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伦观察:身处全球恐惧的“新病株中心”是一种什么体验?_财经精选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财经精选 >
个股查询:
 

英伦观察:身处全球恐惧的“新病株中心”是一种什么体验?

本文来源于《财经》杂志 2020-12-22 18:49:44
字号:

文|《财经》特约撰稿人 魏城 发自伦敦  

编辑|郝洲

我住在英国伦敦。今天(12月22日)早晨起床后,打开微信,首先看到国内一位好友的短信:“国内盛传英国出现变异病株和伦敦封城,是真的吗?”

我回复他:“是真的,我还活着,尚未中招,不必为我担心”云云。

不过,更为准确的说法不是伦敦封城,而是整个英国被封国。因为英国东南部出现的新冠病毒新病株的传播速度比其他病株快70%,而且有证据显示,新病株已经传播到伦敦和东南部之外的英国其他地区,所以,如今整个英国被别的国家封锁起来了。

截至本文发稿,已有40多个国家和地区禁止来自英国的航班、渡轮和列车入境,法国则决定,将法英两国之间的跨海峡货运关闭48小时,导致数千名卡车司机被困在英吉利海峡两岸。英国首相约翰逊在英国当地时间的12月21日晚间表示,他已与法国总统马克龙通了电话,试图找到恢复两国间货运的办法。双方在讨论一项新的卫生程序,让卡车司机在12月22日前恢复穿越英吉利海峡的旅程。

微信图片_20201222184814

2020年12月17日,货运卡车被困在前往英国多佛的公路上。多佛是距离欧洲大陆最近的英国港口。图/法新

我的隔壁邻居是一对同性恋伴侣,他们共同经营着一家在英国和欧陆之间进出口食品的公司。12月21日,我出门散步,恰好遇到他们出外购物,我们隔着一定的距离聊了起来。他们担心地说,他们公司的卡车司机堵在路上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渡过英吉利海峡,去法国进货。

从刚刚过去的这个星期天(12月20日)开始,我居住的城市伦敦和伦敦周边的英国东南部地区正式进入四级封锁状态。四级是英国设立的新冠疫情防控分级封锁制度的最高级别,其实,该制度设立之初,只分三级,四级是最近匆匆忙忙专门为伦敦和英国东南地区“量身定制”的。

具体来说,第四级管控措施包括:不允许人们在室内与不是来自他们家庭的任何人相处,在户外与他人之间的社交活动也受到限制,仅仅允许在户外与另外一个人见面,所有非必需的零售商店将被迫关闭,如理发店、修甲美容店、室内健身房、休闲娱乐设施等都不能开放营业,此外,英国政府还建议其他地区的人们不要旅行进入实施第四级管控的区域。

开始实施第四级管控的当天,从BBC记者现场报道的画面来看,伦敦最繁华的商业街牛津街如死街一样,所有的店铺都关门,街上只有一两个行人,如游魂一样飘在空荡荡的大街上。不过,从我的许多中国亲友的询问口气来看,他们似乎把如今的伦敦当成1月23日后的武汉了。虽说“当局者迷”,但有时旁观者也许更“迷”,就像武汉封城时局外人看武汉一样。

身处全球恐惧的“新病株中心”,伦敦其实并没有那么可怕。也许牛津街如死街,但我住的这个伦敦小区的商业街上还是有许多行人的。虽然圣诞节被政府“取消”了,但人们戴着口罩,仍然继续不慌不忙地采办圣诞礼品或购买其他生活必需用品,也没有看到大规模囤积性的抢购。可能伦敦人对封锁早已习以为常,因为从今年年初开始,各种形式的封锁已经有过多次。伦敦人已经被封“疲”了,也偷偷“研发”出许多应对封锁的“高招儿”。

然而,也许恰恰是人们这种“习以为常”、甚至不以为然的心态,成为英国(以及广义上的西方)新冠疫情久控不绝、抗疫战成为持久战的原因之一?人们对新冠病毒失去了最初的那种恐惧以及伴随恐惧而来的那种小心防范,这种民众心理上的“疲”态,再加上政府抗疫措施不力、决策失误等原因,导致新冠病毒难以根除,久居人间,又因病毒久居人间,从而产生新的变种。

新冠病毒久控不绝并衍生新变种,又沉重地打击了经济和金融市场。欧美时间的周一(12月21日),正是因为对新冠病毒新变种的担忧,导致泛欧的斯托克600指数下跌2.3%,伦敦富时100指数下跌1.7%。在美国,标普500指数收盘下跌0.39%,纳斯达克综合指数收盘下跌0.1%。英镑对美元汇率一度下跌2.4%,至1英镑兑1.319美元。

那么,导致英国被40多个国家封锁的新病株究竟是什么“东东”呢?

据称,这种目前被称为B.1.1.7的新冠病毒的变种起源于英国东南部的肯特郡。科学家们表示,这个新变种有两点值得关注:一是它发生的突变数量之大前所未有,二是它在英格兰东南部传播的速度超过了新冠病毒其他病株的传播速度。

更让人感到恐惧的是,目前荷兰、丹麦、澳大利亚和南非等国家也已发现了相同的变种,这意味着,针对英国一个国家的封锁措施可能已经无法阻止B.1.1.7在全球的传播。

英国惠康桑格研究所新冠基因组项目负责人杰弗里•巴雷特(Jeffrey Barrett)表示,新冠病毒遗传密码中有23个字母发生了变化,其中17个可能会影响该病毒的行为——尤其是帮助该病毒进入并在人体细胞内繁殖。他表示:“这一新变种非常令人担忧,它不像我们之前在这场大流行中见过的任何变种。”

该变种自9月20日在肯特郡出现后,到11月初,在伦敦造成了28%的感染,在12月9日结束的那一周造成了62%的感染。计算机建模表明,该变种的传染性比在英国传播的其他新冠毒株高出70%,并将R值(每一位新冠感染者进而感染他人的平均人数)推高0.4,这意味着如果不采取严格的封锁措施,疫情将更加难以控制。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证据表明这些突变正在影响B.1.1.7感染者的病程或正在研发的新冠疫苗的有效性。伦敦大学学院遗传学研究所所长弗朗索瓦•巴卢(François Balloux)表示:“最近(在英格兰东南部)住院率上升了,但与病例数的增加大致相符,这似乎表明新的毒株不会导致更严重的症状。如果有证据表明它会引起更严重的症状,我会非常惊讶。它也应该不是一种能躲避由当前疫苗或先前感染引发的免疫力的毒株。”

但美国加州斯克利普斯研究所传染病基因组学负责人克里斯蒂安•安德森(Kristian Andersen)表示:“我看过很多文章说‘对免疫力、疫苗或临床表现没有影响’。那并不准确……事实是我们不了解,但我们会在未来几周了解。”

最新的消息似乎让人们对至少一款新冠疫苗针对B.1.1.7的有效性产生了一些信心。12月21日,欧洲药品管理局局长埃默•库克(Emer Cooke)表示,该局相信,对于在英国识别、并在几个欧盟国家发现病例的新冠病毒新变种(即B.1.1.7),辉瑞/BioNTech疫苗将提供有效的防护。欧洲药品管理局疫情工作组主席马可•卡瓦列里(Marco Cavaleri)也在同日表示,辉瑞/BioNTech疫苗产生的中和抗体,可有效抵抗多种不同的病原体变种,“我们认为——即使我们还没有完全证实——该疫苗很可能仍然具有针对这种新变种的防护力。”

快写完此文时,我又看到一位大学同学在微信上安慰我:“我想借用钟南山先生形容武汉的一句话,为你打气:伦敦是一座英雄的城市!她会挺过去的!”

是的,伦敦会挺过去的。两次世界大战,伦敦都挺过来了。战争应该比瘟疫更残酷、更可怕、持续

【作者:魏城】 (编辑:郑雅晨)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