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华夏幸福化解方案即将公布,另类债务处置难题待解_财经精选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财经精选 >
个股查询:
 

独家|华夏幸福化解方案即将公布,另类债务处置难题待解

本文来源于《财经》 2021-06-17 10:36:08
字号:

作者 | 《财经》记者 陈洪杰 编辑 | 袁满

随着处置方案落地,陷入华夏幸福债务危机的各类债权人有望部分解套。但对于那些以采用特殊标的物提供融资的金融租赁公司来说,将面临着更为艰难的处置进程

陷入债务危机的华夏幸福(600340.SH)时刻牵动市场的心。

6月16日,《财经》记者获悉,华夏幸福的债务化解方案有望在7月底公布。“各方在不断地推动,我们听到的消息是7月有望公布化解方案。”一家债委会成员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

一家信托公司人士同样告诉《财经》记者,河北省政府正在牵头化解华夏幸福的债务困难,具体方案仍在制定中,预计7月释放出来。

华夏幸福相关人士向《财经》记者证实了上述信息。

随着处置方案落地,华夏幸福的各类债权人有望获得部分解套。但《财经》记者发现,对于有的金融机构来说将面临着更为艰难的处置进程。

在华夏幸福的融资图谱中,存在着民生金融租赁、航天科工金融租赁、信达金融租赁等“特殊”的借款方。其特殊之处在于,这几家机构以构筑物为标的物,前两家机构为华夏幸福提供了数亿元的融资。

所谓构筑物,是指:不具备、不包含或不提供人类居住功能的人工建筑物,例如,道路、水池、过滤池、澄清池、沼气池、地下管网等。

此类标的物多附着于建造物上,很难像一般独立的抵押品进行回收、盘活,因而处置困难。

《财经》记者就此向上述三家金融租赁公司进行求证,对方皆表示不予回应。

债务化解方案7月推出

一家债委会成员(银行)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债委会这边是政府牵头在推动,我们都是跟着指示走,已经开过好几次会,(地方)表态是比较坚决的,不会逃废债务。具体方案的确还没出来,但应该很快了,预计7月底将出台债务化解方案。”

“今年1月,华夏幸福被曝出资金紧张,相关银行信贷、信托、资管计划及公开市场债务都出现逾期。虽经过多番斡旋已促成部分回款,但剩余还款仍需等待华夏整体债务方案出台。所涉项目分别设置了政府应收账款抵押,或股份回购担保,等待期间也在推进相应司法程序以期更快实现本项目退出,保全信托计划委托人/受益人的合法权益。”一家华北地区信托公司人士对《财经》记者称。

6月11日,《华夏幸福及下属子公司部分债务未能如期偿还的公告》显示,“近期公司及下属子公司新增未能如期偿还银行贷款、信托贷款等债务形式的债务本息金额67.87亿元。截至目前,华夏幸福累计未能如期偿还债务本息合计635.72亿元”。

近日,中诚信国际发布《关于终止华夏幸福及相关债项信用评级的公告》称,2021年4月中诚信国际对华夏幸福及其受评债项启动定期跟踪评级,并将定期跟踪所需资料清单及访谈提纲发送至企业,经过与华夏幸福多次沟通,截至目前华夏幸福尚未提供评级所需关键材料且无法安排进场访谈,中诚信国际无法对华夏幸福的信用状况作出判断。

“根据相关监管制度和《中诚信国际终止评级制度》,经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委员会审议决定, 自本公告发布之日起,中诚信国际终止对华夏幸福的主体及债项信用评级,并将不再更新华夏幸福的信用评级结果。”中诚信国际称。

2021年3月,华夏幸福债券发生违约后,中诚信国际、大公国际和东方金诚三家评级机构曾将其公司主体信用评级一路下调至C。

金融租赁公司的另类融资

在华夏幸福的花样融资图谱中,《财经》记者发现了数十家的银行和信托机构,所做的为传统融资方式。不过更引人注意的是金融租赁公司,其租赁标的物多为构筑物,显得颇为另类。

虽然金融租赁公司与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开展业务中以构筑物为租赁标的物的情况比较常见,但金融租赁公司以道路、地下管网等为标的物,向房企借款的融资方式颇为少见。

例如,航天科工金融租赁在2019年10月18日为华夏幸福子公司九通基业投资有限公司作了一笔2.1亿元的贷款,租赁期限为两年。租赁标的物为“位于武汉新洲区的园区内道路及配套设施”。

2019年6月18日,航天科工金融租赁同样为九通基业投资有限公司作了一笔3.29亿元的贷款,租赁期限同样为三年。租赁标的物是“张家口市怀来县怀来生态新城内的管网设备”。

无独有偶。2019年8月28日,民生金融租赁为华夏幸福子公司大厂回族自治县鼎鸿投资开发有限公司提供了一笔5.4亿元的贷款,租赁期限为五年。本次登记的租赁资产为“编号MSFL-2019-0156-S-HZ的《融资租赁合同》项下的位于大厂回族自治县潮白河工业区的管网、道路附属设施及构筑物等资产,评估价值5.02亿元”。

2018年12月25日,民生金融租赁为华夏幸福子公司霸州鼎兴园区建设发展有限公司提供了一笔1.67亿元的贷款,租赁期限为6年。这次登记的租赁资产为“《融资租赁合同》(编号MSFL-2018-0150-S-H-001)项下的属于霸州鼎兴园区建设发展有限公司的管网、道路附属设施及构筑物,评估价值为1.76亿元,租赁物坐落于霸州市霸州鼎兴园区内”。

业内资深人士称,很多融资租赁公司和金融租赁公司的业务“大头”在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租赁标的物通常是地下管网、道路、井盖等构筑物。融资租赁公司看中的是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背后的信用,“即便发生逾期之后,信仰依旧在”,比其他类型的交易对手要“安全”。

“华夏幸福是个特例。之前,华夏幸福发展势头不错,不少金融租赁专业化能力弱,青睐做大单业务,认为只要担保人或抵押物够好,就可以向华夏幸福子公司授信,采取的是弱承租人+弱租赁物的架构。不料,在疫情和环京房价下跌形势下,华夏幸福这个主体信用发生了风险。”一家大中型融资租赁公司董事长告诉《财经》记者。

处置困境和监管刹车

相对于采用传统借贷方式的银行、信托等债权人来说,金融租赁公司在华夏幸福的后续债券处置中,将面临更为艰难的局面。

“与其他类型的融资方、投资者相比,我们的不少项目有抵押,风险相对较少。”上述华北地区信托公司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

另外一家信托公司人士告诉《财经》记者,他所在的机构尽管有多笔和华夏幸福来往的业务。但大部分是险资借道信托公司的投资,信托公司扮演的是通道角色,压力也不是很大。

相比之下,金融租赁公司面临的压力要更大。租赁物标的物的期限通常是3年-5年。在对华夏幸福的非标融资中,航天科工金融租赁和民生金融租赁的借款期限是2年-6年。有融资租赁合同的租赁日期到了2024年12月。相对而言,金融租赁公司的贷款余额较多,风险敞口较大,或将面临高比例的不良计提。

融资租赁具有“融资”和“融物”的属性,重在“融物”,考验的是融资租赁公司的资产管理能力。但在目前大量的交易结构中,很多租赁公司削弱了对“融物”的本质特性。“融资租赁公司应该摈弃类信贷模式,转向围绕租赁物开展业务,发展直接租赁业务”。一位融资租赁行业资深人士称。

上述人士称,即便华夏幸福的债务化解方案公布,金融租赁公司如何处置资产,取回管网、道路附属设施及构筑物依旧是难题。“这些是不动产,是很难撬下来的。即便取回了,也没啥价值。”他称。

《财经》记者了解到,2021年4月底,有多地监管者对辖区内的金融租赁公司进行窗口指导,对业务中的构筑物的资产余额占比做出要求。

具体到各地,不同地区监管要求不同。

例如,华东地区某地要求,金融租赁公司在2021年租赁物中,构筑物资产余额与2020年末相比不得有新的增长。华北地区某金融租赁公司部门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当地监管部门已经要求金融租赁公司不得开展以管网作为标的物的业务。

“监管引导行业专注主业,加强合规约束。构筑物业务占比是很难上升了,但是大量的存量是摆在行业面前的难题”。上述资深人士表示。

(编辑:文静)
关键字: 华夏幸福
分享到: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