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管局陆磊:当前是构建金融开放新格局的关键期_财经精选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财经精选 >
个股查询:
 

外管局陆磊:当前是构建金融开放新格局的关键期

本文来源于《财经》杂志 2020-09-26 21:24:00
字号:

当前金融业对外开放政策已经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放开机构,同质化竞争,已经进入到金融市场高水平服务、产品创新和金融科技革命的关键期,转折点意义在于,从开放机构设立走向开放市场参与,并双管齐下

 

文|《财经》记者 严沁雯

编辑|张威

“当前金融业对外开放政策已经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放开机构,同质化竞争,已经进入到了金融市场高水平服务、产品创新和金融科技革命的关键期。”9月26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陆磊在 “全球财富管理论坛上海峰会”上透露,人民银行和外汇局正在深入研究未来五年推动资本项目开放的主要内容和关键环节。

陆磊表示,当前是构建金融市场开放新格局的关键期,金融市场的开放潜力仍然巨大。针对当前市场主体发育程度不够成熟、金融基础设施建设有待完善等挑战,面向全球的高水平的金融市场开放是统筹推进改革和防风险的关键。面对挑战,要建设以人民币金融资产为核心资产的国际金融中心,稳步审慎地推进利率和汇率的市场化改革。

当下,中国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正不断上升,与世界经济的联系也愈发紧密。今年以来,中央多次强调“要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8月2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南海主持召开经济社会领域专家座谈会中指出,新发展格局决不是封闭的国内循环,而是开放的国内国际双循环。在金融市场领域,如何构建新发展格局,是当前金融管理部门和市场主体共同关心的问题。

在此背景下,陆磊就“致力于构建面向未来五年的金融市场开放新格局”这一主题,从当下所值关键期、短期和长期的发展机遇、以及金融市场发展面临的挑战和战略三个方面进行深入阐述。

他指出,开放是一盘棋,必须通盘思考,不可以孤军独进,底层的机构能力、制度建设、市场效能是相互关联的决定性因素。只有通过金融市场开放,制度变革和机构能力提升才可以成为可能。“当今人民币国际化会面临种种风险,但是推进国际化的进程我相信是历史必然。”

金融市场开放潜力巨大

“金融市场双向开放是中国作为一个大型经济体融入全球化进程的必然路径。”在陆磊看来,当前是构建金融市场开放新格局的关键期。

近年来,从监管机构的措施看,理财子公司,养老金管理公司,货币经纪公司,信用评级机构等立足于资本市场、更具技术含量的金融机构层面获得了更大的开放度,其转折点的意义在于,改革开放从开放机构设立走向开放市场参与,并双管齐下。“当前金融业对外开放政策已经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放开机构,同质化竞争,已经进入到了金融市场高水平服务、产品创新和金融科技革命的关键期。”陆磊指出。

与此同时,人民币国际化进入了离岸和在岸市场互动的关键期。据陆磊介绍,从境外投资者使用人民币交易和投资规模来看,2019年,已经建立了清算行的国家和地区共发行人民债券近4000亿,同比增长超过35%。

此外,资本与金融项目可持续开放进入了机制变革的关键期。陆磊提到,境外非银行的金融机构青睐股票市场,境外央行倾向于投资债券市场;非金融企业股票以及政府和银行债券是最受非居民投资者欢迎的人民币资产。

“为了更好地支持实体经济,拓展投融资渠道,在股权直接投资层面,我们在研究修订QFLP和QDLP规则,大力发展私募股权投资的国际化路径,逐渐形成全球投资基金发展和管理的新模式。”陆磊表示。

与此同时,在疫情蔓延加速世界大变局的背景下,全球国际形势和风险因素有较大改变,金融全球化和金融市场扩大开放进入了逆水行舟的关键期。陆磊指出,“新兴市场实体经济和金融市场的波动可能进一步加剧,对我们的风险管理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站在构建金融市场开放新格局的关键期,陆磊在讲话中谈到了长期改革的取向。“长期来看,稳妥有序推进以金融市场开放为核心的资本与金融项目开放是既定的改革取向。人民银行和外汇局在易纲行长、郭树清书记和潘功胜副行长的带领下,正在深入研究未来五年推动资本项目开放的主要内容和关键环节。”

而从短期来看,国际机构投资者普遍看好中国金融市场可持续发展和人民币国际化的前景。通过比对OECD《资本流动自由化通则》,陆磊指出,目前中国金融市场的开放潜力仍然巨大。“到2020年6月,开放程度66.4%。按照IMF的实际测度标准,2019年开放程度70%,较2011年提高8个百分点。直接投资(FDI)开放度高达91.7%,资本和货币市场为64%,衍生品和其他工具是50%,证券投资开放度也就是境外投资者证券投资规模占GDP比重是14%。”

“从当前的条件来看,全球‘宽货币、低利率’为我国提供了以人民币为基础资产的金融市场的发展优势,主要经济体维持零利率或者是负利率,中国和主要的发达经济体维持了较高的息差,决定了近期人民币资产的吸引力。中国经济发展的基本面和改革红利对全球资本形成了强大的吸引力。”陆磊指出。

四大战略应对挑战

“为了对标更高水平的对外开放,中国金融市场发展同样面临挑战。”陆磊说。

首先,与国际对比,中国市场主体发育程度不够成熟,创新能力,风险管理的能力,海外业务能力有待提高;另一方面,金融基础设施建设有待完善,支付清算系统、完善的信用评级体系、以及登记系统等都存在提升空间。

此外,目前在理论界存在“金融市场的开放时机是否成熟,开放是否对货币政策自主权和汇率稳定构成冲击”的争议。对此陆磊认为,“金融市场有韧性才可以构成大规模的交易,这才是汇率的决定机制,人民币汇率在这个过程当中的弹性势必会进一步加强。”

针对以上挑战,陆磊指出,开放是统筹推进改革和防风险的关键,对此,他提出了四大战略。

首先,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顺应市场主体的需求,以更高水平的开放打破封锁和围堵的风险,积极融入和拥抱世界金融体系。

其次,建设以人民币金融资产为核心资产的国际金融中心,推动离岸和在岸市场规则与国际接轨,促进中国与全球金融市场互联互通,培育全球交易市场。

再次,稳步、审慎地推进利率和汇率市场化改革,完善货币调控体系,培育市场基准利率和收益率曲线,逐步形成市场化利率调控体系,增强汇率弹性,发挥汇率调节宏观经济和国际收支的自动稳定器作用,用改革的办法疏导货币政策传导。

最后,建立与更高水平开放相适应的金融监管体系,完善跨境资金流动的宏观审慎和微观合规两位一体的管理框架,保持微观政策的跨周期稳定性、一致性和可预期性。

(编辑:陈颖)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