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贺胜任新成立国家疾控局局长,透露中国公卫体系大变革信号_财经精选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财经精选 >
个股查询:
 

王贺胜任新成立国家疾控局局长,透露中国公卫体系大变革信号

本文来源于《财经》 2021-04-29 19:54:00
字号:

提要:19万原疾控人何去何从

王贺胜任新成立国家疾控局局长,透露中国公卫体系大变革信号

文 | 辛颖 王小 信娜  编辑 | 王小

2021年4月28日,一则国务院人事任免消息,揭开了国家疾病预防控制局成立的大幕。

人社部官网信息显示,任命王贺胜为国家疾病预防控制局局长,常继乐、沈洪兵、孙阳为国家疾病预防控制局副局长。

王贺胜学医出身,曾在天津卫生系统任职多年,原是国家卫健委副主任、党组成员,在2020年2月新冠疫情期间,被紧急任命兼任湖北省委常委,湖北省卫健委党组书记、主任,直到2020年7月卸任湖北省卫建委主任一职。

国家卫健委相关人士分析,这与原国家卫健委下属的疾病预防控制局不同,是一个全新的部门。

“国家疾病预防控制局是副部级单位,与中医药管理局类似。”一位中国疾控系统专家透露,新成立的国家疾控预防局还没有出“三定”方案,即对一个部门的主要职责、内设机构、人员编制及领导职数等三大内容进行确定。

就在王贺胜出任国家疾病预防控制局局长的消息公布不久,一位地方疾控人士的手机就弹出了一个新的消息:国家成立疾控局,撤销疾控中心、国家卫健委疾控局、卫生监督所,进行合并管理。新成立疾控局实行参公管理,技术型公务员,另一方面,下属公共卫生研究院,由疾控中心部分实验室进行基础公共卫生研究。省改革参照国家,市级疾控中心和区县疾控中心直接合并成立疾控局,不下设公共卫生研究院。

虽然还没有正式文件,上述地方疾控人士说,“这个应该是定了的方案。”

其实新局成立在业内早有风声,上述地方疾控人士称,最初是说由国家卫健委出方案,后来改由深改委制定,今年3月刚刚完成了在各省疾控的调查。

另一位地方卫生系统相关负责人此前也得到了这个消息。对于具体如何改革,还没有收到中央下发的正式文件。“职能具体如何细化,有哪些内设机构,地方上是否要成立新局”。他说,我们也在等正式文件。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已经有初步的“三定”方案,只是还在副部级这个层面。

双线并行的疾控体系

中国疾病预防体系如同金字塔一般从上至下,目标是为了统一调配资源,抵御各类传染性流行疾病。

“金字塔”顶层是,国家卫健委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和国家卫健委内设机构“疾病预防控制局”,下设有各地方疾控中心、地方卫健委下属疾控局,最底层是各地公共卫生机构中的疾控专员。

支撑这个疾病防控金字塔的有两条主线并行。

一条主线是疾控中心体系。即中国CDC,为国家卫健委直属事业单位。地方疾控中心归属各地卫健委管辖,国家CDC做业务指导,现任中国CDC主任为高福。

中国最早的传染病防控体系是效仿前苏联的模式,从1953年开始建立了从省到地市、县的卫生防疫站。到2000年,经改革后,成立了两条线并行。国家疾控中心从原卫生部被划分出来,2002年1月23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正式成立,并在卫生防疫站的基础上,组建各级疾控中心和卫生监督所。

疾控中心成为公益一类事业单位,其职能定位是技术指导支撑,没有行政管理和独立决策权力。比如监督执法这类行政职能,由各地卫健委下属卫生监督执法局担当。

另一条主线是疾控局体系。顶层是国家卫健委疾病预防控制局,下有各地方卫健委的疾控处。现任国家卫健委疾病预防控制局局长为常继乐。

按4月28日人社部官网信息显示,常继乐也是新成立的国家疾病预防控制局副局长。

国家卫健委疾控局下设10个处,包括传染病防控处、免疫规划处、艾滋病防控处、结核病防控处等。

主要职责是,拟订重大疾病防治规划、国家免疫规划、严重危害人民健康公共卫生问题的干预措施并组织实施,完善疾病预防控制体系,承担传染病疫情信息发布工作。

有卫健系统人士也将此次新成立的疾病预防控制局,视为国家卫健委疾控局“升格”。

国家疾控中心首任主任、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李立明曾在其文章中指出,从整体看,目前中国机构设置及行政规范都是以部门分隔设立,各地均以国家卫生行政部门的设置安排,从上到下以条线执行。医疗、疾控和基层行政管理部门各自为战。

疾控的钱和人

从卫健系统人士透露的信息看,新局将合并疾控中心、卫健委疾控局、卫生监督所,但“三定”方案只到副部级层面,现有人员的调整方案还未正式公布。

从这一方案看,之前的“双线并行”体系将被打破,有合二为一的趋势。

2019年中国卫生健康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数据显示,有疾控中心3403个,有18.8万人。

近年来,全国疾控卫生技术人员在流失。北京协和医学院卫生健康管理政策学院执行院长刘远立此前分析,国家统计数据显示看,2009年至2017年,全国疾控卫技人员数量下降4.27%,减少了6336人。

疾控系统人士普遍认为,造成人才流失的最主要原因是薪酬待遇与岗位不相匹配。

卫健委疾控局体系的工作人员为公务员,疾控中心体系人员属于事业编。自事业单位实行绩效工资总量控制,特别是2017年4月1日取消行政事业收费之后,近年来,几乎所有疾控中心系统收费自留技术服务项目都被取消,收入完全靠财政支持,但是各地财政水平不同,常出现财政补偿不足的情况。

2018年,人社部发文要扩大公立医院薪酬制度改革试点,明确“允许医疗卫生机构突破现行事业单位工资调控水平,允许医疗服务收入扣除成本并按规定提取各项基金后主要用于人员奖励”。但疾控系统的并不在这一“福利”体系中。

李立明也在文章中介绍,在“两个允许”之后,公立医院人均绩效工资是普通事业单位的1.8倍—3倍,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则为1倍—1.35倍,有些地区达到2.5倍。

“同样是高级职称,我的工资水平可能只是医院医生的一半或者是三分之一,如果是科室主任那就更没有办法比了。”一位省级疾控中心工作人员说。

【版权声明】本作品的著作权等知识产权归【财经杂志】所有,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享有本文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作者:辛颖 王小 信娜】 (编辑:李雨倩)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