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音乐放弃“周杰伦”,网易云音乐就有机会了吗?_财经精选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财经精选 >
个股查询:
 

QQ音乐放弃“周杰伦”,网易云音乐就有机会了吗?

本文来源于《财经》杂志 2021-08-10 22:51:10
字号:

作者 | 《财经》实习记者郑可书 《财经》记者刘以秦    编辑 | 刘以秦

已通过上市聆讯的网易云音乐,决定推迟在港股的上市计划。

8月9日,网易云音乐相关负责人告诉《财经》记者,基于对当前市场整体环境等综合因素的考量,公司管理层决定暂缓网易云音乐IPO,后续将选择更好时机,尽快推进IPO相关事宜。该负责人并未回应具体是哪些市场环境因素影响了这一决策。

一位接近网易云的投资人告诉《财经》记者,受到中概股的影响,港股现在表现不算好,此时确实不是上市的最佳时机,“但这也和企业本身有关,如果企业自身实力够强,受市场环境的影响不大。”

网易云音乐于2013年4月上线,以社区为中心,提供在线音乐、社交娱乐服务与直播产品。2017年至2019年间,网易云曾进行三轮融资,总金额超20.5亿美元,投资方包括阿里巴巴、百度等。发展至今,它已经成为国内头部在线音乐平台之一。据招股书,2021年第一季度,网易云在线音乐服务的月活用户数达1.83亿人,在线音乐服务月付费用户数达2400万人。

亏损严重的网易云需要通过上市回血。招股书披露,2018年至2020年,网易云的经调整净亏损额分别为18亿元、16亿元和16亿元;截至2021年3月31日,录得净负债70亿元。网易云在招股书中承认,未来的盈利能力尚不确定,预期亏损将持续至2023财年。网易云预期于上市后恢复或达到综合净资产状况,并在风险因素中提及,可能需要通过外债等来源取得更多资金,用以支持技术投资、内容和人才获取及其他业务目标。

今年5月26日,网易发布公告,拟分拆网易云音乐的独立运营主体Cloud Village,将其于香港联交所主板独立上市,分拆理由为:预计Cloud Village将经历相对快速的业务扩张,将吸引专注于寻求音乐流媒体业务方面高增长机会的投资者群体。同日,网易云音乐在香港联交所递交招股书。8月1日,网易云通过聆讯,在港交所官网公布聆讯后资料集,联席保荐人为美林、中金及瑞信。

自今年2月阿里旗下的虾米音乐关停,腾讯音乐与网易云音乐成为在线音乐行业的两大玩家,但腾讯早已跑在前面。网易云招股书透露,按2020年的收入计算,腾讯音乐占据市场份额的72.8%,网易云仅占20.5%。财报显示,2020年,腾讯音乐集团(TME.NYSE)收入291.5亿元,净利润41.6亿元,移动端月活数量前五的音乐类App中,腾讯占了四个。

2020年,腾讯音乐集团在线音乐移动端的月活跃用户数,达到6.44亿人,而网易云在线音乐服务月活跃用户数为1.81亿人;TME已于2018年12月在纽交所成功上市,网易云却在通过聆讯后选择推迟上市计划。

网易云招股书呈现出这个音乐社区的真实样貌:连年亏损,负债累累;虽有独立音乐人与社区“护城河”,但在版权大战中的守势地位,让这条河流无可避免地变浅、变窄。

情况在7月24日发生变化。当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依据反垄断法,责令腾讯及关联公司在三十日内解除独家音乐版权。这或许能为因版权受到压制的网易云带来转机。日后的竞争焦点,或将从版权转移至用户体验与独立音乐人。

版权的战争

网易云的变现方式主要有两种,一是提供在线音乐服务,包括付费会员订阅、广告服务、数字专辑及单曲销售、转授权等,二是提供社交娱乐服务,主要包括销售虚拟物品。其中多项,均与平台掌握的歌曲版权数量息息相关。

财报和招股书数据显示,腾讯音乐和网易云音乐所拥有的歌曲版权数量基本相同——截至2021年3月31日,网易云拥有超过6000万首音乐曲目;腾讯音乐集团的年报显示,其拥有中国最大的音乐内容库,截至2020年12月31日,拥有超过6000万支曲目。

区别在于头部的曲目。此前,多位音乐行业人士告诉《财经》记者,音乐行业的二八效应明显,大部分流量都集中在头部曲目上。且这些曲目大多耳熟能详,可以很好地给K歌业务和直播业务引流。头部曲目版权费用高昂,更具财力的腾讯音乐掌握了其中的大多数。

2020年,网易云音乐的营业成本为55亿元。向音乐厂牌及其他内容创作者支付的授权费,占据其获得收入所需成本的大部分。招股书显示,版权费用预计还会增加。据腾讯音乐年报,其2020年的营收成本为198.51亿元,同比增长18.4%,增长源于收入分成费用的提高,及音乐内容市场价格的上涨、获得授权内容数量的增加。

这轮版权大战始于2015年7月,国家版权局颁布《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责令各网络音乐服务商于当年7月31日前将未经授权传播的音乐作品全部下线。一位音乐行业人士向《财经》记者表示,该政策出台后,音乐版权的费用上升了10倍左右。

2018年2月,在国家版权局的推动下,网易云音乐与腾讯音乐在网络音乐版权方面达成合作,相互授权音乐作品,达到各自独家音乐作品数量的99%以上,同时积极向其他平台开放音乐作品授权。

仅仅两个月后,腾讯音乐集团便以网易云在杰威尔音乐版权转授权合作期间,屡次发生侵权及超出授权范围使用行为为由,暂停与网易云音乐的转授权合作洽谈。

此后,财大气粗的腾讯在版权方面一家独大。2017年,腾讯音乐曾以3.5亿美元加1亿美元股权的价格,从阿里、网易手中竞得全球三大音乐版权公司之一——环球音乐的三年独家版权。

版权是吸引、留存用户的硬通货。一位太合音乐人士告诉《财经》记者,很多虾米用户曾因歌曲版权数量过少,转而选择网易云;当版权价格越来越高,网易云无法负担,用户又流向掌握更多独家版权的腾讯。

不过,版权之争似乎将要告一段落。7月24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公布对腾讯收购中国音乐集团的调查结果,并依据反垄断法,责令腾讯及关联公司三十日内解除独家音乐版权、停止高额预付金等版权费用支付方式。

随后,网易云音乐对外表示,正与多个版权方洽谈版权合作事宜。一位音乐版权人士认为,日后,版权价格将会有所下降,这对于流媒体、短视频与音乐人而言,都是好消息。

护城河难建

在独家版权时代,主流音乐人的版权是在线音乐平台的核心资源。前述太合音乐人士表示,独立音乐人的受众比较细分,聆听门槛较高,因此,粉丝黏性较强但数量不多,无法与主流音乐人抗衡,“全部独立音乐人加起来也打不过一个周杰伦”。

但现在,独家版权被解除,各家皆有机会获得周杰伦们的版权,独立音乐人的重要性相应显现。上述音乐版权人士告诉《财经》记者,此后,在线音乐平台的主要竞争力,将从版权转移至产品本身,以及一小部分音乐人生产的独家内容。

依据之一是,国家监管总局在《腾讯控股有限公司收购中国音乐集团股权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案行政处罚决定书》中,将两种情况排除出解除独家版权的规定范围:与独立音乐人(是指音乐作品或录音制品的原始权利人,并以个人名义与音乐平台进行版权授权,且从未与任何唱片公司或经纪公司签订协议的自然人)的独家合作,及新歌首发的独家合作。同时,与独立音乐人的独家合作期限不得超过三年,与新歌首发的独家合作期限不得超过三十日。

而独立音乐人与产品本身,正是网易云的优势所在。自诞生时起,网易云就强调自己的“社区”属性,注重营造独特的社区氛围。网易云社区被称作“云村”,由听众用户、音乐人、音乐厂牌、直播公会等参与者共同营造。

一位独立音乐人告诉《财经》记者,网易云的生态与属性更符合音乐人的调性;在音乐人与听众的互动、音乐推荐引擎等方面,网易云都比腾讯做得更好。

这在网易云的招股书中也有所体现。截至2021年3月31日,网易云拥有超过26万名独立音乐人,以及超过110万首注册独立音乐人创作的音乐曲目。2021年3月,注册独立音乐人的音乐曲目占网易云所有音乐流媒体播放量的47%以上。

招股书显示,为了更好地服务于独立音乐人,网易云开发基于AI的音乐制作工具及数字收入结算工具,帮助音乐人发掘音乐资源,并通过多频道社区功能,帮助独立音乐人接触到更多的粉丝,实现互动。

腾讯也在加大对独立音乐人的扶持力度,自2019年推出激励计划,旨在增加音乐人收入。今年1月,计划的3.0版本开启,开放词曲收入结算功能,并用AI智能投放功能推新推优,进行流量激励。7月26日,被责令解除独家版权两天后,腾讯音乐人平台公布四周年数据,显示其拥有23万名音乐人与166万首音乐人曲目。

除了腾讯对独立音乐人的有力争夺,网易云还面临其他阻碍。解除独家版权可能降低版权购买费用,但要获得版权,仍得依靠真金白银。网易云的财务状况能否支撑版权支出,仍是一个问号。

另一边,网易云的社区发展也有波折。因评论常带抑郁色彩,网易云又被称作“网抑云”,社区文化遭到质疑。网易云也在尝试扭转评价,企业信息查询平台天眼查显示,早在去年9月,网易云就提请申请商标“网愈云”,并于今年4月成功注册。

更根本的困境在于,在线音乐服务能创造的商业价值十分有限。前述太合音乐人士提到,音乐行业只在唱片、彩铃两个时代赚钱,如今是共享经济的时代,在线音乐平台只能通过会员、广告和数字专辑变现,再无其他创收方式。而且,音乐是伴随性质的产品,无法吸引受众的主要注意力,因此,音乐平台即便流量巨大,商业化的价值也很有限。

如何突破天花板、开辟一条真正的护城河,是网易云在后版权时代,应该破解的难题。

(编辑:陈颖)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