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余家新冠定点医院,怎么守住防疫红线?_财经精选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财经精选 >
个股查询:
 

1000余家新冠定点医院,怎么守住防疫红线?

本文来源于《财经》杂志 2021-08-11 22:27:31
字号:

文|《财经》记者 信娜 辛颖 凌馨 实习生 孔欣慰 编辑|王小

从2020年新冠常态化防控至今,已有6家医院暴发院内感染,进而引发疫情

郑州,甚至整个河南的疫情都起始于一家医院。

作为河南省入境人员定点收治医院,郑州市第六人民医院(下称“郑州六院”)发生新冠肺炎院内感染。最初两名感染者被缅甸入境确诊患者感染后,新冠病毒开始在医院内传播。

8月11日,河南省卫健委通报,7月31日至今,全省现有本土确诊病例134例,本土无症状感染者12例。至此,郑州六院院感已致146人感染。

在郑州公布的128名感染者行动轨迹中,直接在郑州六院发生交集的有89人。

7月31日,郑州市卫健委党组书记、主任付桂荣和郑州六院党委书记马淑焕被免职。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在考察郑州六院等地后再度强调,对院感零容忍。

据《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从2020年常态化防控至今,中国已有五个地区的医院出现院感,进而引发疫情。

引起新冠疫情的医院分别是郑州六院、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石家庄市藁城人民医院、青岛市胸科医院、青岛市胶州中心医院和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等。这其中,有三家是新冠定点医院。

多位感控专家指出,一家医院如果出现院感问题,无外乎两个方面,一是医务人员对院感认识不足,或者是有些规定执行力度不够;二是医院建筑设计、硬件条件达不到要求。

8月10日深夜,国务院应对新冠疫情联防联控机制综合组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救治定点医院院内感染预防与控制工作的通知》,再度强调各地要指定综合能力强、具备重症救治条件、感控管理水平高的医院作为定点医院。

一位北京专科医院管理人员参加了最近国家卫健委召开的全国视频会议,会中专门提出,只有严格满足各项要求的医院,才能作为新冠定点医院。

传染性更强的德尔塔变异株肆虐全球,“确实对医院防控提出很多挑战,我们也在及时调整具体的细节。”一位北京三甲医院感控人士说。

以1000多家新冠定点医院为主构成的中国医院防线,能承受变异株、人口流动等带来的压力吗?

第三次新冠定点医院失守

“监管部门每天都会来督查院感防控。以前也有定期检查和临时抽检,但没有这么密集。”郑州一家二级医院的副院长告诉《财经》记者。

“现在手机也不敢碰,除非电话一直响才会接”,一位江苏的地方医务人员认为,医护人员的防控意识更强了,戴着手套接诊前后,每次都要手消。

南京疫情初发三天,这位江苏医务人员所在医院要求每天都要检测核酸,现在是隔一天测一次。“我们自己弄了一个核酸检测监督表,标注时间,随身带着自我提醒”。对住院病人的要求是,入院前3天每天检测核酸,入院后一周至少测3次。

从8月初开始,北京胸科医院副院长李亮连轴转了好几天。“作为医疗机构,现在疫情防控要从严管理,把住入院关”,从普通病人的分诊,一直到病人住院,以及住进来以后的排查,都要“严防死守”。

在李亮看来,现在无论是各项措施还是管理,都跟去年最严格的时候类似。

这与最近多地出现感染案例有关,尤其是南京疫情和郑州六院疫情,这两者没有关联。郑州六院疫情是一起院感事件。这已经是2020年常态化防控以来,新冠定点医院出现的第三次院感,让各地医院再度紧张起来。

“最近全国的排查力度很大,发现问题立即整改,改不掉就停业整顿。”瑞金医院感染科教授倪语星说。

2020年10月,青岛市胸科医院是青岛市新冠阳性患者定点收治医院,曾发生新冠病毒感染者在住院期间与普通病区患者共用CT室的聚集性疫情。官方定性为医院聚集性疫情。

一位卫健系统知情人士所了解的情况是,发生院内感染的青岛市胸科医院、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都存在医院整体设计不合理,导致局部发生新冠病毒气溶胶传播。

青岛疫情暴露出来的主要问题还有,指定了不具备条件的医院作为定点医院。

从青岛市胸科医院各个区域的分布看,做CT检测的平房紧挨着新冠患者所居住的楼,CT室的另一侧也是一栋住院楼,住着结核病人。两边的通道都是互通的,室外也是直接相通,且住院楼正对着CT室排风扇。

上述卫健人士指出,这个传染病医院整体建筑布局,内部设计、设备不合理,并不符合新冠定点医院要求。时任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监察专员焦雅辉曾强调,要把新冠肺炎患者和非新冠肺炎患者严格区分开来,定点医院要独立。

上述卫健人士向《财经》记者透露,通过基因测序发现,青岛市胸科医院内感染者所携带毒株高度同源,表明他们是因物理暴露导致感染。

出现相似问题的还有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2021年6月,广州第八人民医院在对医务人员进行的例行新冠病毒核酸检测中,发现两名阳性感染者,均为该医院医务人员。据上述卫健系统人士介绍,这起院感事件也与传染病医院整体设计不合理有关。

截至发稿,此次郑州六院的院内感染因何发生,还没有官方通报。

上述卫健系统人士说,现在利用检测和分子测序等现代手段,新冠院感基本上都能找到准确的引发原因,到底是哪个环节出现了问题。

传染病医院,历史欠账太多

郑州和青岛发生院感医院的相同点是,作为新冠定点医院的同时,同时还收治结核等其它传染病病人。再向前追溯,医院的发展历史大多与结核病医院相关。

李亮对《财经》记者说,在各地,传染病医院或者胸科、肺科医院的前身大多从收治结核病为主发展,家底很薄,建设方面的欠账很多。

青岛市胸科医院是由原青岛市第四人民医院与青岛市结核病防治院合并而成,郑州六院原为郑州市传染病医院,2001年与郑州市结核病防治所合并。很多传染病和结核病医院都是建国初就成立的,已经六七十年,因此,以结核病医院为根基发展起来的医院,普遍面临建筑陈旧,交叉感染风险更高的难题。

李亮分析,在当时是按照很高的规格建设,但这么多年过去,医院还是原来的建筑形式。按现在的防控要求来看,很多地方是完全达不到的。最明显的是,当初在建筑设计上,并没有特别考虑到区域的隔离,比如检查部门和医技科室是否要区域隔离。

在有些地方,结核病医院仍然坚持纯粹的结核病专科医院,比如黑龙江的几家地方医院。还有一些原来以结核病为主的医院变成胸科和肺科医院,治疗结核病只是一部分,还会治疗其他胸部疾病,比如肺癌、呼吸疾病等。青岛市胸科医院便属于这一类。

还有一些直接就被划归到传染病医院或成为传染病医院,郑州六院便在此列。它的另一个名字是,河南传染病医院。

无论走哪种模式,在李亮看来,各家医院所获的支持与需求并不匹配。

2019年8月27日,青岛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副主任张华曾回应市民反映的青岛市胸科医院基础设施陈旧,医疗条件与普通公立医院相比差距较大等问题,如整个楼道里只有一个洗手间,洗漱如厕都在一个小房间,环境差、蚊子多。

张华当时回复,青岛市委、市政府对胸科医院的建设已经做出决定,正在进行规划、设计,会重新改建这家医院。

改建方案是,青岛市胸科医院原病房进行改造,另在周边选择合适建筑或地块建设胸科医院院区。但因各方原因,该项目并未动工。

青岛市胸科医院出现院内感染几天后,青岛卫健委公开提及改建,未来青岛市胸科医院将搬迁至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会设立两个区域,分别为感染病区和综合诊疗区。胸科医院现在承担的工作任务会放到感染病区内。

郑州六院在当地人的印象,也停留在“很老,也很小”。郑州六院官网介绍,医院占地4.8万平方米。北京新冠定点医院北京地坛医院顺义院区是郑州六院占地面积的约2.5倍。

现在对新冠定点收治医院的要求有,负压病房、供氧设施、检验检测设备等严格按标准配备到位,确保医疗救治需要,同时要满足新冠患者所在区域与医院其他区域之间严格的物理隔离,这都是那些老旧医院难以匹配的。

而且疫情之前,地方政府建设新区,一般都考虑有能力的三甲综合医院,谁会主动引入传染病医院?在地方的医疗发展规划中,传染病医院往往成为易被忽视的角落。

北京一家传染病专科医院的管理人员提及,在公立医院的几轮发展扩张中,传染病医院很难与区域发展相结合,往往处在比较尴尬的地方。

没有政府支持,靠医院自己升级迭代,几乎不可能。山东济宁市传染病医院总会计师邵士洪在2019年1月《经济师》发文指出,在保证职工基本工资和绩效工资的情况下,医院没有多余资金再进行基础建设和必要的医疗设备投入。如果政府没有专项资金支持,医院无法进一步发展。

这次新冠疫情再次发出警告,提示传染病专科医院的重要性。

2020年,中央财政曾向全国各市、县政府下拨456.6亿元,专款用于加强公共卫生防控救治能力建设。同时,中央直达基层的2万亿元财政支出中,有一万亿元全部转给地方,主要用于公共卫生等基础设施建设和抗疫相关支出。

一位三甲医院管理人员认为,此轮传染病防控医院改造、升级建设,显示出已有传染病专科医院优势明显。“同样是承担医院改造任务,传染病专科医院在项目审批、资金申请更容易”。

最不应该的地方发生院感

疫情常态化后,境外输入和本土散发的新冠确诊病例及无症状感染者,集中收治于定点医院独立区域的独立病房楼,不得与其他疾病患者同时收治于同一区域或同一病房楼。

上述北京三甲医院感控负责人说,“这波疫情的传播速度更快,我们对病毒的认识又有不足,确实为医院防控提出了很多挑战。不断认识新的变异病毒特性的同时,我们也在及时调整具体的细节。”

这位感控负责人的理想是,实现标准预防,即将所有的病人都视为有潜在感染性的病人。如果能够将这个理念刻印在所有环节上,就不会发生院内感染。

要知道,在最初的武汉抗疫中,武汉两家传染病专科医院,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和武汉肺科医院承担了繁重的抗疫任务,却没有出现院内感染。

多位感控专家提到,多地发生院内感染,肯定存在管理问题,也有医院建筑设计、硬件条件达不到要求的情况。这种硬件能力不足的情况,往往使得避免院感这件事,要花费数倍精力。

院感防控上的漏洞,也需要花费数倍的成本管理。如提升医务人员对院感的认识,也要加强一些规定的执行力度。

青岛市胸科医院便很典型。一方面,青岛市指定了一家不具备条件的医院作为定点医院,硬件不足;另一方面,医院内人员操作不规范导致了交叉感染,管理漏洞。

李亮所在的北京胸科医院也面临这样的困难,在现有建筑格局和内部设计的基础上,他们需要设施更多屏障,才能实现不同病人之间的相对隔离。

国务院发布的相关通知也强调,收治新冠患者的病房楼及其所在区域,要与其他区域人流、物流、空气流严格物理隔离,形成隔离病区,新冠患者不得与其他疾病患者共用相同的医疗区域和医疗设备。并鼓励有条件的定点医院在污染区和缓冲区之间,设置潜在污染区(包括辅助功能用房),以增加隔离病区整体缓冲能力。

北京感染控制与消毒技术产业协会会长武迎宏指出,一些建筑设计肯定在隔离分区或者通风上受限制,这在客观上导致防控中容易出漏洞。

但“这不能成为借口,也不是唯一的问题,定点医院内一定还存在系统性的人为漏洞。我觉得硬件条件本身只是影响感控的一个因素”。武迎宏说。

郑州院感的具体原因尚未公布。不过,在郑州已公布行动轨迹的128名感染者中,郑州六院的保洁和陪护人员共有26人。

倪语星分析,这起院感的问题很可能就出在保洁工、护工这个群体,太多的环节都是经过他们处理的,包括医疗废弃物的处置,环境的清洁和消毒,他们自身的防护等。

“大部分医院在做防控时,保洁、护工的院感培训都被忽视了,或者可能压根就没做过,现在就成了一个非常大的缺口。”倪语星说。

保洁、护工等群体年纪偏大,文化程度偏低,执行力和理解能力都不高,防控的意识相对不足,进行院感防控培训后,操作熟练程度会差一些。倪语星介绍,瑞金医院每天有1万多工作人员,其中外包人员约1888人,来自多家外包公司,能够给他们做培训的只有院感科的五六个人。这也是大多数医院面对的情况。

倪语星建议,对保洁、护工,医院进行层层培训。比如先培训外包公司的经理、再培训组长,然后让组长培训组员。瑞金医院对一些重要的岗位,比如发热门诊、急诊等的保洁、保安,给补助保持人员稳定,且由院感人员直接培训,像穿、脱防护服。

今年1月,上海出现3例本土确诊病例,其中2例都是医院外包的后勤保障人员。56岁的男性病例1李某与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徐汇院区)有关,53岁的男性病例2周某与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西院区)有关。两个人是邻居。

于是,为快速准确地追溯工作人员,瑞金医院上线了工作人员登记系统,每天上岗人员要手机签到,包括姓名、部门、在哪个位置工作,和考勤绑定。并要求上班不串岗,下班不聚集。

在国务院发布的相关通知中,也特别提到保洁、保安等相关人员进入隔离病区前,应当经过感控培训,经考核合格后才能进入。对隔离病区内可能出现的保洁力量不足等情况,要制定应急预案。

一位多年从事感染防控的专家曾这样描述感染防控,没有人能够将医院感染降为零,这是一个专业性极强且复杂的医学“战场”。但大规模聚集性的医院感染暴发,其中必然存在严重的人为“漏洞”。

【版权声明】本作品的著作权等知识产权归【财经杂志】所有,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享有本文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编辑:陈颖)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