/社会网络以及媒体能力。”

有线电视网络的整合发展,除了要实现全国一张网,建立统一的运营管理体系,聚政用、民用、商用领域5G融合应用和创新发展,还要构筑有线、无线、卫星“多功能国家数字文化传播网”;提高三网融合下的多渠道传播的舆论和文化影响力;在“智慧广电”战略指引下,借5G拉动行业转型升级,确保有线电视网络安全。

而以国企混改视角来审视,广电重组的目标则是“将优良资产组装,再吸引外部资产,把业务做大”。

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对《财经》记者分析,国企有很多多部门共管的案例。对于《方案》中的股份公司,工信部、网信办、国家广电总局等等部门,都有监管权。但是,“产权归谁,谁的股份最大,谁来主管”。

将中国四级(中央、省、地、县)电视网络(权力割据、信息沟通不畅)整合为一张网,是经营方式、管理方式的改革——金字塔式的管理变为相对平面化的管理,减少权力割据、加快网络间的交流。

不断升级的5G装备

3月2日官宣的《方案》,确实可以将拖沓日久的“全国一张网”向前猛拉一把。实际上,2020年以来,中国广电不断地迎接“天时地利人和”。

首先是换帅。1月13日,原湖北省通信管理局局长、党组书记宋起柱接替赵景春,担任公司董事长。这位北邮毕业,长期从事无线电管理科学与工程、频谱检测技术和标准化的工学博士,交叉经验丰富的董事长,被广电业界寄予厚望。

紧接着,工信部的网间结算新政(1月24日发布,工信部信管[2020]22号),给了中国广电一个“免税红包”。

2020年1月起,中国电信、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下调(比例不低于现有标准结算价(8万元/G/月)的30%)对中国广电、中信网络有限公司的互联网骨干网网间结算费用。用户基数相对少、网络规模小、运营主体分散又面临流量爆炸增长的中国广电,可以省下大笔开支。

5G室内覆盖,中国广电搭上了联通、电信的便车,获得工信部颁发的无线电频率使用许可证。公司可以在全国范围内与两大运营商共同使用3300MHz-3400MHz频段频率,实现5G室内覆盖。剩余的4.9GHz频段和中国移动一致,业内一直有中国广电与中国移动共建室外网络的猜测。

年前,兴业证券曾发布报告称,中国广电将与国家电网有限公司(下称“国家电网”)合作共建5G基站。前者以5G牌照和700MHz黄金频段等资源入股,后者以600-800亿元投资入股。尽管没有官宣,相关文件传播已久。

这对当时的中国广电来说,堪比雪中送炭。国家电网的电表,连接了每家每户,无形的电网又像毛细血管一样,覆盖到每个角落。一旦落实合作,将有助于中国广电快速形成一张基于700MHz频谱、偏远地区的5G广域覆盖网络。

上述通信行业供应商人员曾向《财经》记者说,“有了这一成功案例,中国广电的市场就有了更多想象力,继而会拥有更多其他合作可能”。

1

至此,此前无资金、无经验、无团队、无网络的中国广电,从顶层设计、内部优化、5G盟友到室内室外网络均有了蓝图或着落。但是,对比三大老牌运营商,中国广电仍然是后进者。

就纯粹运营商重叠的C端业务,在早已成熟的竞争业态中,中国广电需要更精准、更不贪心。

受新冠病毒引发的疫情影响,5G建设的各个环节均后推。中国铁塔人员和中国移动相关人员向《财经》记者透露,5G建网步伐总体看推后了2-3个月。但三家运营商建站目标未变化。中国移动年底将建成30万个5G基站,中国电信与中国联通甚至将期限提前,争取前三个季度完成全年25万个5G基站的建设任务。

对比之下,2020年,“全国一张网”对中国广电5G建设的加持,恐不会太早。多位上述受访者对《财经》记者表达了对《方案》效果的迟疑,理由与前文类似,“搞不定利益只能面和心不和”,“需要很长的操作过程”。

此外,按照工信部2009年公布的《电信业务经营许可管理办法》的规定,广电系统各上市公司想要通过5G牌照经营相关业务,需被股份公司持有不少于51%的股份。“虽然证监会在《方案》上盖了戳,但证监会是否同意股份公司控股多家上市公司,需要进一步观察。”曾会明说。

(编辑:文静)
关键字: 广电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