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家投资机构违规被罚 监管层严控串谋新股定价_财经精选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财经精选 >
个股查询:
 

多家投资机构违规被罚 监管层严控串谋新股定价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21-08-17 18:53:30
字号:

注册制下的新股发行环节直接关系到我国资本市场的有序发展。为了整治网下投资者串谋打新和抱团压价的乱象,近日,中国证券业协会与深交所、上交所联合开展了专项检查。检查发现,部分机构投资者在参与科创板新股网下询价过程中存在不同程度的问题。对此,业内人士表示,在多重监管下部分新股估值将更贴近二级市场上同类股票的估值,出现低估现象的概率将大为降低,但若想从根本上改变IPO报价乱象,还要对新股发行制度进行持续优化。

 

8月13日,为打击网下投资者违规报价行为,中国证券业协会对19家存在违规情形的投资者采取相应自律措施,该项检查是由上交所和证券业协会联合进行,上交所共成立7个专项检查小组,分赴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多地同时开展现场检查。此前一天,深交所也表示,联合中国证券业协会对相关9家网下投资者开展专项检查。

本次网下投资者专项现场检查,基于科创板近期发行的40余只新股询价报价明细数据进行分析,筛查出了19家报价一致性较高、管理配售对象数量较多、市场影响力较大的网下机构投资者,对1家保险公司暂停网下投资者资格一个月,对1家证券公司资管子公司、4家基金公司、4家私募基金管理人暂停新增配售对象注册一个月,对1家证券公司资管子公司、6家基金公司、2家私募基金管理人给予警示。

此次检查出的违规行为具体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部分机构合规意识淡薄,未明确通讯设备管控、关键环节双岗复核等内控制度,或者存在实践操作和内部规定“两张皮”等现象;二是报价信息通过口头、微信群消息等方式传达交易人员,通讯设备管理不严格,存在较大价格泄露风险。三是未建立有效的估值定价模型,研究报告未明确报价区间建议或者缺少参数设置的详细说明,最终报价结果缺少充分有力的定价依据;四是研究报告、定价决策过程及决策依据未留痕存档,个别机构存档备查的研究报告未在询价结束前定稿或上传内部系统等

机构“抱团定价”如何操作?

监管层此番向“抱团报价”出手其实早有预兆,2020年下半年,随着低发行价、低市盈率、低募资额的“三低”发行新股频频出现,市场对于询价过程中“抱团压价”的质疑也未曾间断。

网下投资者打新串谋问题的彻底暴露,在于去年9月15日科创板企业上纬新材的询价结果,其2.49元的超低发行价曾引发各界的热议和关注。共415名机构投资者参与了上纬新材IPO询价,有399家统一报出2.49元的价格,集中度高达96%。参与询价的415家机构包括公募基金、保险公司、证券公司、财务公司、信托公司、私募基金等不同的市场主力投资机构,尽管彼此投资理念和风格各异,然而给出的报价却出奇的一致,其背后原因也与此次行动所披露出的问题密切相关。

有业内人士透露,如果多家报价的重合率大,则很可能彼此之间有过商讨。大型机构的报价权重相对较高,其他投资者会向他们看齐,具体定价时通过各种微信群和电话沟通打听到价格,再进行跟进。

那么,这数百家机构为何要在大大小小的微信群里提前沟通定价呢?业内普遍认为,其深层原因与目前市场的询价机制有关。根据《证券发行与承销管理办法》规定,首次公开发行股票采用询价方式的,网下投资者报价后,发行人和主承销商应当剔除拟申购总量中报价最高的10%,然后根据剩余报价及拟申购数量协商确定发行价格。剔除部分不得参与网下申购。也就是说,投资机构如果报的价格高,即使比市场均价高几分钱都有可能被划到被剔除的前10%最高价范围内,从而无法参与新股的网下申购。在这种情况下,投资机构为了中签,很有可能私下打听其他询价机构的报价情况,将自己的定价控制在不被踢除的范围内,目标就是“中签”,进而完成IPO一级半市场和二级市场的套利。

在环业投资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看来,投资机构联合压价会影响市场本身的价格发现与定价功能,从而影响资本市场资源配置能力的有效发挥。在新股询价中,需要发行人和投资人进行充分的市场博弈才能让报价趋向合理与准确,中介机构的责任在于客观评价双方披露的信息与撮合交易。

投行保荐代表人王骥跃表示,抱团定价的行为损害了独立报价机构的正当利益。独立性更强的报价更能体现市场整体对某只新股的态度,可是抱团定价的行为使得那些独立报价的询价机构因报价过高而被剔除,从而使利益受损,而那些违规串联的机构却可以获利。

完善新股定价机制是关键

“新股发行的过程中,低价还是高价,由市场来判断,监管要做的是让市场尽量在一个公正透明的规则里进行充分博弈,并做好对违法违规行为的处罚措施。”有资深市场人士表示,加强监管与处罚虽然有利于改善注册制下新股报价乱象,但若想从根本上改变报价乱象,还要从新股定价制度着眼。

招商证券建议,需要通过完善询价报价机制,从根源上提升询价机构对新股报价的独立性和积极性,专注发行人质地本身,而非担心报了10%的高价被剔除,可以将“剔除拟申购总量中最高报价10%申购量”的规定修改为“将高于或低于全部报价中位数与加权平均数孰低值50%的价格所对应的申购全部剔除”,或者“将全部报价中位数与加权平均数孰低值一倍标准差之外的报价所对应的申购全部剔除”,即将“按量划线剔除”改为“极端报价剔除”,同时增加保荐机构、主承销商的配售权。

华泰联合证券董事长江禹表示,完善发行定价机制要特别注重进一步提升投行定价能力。“以科创板为例,目前科创板发行制度方面体现出了投资者专业化、机制博弈化、定价市场化,明确建立以专业机构投资者为主的发行配售机制,实现新股发行定价的充分市场化。因此,充分反映企业的真实价值又避免定价过高,平衡好企业和机构投资者之间的利益,对投资银行的研究、定价和销售能力是全面的考验和挑战。”

与此同时,除了建立面向网下投资者的常态化监督检查机制,监管层也在多举措加大整治力度。8月6日,证监会就修改《创业板首次公开发行证券发行与承销特别规定》部分条款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此次修改取消了新股发行定价与申购安排、投资者风险特别公告次数挂钩的要求,并了删除累计投标询价发行价格区间的规定。证监会表示,此次修改旨在平衡好发行人、承销机构、报价机构和投资者之间的利益关系,促进博弈均衡,提高发行效率。下一步还将指导沪深证券交易所、中国证券业协会同步完善科创板、创业板新股发行定价相关业务规则及监管制度,持续优化市场化发行承销机制。 

【作者:罗晨】 (编辑:罗晨)
分享到:

热门文章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