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动态|西上海实控人曾涉受贿案,子公司业务被迫中止仅留1人收租_财经精选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财经精选 >
个股查询:
 

IPO动态|西上海实控人曾涉受贿案,子公司业务被迫中止仅留1人收租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20-09-28 18:06:07
字号:

2020年8月27日,西上海汽车服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上海”)首发过会,拟登陆上海证券交易所主板。西上海本次公开发行股票数量不超过3334万股,拟募集资金4.98亿元,全部用于乘用车立体智能分拨中心(立体库)扩建项目。

实际上,这已不是西上海首次向资本市场发起冲击。早在2016年5月30日,西上海就曾向证监会报送招股书,之后便没了下文。巧合的是,2016年8月29日,原上海市发展计划委员会产业发展处处长李耀新因涉嫌严重违纪被上海市纪委立案审查。

通过后续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的《李耀新受贿一审刑事判决书》,在李耀新长达16年的受贿生涯中,西上海的实控人之一曹抗美可谓最主要的参与者,共向其贿赂817万元,贿赂金额位居榜首。

出师未捷背后,原股东股权转让现疑点

西上海是一家专业的汽车服务供应商,向客户提供汽车物流服务和供应汽车零部件。2016年,西上海凭借多年的行业经验累积,已具有综合竞争优势,并在上汽集团、广汽集团等国内知名整车制造企业中建立了良好的品牌形象。

加之2013-2015年的业绩稳步提升,年营收从9.83亿元增长至11.63亿元,出于扩张业务规模的目的,西上海决定向资本市场发起冲击,并于2016年5月30日报送了首份招股书。

不幸的是,三个月后,原上海市发展计划委员会产业发展处处长李耀新因涉嫌严重违纪被上海市纪委立案审查,西上海实控人之一曹抗美的贿赂行径随之浮出水面。

微信图片_2020091111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根据《李耀新受贿一审刑事判决书》,2000年至2016年,李耀新利用担任原市发展计划委产业发展处处长、嘉定区政府副区长、长宁区政府区长、市经信委主任等职务上的便利,为西上海集团投资经营上海二手车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二手车交易中心,原名上海二手车交易市场有限公司)、集团改制、收回欠款、扩征土地等提供帮助。其间,李耀新先后多次收受西上海集团董事长曹某1给予的贿赂合计817万元。

结合西上海招股书披露的重大诉讼,上述“西上海集团董事长曹某1”就是西上海实控人之一的曹抗美。根据凤凰网财经报道,西上海的首次IPO以其撤回申请告终。

值得注意的是,判决书中提到的西上海集团系本次IPO发行人西上海的原控股股东。

财经网通过翻阅招股书发现,这家西上海集团存在出资人与股权持有人不一致,股东股权转让“本末倒置”的情况。

招股书显示,西上海集团的前身为上海安亭汽车市场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亭汽车市场”)。截至1997年7月,安亭汽车市场实际收到12家单位投资合计3670万元。其中,上海易初摩托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易初”)出资50万元现金成为安亭汽车市场股东,而对应的股权持有人为上海嘉定商业网点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嘉定”)。

微信图片_2020022222

来源:西上海招股书

根据上海易初1998年1月12日向安亭汽车市场董事会出具的文件,上海易初拟通过股权转让的方式收回投资。安亭汽车市场在受让方尚未确定时先退还了出资,待受让方确定为上海嘉定后随即由其补足出资。

令人不解的是,西上海集团在1997年就已经确认上海易初50万元投资对应的股权持有人为上海嘉定,为何1998年上海易初退股时“受让方尚未确定”?此外,上海易初通过股权转让的方式收回投资,但安亭汽车市场在受让方尚未确定时先退还了出资,此举是否合规?

对此,财经网曾向西上海发送邮件进行核实,截至发稿,未予回复。

多番股权交易背后,实控人身影频现

作为西上海集团、本次发行人西上海背后的实控人,曹抗美在资产腾挪方面也颇具行动力。不过,财经网通过翻阅资料注意到,在一番关于昆山广安的受让、转让操作中,本次发行人西上海似乎并没有占到便宜。

2012年3月,西上海从关联方上海西上海房地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上海房地产”)收购其所持昆山广安30%股权并全资控股昆山广安。

西上海表示,当初设立昆山广安主要是为了在其地块上引入上海李尔实业交通汽车部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李尔实业”)零部件制造项目,并进一步切入其物流服务。不过,昆山广安在物流服务上的拓展并不顺利,因客户的仓储物流服务需求不大,昆山广安的主要收入来源为厂房出租收入。

2012年9月,昆山广安与上海李尔实业签订《厂房租赁合同》,约定租赁期限自2013年5月1日起至2025年4月30日止,年租金约758万元。

然而就在约定租赁期的前1个月,2013年4月,西上海又将昆山广安100%股权全部转让给关联方上海西上海都市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上海都市产业”)。对此,保荐机构和发行人律师核查后表示,由于昆山广安主要收入来源为厂房租金收入且在未来较长时间不会发生变化,不符合发行人业务定位,因此将其股权予以处置。

财经网通过股权穿透了解到,在西上海的上述两起关联交易当中,关联方西上海房地产、西上海都市产业背后的大股东均为曹抗美。

根据天眼查,原持有昆山广安30%股份的股东西上海房地产的母公司为“上海西上海集团置业有限公司”,而西上海集团持有该公司100%股权,曹抗美因持有西上海集团28.24%股权而被视为西上海房地产的疑似实际控制人。

微信图片_2020093333

来源:天眼查

另一方面,昆山广安100%股权的受让方西上海都市产业为西上海集团100%控股,曹抗美同样被视为该公司的疑似实际控制人。

微信图片_2020094444

来源:天眼查

招股书显示,2012年3月西上海收购昆山广安30%股权与2013年4月转让昆山广安100%股权时,昆山广安的评估值分别为2988.85万元、2943.36万元。意味着,在本次交易中,西上海非但没有借助昆山广安切入上海李尔实业的物流服务,还损失了一部分资金。

财经网注意到,如昆山广安一般,并购之后业务发展不顺,收入来源为场地出租的还有芜湖西上海。然而,西上海却没有像“甩掉”昆山广安一样,将芜湖西上海转让出去,而是留有1名正式员工继续维持芜湖西上海相对微薄的收入。

2007年,西上海有限(西上海前身)从西上海集团处收购了芜湖西上海100%股权。不料,芜湖西上海在收购的次年便上演业绩变脸,随后业务的发展也遭遇坎坷。

根据招股书,芜湖西上海设立后为奇瑞汽车芜湖生产基地配套建设了整车仓储库,主要为安徽奇瑞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提供整车仓储及运营业务服务。2006年芜湖西上海的净利润为97.97万元,西上海将其收购之后,2007年盈转亏,净利润为-25.12万元。

随后,由于客户业务模式发生变更,整车仓储及运营业务服务相关业务于2014年中止。目前芜湖西上海将整车仓储场地出租给奇瑞汽车(芜湖)滚装码头有限公司和民生物流有限公司使用。

通过整合多份招股书,财经网了解到,芜湖西上海2015年、2018年、2019年净利润分别为-16.19万元、134.15万元、163.79万元,截至2019年正式员工为1人。

对于“芜湖西上海在汽车物流相关业务中止后,也以场地出租为主要收入来源,且收入比昆山广安低,西上海为何却一直保留芜湖西上海?”这一问题,财经网曾向西上海发送邮件了解情况,截至发稿,未予回复。

营收倒退,债务何解?

在错过2016年业绩上升期的IPO时机之后,西上海本次卷土重来,还未登陆资本市场,营收就走上了下坡路。2017-2019年,西上海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2.87亿元、12.8亿元、12.23亿元,下滑幅度从0.54%扩大至4.47%。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西上海对上汽集团以及广汽本田两大主要客户的物流业务销售金额占公司汽车物流业务收入比例超过70%,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超过30%。零部件制造业务方面,上汽集团占公司相应业务收入比例超过70%,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超过40%。

西上海坦承,如果今后公司无法有效扩展新的客户,且现有主要客户销售出现较大幅度下降情况,将对西上海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除此之外,由于西上海对上述大客户存在一定依赖,使得公司在交易中的话语权相对较弱。2017-2019年,西上海的应收账款分别为4.08亿元、3.58亿元、3.72亿元,占公司当期资产总额的比例分别为36.4%、32.56%、33.39%。

西上海表示,其应收账款主要是零部件仓储及运营、整车仓储及运营、零部件运输、零部件制造、整车运输等业务形成,属于公司重要资产。若应收账款不能按期收回或无法收回而发生坏账,对财务报表影响较为重大,为此会计师把应收账款的坏账准备列为关键审计事项。

若剔除上述不确定因素,则西上海的货币资金与应收票据合计约为3.07亿元,同时西上海要面对的流动负债包括8000万元的短期借款、2387.13万元的应付票据、3亿元的应付账款。

值得一提的是,在超过4亿元的负债面前,西上海较之此前要“淡定”许多。根据西上海2016年发布的招股书,在募投计划中,西上海曾拟募集4000万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银行贷款项目”,而在最新招股书中,该项目已被删除。

【作者:隹南】 (编辑:王梓睿)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