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信托被强制管控,全面摸清风险后制定风险处置方案_财经精选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财经精选 >
个股查询:
 

四川信托被强制管控,全面摸清风险后制定风险处置方案

本文来源于《财经》杂志 2020-12-23 11:23:00
字号:

工作组将在全面摸清风险底数的基础上,制定最终风险处置方案,依法保护信托当事人和公司债权人合法权益

四川信托起被强制管控,摸清风险后制定风险处置方案

文/《财经》记者 唐郡

编辑/俞燕

四川信托风险事件曝光后,迎来了被监管部门实施强制管控的命运。12月22日下午,中国银保监会四川监管局(下称“四川银保监局”)宣布,与四川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下称“四川金融局”)成立联合小组,入驻四川信托对其实施监管强制措施。

12月22日下午,四川信托召开了全体员工大会,四川银保监局和四川金融局相关人士到会宣布了以上消息,并宣布由四川银保监局、四川金融局和四川证监局三方成员组成工作组,四川银保监局局长陈育林与四川省地方金融局党组书记童梦共同担任工作组组长。

四川银保监局同日发布的公告显示,由于四川信托的四家股东——四川宏达(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宏达集团”)、四川宏达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宏达股份”,600331.SH)、四川濠吉食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濠吉集团”)、汇源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汇源集团”) 拒不按照监管要求归还被挪用的资金,不配合风险处置,导致四川信托经营形势进一步恶化,严重侵害信托产品投资者合法权益。因此,工作组对其采取监管强制措施,自公告当日起,限制上述股东参与四川信托经营管理的相关股东权利。

这是继7月新时代信托和新华信托被银保监接管后,又一家被监管部门采取监管强制措施的信托公司。

在本次会议之前,四川银保监局已向四川信托送达了行政处罚决定书,拟对其相关违法违规行为实施行政处罚。

早在2020年5月,市场便传出四川信托“被托管”的消息,为此四川信托还在官网发布了澄清声明。6月11日,四川信托部分TOT(Trust of Trusts)信托产品逾期未能兑付,随后被曝出资金链断裂,陷入兑付危机。

四川信托风险事件暴发以来,四川银保监局多次与四川信托管理层及相关投资者进行沟通。7月26日,四川银保监局曾发函回复投资者对四川信托的投诉称,四川信托在关联交易、风险管理、内部控制等方面存在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的情况,严重危及稳健运行,损害投资者合法权益。目前已对其采取监管强制措施,后续监管措施正在推进中。

四川银保监局公告表示,工作组将在全面摸清风险底数的基础上,制定最终的风险处置方案。

目前尚不知四川信托最终的真实风险敞口有多大。四川银保监局公告称,工作组将督促四川信托尽快委托专业机构提供经营管理服务,防止风险敞口进一步扩大。同时,要求四川信托聘请中介机构对公司风险状况进行全面评估,并研究制定实施资产保全方案。

在四川信托被强制管控当天,《金融时报》在发布的银保监会信托部主任赖秀福专访文章中指出,个别信托公司前期积累的风险爆发,属于单体机构个案风险,不会影响整个信托业的稳健发展态势,当前信托行业风险整体可控。

违规经营,四川信托被强制管控

自从6月暴雷以后,四川信托的风险处置工作有了进一步进展。

12月22日下午1点,四川信托同时在成都总部,北京、上海、广州、重庆、南京、长沙、深圳业务分部召开了员工大会,四川银保监局、四川金融局和四川证监局联合组成的工作者成员到会。

陈育林和童梦同时担任联合工作组组长,副组长则由四川金融局副局长帅旭、四川银保监局副局长周卫江和四川银保监局二级巡视员刘期培担任,工作组其余成员分别来自四川银保监局、四川金融监管局和四川证监局。

四川银保监局公告表示,近年来四川信托公司治理失效,内控机制形同虚设,管理层漠视监管法规,以隐蔽方式大量开展违规业务,风险不断累积,经营陷入困境,严重损害了信托产品投资者和公司债权人合法权益。目前公司已不能正常开展经营管理活动,对金融秩序和社会稳定带来较大不利影响。

在四川银保监局的公告中,宏达集团、宏达股份、濠吉集团和汇源集团等四家股东被限制行使在四川信托股东(大)会召开请求权、表决权、提名权、提案权、处分权等权利。

工商信息显示,宏达集团与第三大股东宏达股份合计出资近7亿元,分别持股32.04%和22.16%(合计持股53.75%),成为四川信托实际控制人。濠吉食品和汇源集团则分别持股5.04%和3.84%。

四川信托2019年年报显示,2019 年 10 月至 11 月,银保监会检查组对其开展了公司治理专项现场检查,并相应提出了整改意见。

四川银保监局公告指出,四川信托背离受托人职责定位,将部分固有贷款或信托资金违规用于相关股东及其关联方。在监管部门责令整改后,相关股东仍拒不归还违规占用的资金。

四川银保监局公告表示,工作组将督促四川信托尽快改组董事会,聘请专业机构提供经营管理服务,加快风险资产处置。此外,还协调公安司法机关对违法违规行为依法查处,对股东及其关联方违规占用的资金加快清收。

赖秀福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银保监会将加强信托公司股东股权管理,做好股东“阳光化”工作,强化股东资质管理,严防股东不当干预公司经营等违规行为,加强关联方识别和关联交易监管。

风险事件始末

四川信托的风险暴雷事件,肇始于TOT项目。

7月20日,宏达股份发布公告称,由于受国内外宏观经济下行及新冠疫情影响,四川信托TOT项下项目无法及时偿还信托融资,加之4月底四川信托停止TOT项目发行,导致出现流动性问题。

此前,四川信托曾在5月11日在官网发布声明称,经营管理工作一切正常,各项业务均有序开展。对于相关不实言论,公司已向有关部门举报 。

6月29日,四川信托在官网发布了“致投资者的公开信”,声称受全球经济下行、新冠肺炎疫情及停发TOT信托产品的影响,部分融资企业到期不能按时归还信托资金,导致部分信托产品未能按期分配。

对于部分到期不能按时分配的信托产品,四川信托在公告中称,将按照信托合同约定进行延期,力争在一年内通过处置底层资产回收资金,并根据资金回收进度及时进行分配。同时,还提及将处置变现自有资产(宏信证券有限责任公司股权和川信大厦)、引进战略投资者等多种方式增强公司资本实力,补充流动性,为更好维护投资者利益提供保障。

6月17日,四川银保监局相关人士亦在与投资人沟通会上回应称,四川信托的TOT底层资产大多逐步固化为风险资产,如果继续发行,则是依靠后续投资者认购的资金兑付前面的投资者,却并未向投资者真实披露底层风险,不符合相关监管规定。 

在对四川信托实施监管强制措施之前,四川银保监局已向其下达了行政处罚决定书,拟对其相关违法违规行为实施行政处罚。

根据四川信托8月2日发布《关于近期工作进展情况的通报》,截至2020年7月31日,四川信托TOT项目存续规模251.60亿元,目前已到期未分配的TOT项目规模30.92亿元。

 

风险处置方案待解

四川银保监局公告称,将在全面摸清风险底数的基础上,制定四川信托最终的风险处置方案,依法保护信托当事人和公司债权人合法权益。信托产品投资者需根据四川信托官网发布的公告,按照规定的时间和方式对认购的信托产品份额进行登记,预计登记时间为3个月。

6月17日,四川信托四川信托董事长牟跃曾对外公布了一份自救方案,包括变卖川信大厦、引入战投、转让宏信证券所持60%股份、股东增资、催收底层资产等。

7月23日,四川信托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关于公开挂牌转让川信大厦房产的议案》及《关于公开挂牌转让宏信证券股权的议案》。

根据四川信托官网最新公告,截至2020年10月20日,其TOT项目账户资金余额10.7亿元,已收回股票、股权、房产等资产对应的项目规模23.37亿元,下一步将加快推动资产处置变现。

四川银保监局公告称,已要求四川信托聘请中介机构对公司风险状况进行全面评估,并研究制定实施资产保全方案。在全面摸清风险底数的基础上,制定最终风险处置方案。

7月,央行金融稳定局局长孙天琦在央行召开的2020年上半年金融统计数据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对于四川信托、安信信托等风险处置案例,将按照市场化、法治化的原则,压实相关金融机构和相关股东的主体责任。

银保监会信托部主任赖秀福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银保监会将制定出台信托公司资金信托业务和资本管理制度,修订信托公司监管评级制度,优化信托公司分类监管体系,提高监管工作质效。

【作者:唐郡】 (编辑:郑雅晨)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